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翼弃兵》教人看得赏心悦目,除了有紧凑的剧情、 Anya Taylor-Joy 精湛的演技和摄影构图美学以外,复古又考究的装扮也更是让人看得目不转睛。

Text SHANYCE

服装设计师 Gabriele Binder 以60年代偶像Jean Seberg 、Edie Sedgwick等的穿搭为灵感,打造出了《后翼弃兵》里每套独一无二的服饰,细腻的呈现出 Beth 成长历程与情绪释放。

剧集的故事背景为五十年代的孤儿院时期,女孩们的服装十分朴素;即便被领养后,Beth 的穿搭仍以衬衫搭配深色又保守的外套为主。当时时尚趋势受战后 Christian Dior 创造的「New Look」影响,束紧腰线的蓬裙、修身洋装以及大翻领上衣蔚正为风潮;相较于其他女同学的亮色服装,Beth 的穿搭更显沉闷,因此让她在学校常受到嘲笑。

六十年代的美国,兴起第二波女性主义浪潮,有更多自我意识的崛起、解放,并提倡女性不受束缚,可以自己选择未来伴侣。更能表达自我的街头时尚取代了高订成为主流,衣着变得大胆,裙摆的长度变短;而迷你裙就是女性主义的代表产物。因此,之后的比赛也可以看到 Beth 愈发自信,开始装扮自己,尝试了不同色彩、样式和材质的服饰。

随着她的个性和棋艺臻至成熟,她的时尚风格也渐趋稳定及稳重。宽松、穿着舒适的MOD裙是60年代具时代意义、更为现代的风格。除了以黑白为主的配色代表着棋盘的两音色之外, 她的衣服上的格纹图案亦有同工异曲之妙,服装设计师加入不少象征着棋盘的格纹图案和结构线条,巧妙的反映出贯穿全剧的主轴,配合着Beth 的心理变化,也透露她的世界仅有西洋棋的存在。

这件裸色无袖连衣裙名为 「On The Cross Dress」,是受到法国设计师 Pierre Cardin的启发而诞生,也是Beth首次前往巴黎参加欧洲象棋比赛时购买的连衣裙。

 

经历了几次失败的 Beth,回到老家糜费了一段时间;直到启蒙老师 Mr Shaibel 离世、好友如家人般的陪伴,她才能得以重新与自己和解。Beth 整顿好自己后,便穿上了这件羊毛大衣,肚子前往莫斯科参加俄罗斯国际西洋棋决赛,展现了她人生中最自信的时刻。

这件她在俄罗斯国际西洋棋赛的所穿着的「The Endgame Dress」呼应着剧集中第一件、由亲生母亲为她缝制的洋装「The Beth Dress」。设计师Gabriele Binder表示,本来一开始「The Beth Dress」的淡绿色象征着她的脆弱,但到了最后,运用在「The Endgame Dress」的相同颜色,却已经透过她自身的成长,成为了象征着她的力量的标志。

最后的穿搭名为 「The White Queen」;Beth 穿着白色套装和貝雷塔帽,模仿国际象棋中白色皇后棋子的外形轮廓,而棋盘本身就是她的世界。她昂首的在莫斯科街头漫步,这一瞬间她仿佛就是棋盘上的女王,跳出了格子的束缚,活出属于自己的新人生。

 

➚ 点击登录免费翻阅11月号《品》电子刊

 

//

继续看:

JOJO 吴俐璇 接受自己的疯狂

世事如棋: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教会我的事

CMCO重返,周末就宅家与Netflix为伍!

美剧《Emily in Paris》台词中说给你听的人生道理

Peter Su 温柔的文字陪你走过低潮

《以家人之名》教会我们的那些事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