新的一年,看时尚行业的变化,制造出怎样的新能量。

TEXT晓雯

媒体新定义 

过去一年多里,许多名字响当当的刊物如 《Nylon》、《Glamour》、《InStyle》英国 版,宣布不再出版纸质杂志,只保留网站;澳大利亚版《Cosmopolitan》,走过漫长45年也面临关闭。 

不过,这不代表媒体从业人员该感到悲观。事实上,根据全球著名市场研究公司Nielsen去年8月的调查,美国成年人每天花在不同媒体(印刷刊物、电脑、手机等)的时间为11小时,比四年前增加9小时32分钟。在这11小时里,他们花最多时间(28%)通过手机登陆网站获取资讯或阅读。 

媒体行业的定义已不同往日。说的不仅仅是崛起的网络平台,今天每个品牌、个人,都可以称为媒体。 

 

新的一年,想必会看到更多品牌成为自己的宣传媒体,而社交媒体也成了零售平台(如Vogue刚举办过限时24小时的网购活动,Instagram和微信现在有“现看现买”功能)。 

好事来的,产品粗糙的公司必将面临淘汰,让已感觉拥挤的时尚媒体业更精。 

 

零售新趋势 

和传统媒体一样饱受冲击的,还有传统零售商。 

刚刚过去的双11,淘宝天猫成交额达2135亿人民币(约427亿新币),同比增长27%。网购销量节节攀升,相对应的当然是门庭冷清的传统零售商。 

寻找新兴零售方式的过程中,美国高档连锁百货店Nordstorm,在2018 年与年仅31岁的美国时尚博主Arielle Charnas合作,推出后者自家服装品牌 Something Navy的一个胶囊系列,10月在Nordstorm网店独家出售。Nordstorm宣称,这是他们与网红合作最成功的例子, 开卖时,公司销售额明显高过平日。 

传统零售商通常有完善的供应链,这是他们的优势。靠明星或知名度高的网红来制造卖点,也许是零售出路之一。而对网红来说,是否能将庞大粉丝数量(且不论真假)转换为真金白银,是他们被质疑的一点。 

接下来那些“会卖东西”的网红,可借此拉开和其它竞争对手的差距,也让网红圈去芜存菁。

 

环保新形象 

可持续发展,是一个在时尚界年年提,年年没红起来的话题,直到2018年。 

时尚巨头之一Kering公司誓做环保超人,虽然与支持环保的设计师Stella McCartney终止合作,旗下其它品牌包括Balenciaga、Gucci、Saint Laurent,以及皮革编织著称的Bottega Veneta等都高度投入环保。例如,Gucci不再使用动物皮草、Saint Laurent引进全新门店理念,来提高能源使用率等,推陈出新。 

上个月,Chanel也宣布不再使用鳄鱼皮、蜥蜴皮、蛇皮、黄貂鱼皮等动物皮草材料。品牌总裁Bruno Pavlovsky表示, 采购符合品牌质量要求和道德标准的皮草变得困难,而且成本相当高,因此品牌未来以新一代的高科技产品代替,重点开发研究纺织和皮革类材质的创新。 

 

东方新威力 

出现在中国的时尚活动越来越多。不久前Coach在上海隆重举办早秋2019时装秀;2018年Chanel也成为首个在成都举办时装秀的品牌…… 

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有目共睹,甚至形成“得中国者得天下”这股威力。品牌选择在中国举办活动,一方面是回馈那里的VIP买家,另一方面也通过造势吸引更多潜在粉丝,一箭双雕。 

这些举动,能给予中国消费者时尚教育。以上海来讲,如果想成为和巴黎或米兰一样的时尚大都会,除了购买力,生产力和创造力也同样不可少。 

本土设计师的崛起势在必然。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中国留学生前往圣马丁 等知名时尚学院学习,时装周也看到越来越多中国设计师的身影,例如高定周的郭培和殷亦晴、已经是时装周常客的Masha Ma、川久保玲门下的李筱…… 

虽然中国还欠缺国际级的设计和时装学院,但,随着整个行业把重心移往中 国,这里培养出更多优秀时尚人才的一 天,终会到来。 

 

最后,提一提东方的另一个人口大 国:印度,近来频频成为时尚界焦点。 

据统计,由于科技业和制造业发达, 印度中产阶级人数正在急速上升,奢侈品 牌进入这个市场的泥土已经耕耘好。接下 来是不是可以期待,在时装舞台上出现更 多印度身影呢? 

//

节选自1月号《品》的第30页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