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举行《A Magazine Curated By Alessandro Michele》艺术展时,与新锐摄影师Petra Collins、杂志主编Dan Thawley,谈艺术圈的Girl Power,谈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办一本杂志。

TEXT 黄瀚铭

《A MAGAZINE CURATED BY ALESSANDRO MICHELE》杂志封面

第一次听到《A Magazine Curated By》(以下简称A Magazine)这杂志名字,是在十年前左右。我出发到欧洲背包旅行前,我的前上司张小姐托我帮她买。当时,她就告诉我,这是一本cult magazine,发行量不高,但很多人视之为收藏品,一面市就被抢购一空,不容易买到。结果,我跑了好多家伦敦和巴黎书店,果然都没找到。

这本杂志,在2017年5月期(第54-56页)Poise栏目《The Art Kid Movement》一文,有详细介绍。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杂志现在的主编,只有28岁。他叫Dan Thawley。

《A Magazine Curated by Alessandro Michele》这期,收录了Petra Collins的一辑摄影作品。她是时尚圈的另类It girl,15岁开始学摄影,以少女生活为主题进行创作,风格独特又真实,很快在社交媒体上打开知名度。

过去几年,Petra Collins办了不少摄影展,好多商业品牌和时尚杂志找她掌镜拍摄。2016年Gucci的眼镜广告硬照与短片,便是由她拍摄的。在Gucci举办的《A Magazine Curated by Alessandro Michele》艺术展香港站中,其中一个展馆特别为她而设,展出她的作品。今年,她只有25岁。

两名年轻人都不到30岁,就在时尚、出版与艺术界声名鹊起。在Gucci公关的安排下,我访问了Dan Thawley,和他谈时尚杂志如何在商业主义的威胁下保持诚信;也访问了Petra Collins,了解艺术圈的女孩们如何通过网际网络紧密联系。

DAN THAWLEY除了是《A MAGAZINE CURATED BY》杂志的主编,也为多家媒体撰写时尚稿。

DAN THAWLEY  好的东西这样诞生

能否谈谈《A Magazine》的中心价值?

《A Magazine》由安特卫普六君子(Antwerp Six)之一的Walter Van Beirendonck创立。我们的中心价值就是空间——给设计师一个呼吸空间,没有太多的限制,让他们去做出自己想要的内容。

我们不想出一本全都是时尚彩页的时尚杂志。我们想通过不同环境和不同空间,将时尚展示出来,视为艺术摄影。拿David Sims来说,他为法国版《Vogue》等无数杂志拍过封面,他的作品非常时尚。但是他为Alessandro Michele拍的彩页,却是非常情绪化,展现私人情感的。这些照片不是美国版《Vogue》那种为你提供整体造型的时尚故事。这是从个人的角度看时尚。

为《Magazine》挑选策展人,你有什么指示或要求?

我们杂志的基本规格是不会改变的,譬如杂志尺寸,封面的字母A。我们也有一篇主编手记,由我介绍当季策展的设计师。也会要求该设计师写一篇策展人手记,阐述对该期内容的观点。

我们也和杂志的合作对象沟通,并做出和该期主题相关的内容。主题就像一根线,把所有合作人的灵感和作品缝合起来。

就这样?没有了?

是。除了以上那些规定,设计师可以自由发挥,比如制作很大的或很小的故事特辑,很多文字或没有文字……他们可以和熟悉的摄影师朋友合作,也可以使用自己的私人照片;他们可以写作,也可以采访别人。

他们甚至可以选择要不要让时装出现在杂志里。Haider Ackermann那一期完全没有时装,Thom Browne那一期整本杂志是黑白的。他们有完全的自由,选择要做什么。

听起来实在太自由了。做杂志通常有许多限制。

我也为其他杂志写稿,譬如《Business of Fashion》、意大利版《Vogue》,我明白其他出版社有自己的工作方式。这也是为何我们的策展人有那么多自由尽情地玩。我们尽量不去定下太多规则,因为最好的东西往往就是这样才能诞生的。

重商主义(mercantilism,会否和你的工作产生冲突?

重商主义对出版界确实有很大影响。当然,某些杂志肯定会和我们的信念背道而驰,会答应制作一些时尚专题,以获得广告商支持。《A Magazine》也获得Gucci的支持,对于这点我们很透明。但是,我们也有LVMH集团,以及其他独立品牌的广告。

我们靠广告生存。有时我当然也会因为商业因素而前去采访某些人,可是,我会避免让稿子成为一件商业产品。如果我采访一个人,那么,那篇访问不会和数字、商店、生意有关,而是和他们的创意世界有关。譬如他们创造出某样东西的原因是什么?我没兴趣知道他们卖了多少件东西。

我想创造一些美丽和有意义的东西。我想这也是品牌公司希望从我身上,以及从杂志上得到的东西。时尚媒体有很多不同类型,我选择为那些创造美丽,以及打破成规,有点反叛的媒体工作。有些杂志尝试把时尚放入不同的语境里,譬如电影、艺术、设计与建筑。而这也是我们杂志在做着的。

有时我会怀疑,时尚新闻到底还能保持诚信吗?

哦,我绝对认同。诚信在时尚新闻里,实在越来越罕有了。我也一直在思考职业道德的问题。举例来说,如果我为一个品牌工作,就不会为《Business of Fashion》写一篇关于这个品牌的时尚评论。

时尚新闻处于一个很奇妙的状态。一方面,时尚新闻似乎快要消失了。从另一方面看,很多新的声音,通过Instagram、部落格和网站冒了出来。这些人当中,有的人过度乐观,过度吹捧。也许只是因为他们喜爱某个品牌。也许他们喜欢时尚,却缺乏鉴赏与批判的能力。也或许,他们从品牌那里收了酬劳……

也有的人过于批判,过于主观,他们缺乏全球性视野,不理解设计师创作的动机。

能有个人观点固然是好事,可是,如果你不明白为什么品牌会设计某些产品给某些人、某些市场,你单纯因为个人不喜欢,就把那些设计视为垃圾,这样的态度也很有问题。

有很多品牌也推出我不会去穿或去买的产品,但这些设计却能满足其他人的需求。你可以轻率地说某样东西很丑,你也可以尊重这样与众不同的东西。当然,有人会创造出丑陋的东西(笑)。我可能不喜欢那样东西,但如果有很多和我不同年龄、不同文化的人为那样东西疯狂,这也是很棒的事。

这也是我认为这个行业应该继续走下去的方向:再开放一点,尊重其他文化和风格。

只有25岁的PETRA COLLINS,除了是摄影师,也当过模特儿、导演等。

PETRA COLLINS  菲林摄影令人振奋

为什么你会选择使用菲林拍摄,而非数码相机?

我从15岁开始学摄影,用的就是胶片相机,因为在当时数码相机非常昂贵。我很喜欢菲林相机的特性,从那时开始就一直用到现在。我很喜欢取菲林,把菲林装到相机里,测量灯光及曝光率,调快门,然后把菲林拿出来冲洗的过程。

我以为我是最后一代使用菲林相机的人了。

不不不。我认为菲林相机又重出江湖了。今天,我们都活在网际网络里,我们不再亲身去体验很多东西,所以很多人,甚至年轻的一代,开始觉得使用菲林摄影好玩又新鲜。用数码相机拍照时,你可以拍上百万张照片,可是到最后这些东西却好像不曾存在过。我是菲林相机的粉丝,你永远不知道你按下快门后拍出来的东西是怎样的。

玩黑白照摄影吗?

没有。我只玩彩色摄影。对我来说,颜色是表达我的故事的一个重要元素。

你又摄影,又当模特,又当导演,会把自己视为slash青年吗?

哈哈,我只会用艺术工作者(artist)介绍自己。我做了很多东西,但是,都是以艺术角度去看世界,从艺术角度创作。

我不喜欢slash。我真的很幸运。我是一名艺术工作者,不是时尚摄影师。当品牌公司聘请我为他们拍摄时,都肯放手让我去发挥。这是一种特权。我很幸运。

你拍了那么多广告和杂志彩页,哪一次是你成功的转捩点?

我也不知道。我的每个作品我都爱。我也特别爱我为Gucci眼镜拍摄的广告。那是我第一次有机会拍摄短片,而这是我一直很想尝试的。在这支广告里,我能借助Alessandro Michele设计的衣服,整个拍摄很好玩,效果很好。

我希望以后能成为一名导演。

你以前的时尚风格是怎样的?

我妈妈的风格很疯狂,她是匈牙利人。我以前在“正常”的学校上学时,其他的小孩都穿得很正常,我妈却把我和我姐妹打扮得很特别,让我觉得好尴尬。长大后,我开始通过服装表达自己,很在乎个人形象。

上高中时,我念的是艺术学校,没有服装规定,大家都可以任意穿他们想穿的服装。每一天到学校,都像是一场时装秀。每一天上学前挑衣服打扮,都是个令人兴奋的过程。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好玩。

在我的高中,每个人都是怪胎,在那里,没有人会被嘲笑,每个人都可以如此不同。

你的好朋友TavGevinson,也是从小就穿得很特别。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我们都是狂热的网络使用者。我在网上看过她的作品,她从网上认识我。当她推出《Rookie》(网上杂志)后,我把我的作品寄给她。她回信说她也正想联系我,让我为她的杂志拍摄一些作品。

当时你多大年纪?

我想当时我18岁吧?Tavi比我小三岁。我从她还是小孩的时候就认识她了。

《Rookie》每个月有个主题。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诠释这个主题。能有这样的平台,和其他女孩们分享,我觉得太好玩,太开心了。

你们这一代摄影师,和SteveKleinMariTestino这些前辈摄影大师有何不同?

我们这一代,或更准确来说,我们这群女孩,工作时更重视多元和包容。我们喜欢有个主题,去创作每个人都能进入,同时也能代表每个人的作品。

我们不太在乎使用什么媒介去创作,或使用什么平台发表。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把讯息传达出来。

和上一代的男性摄影师比起来,也许可以说,我们更重视社区(community);因为无论是从前或现在,我们的机会都比他们少,所以我们倾向于更紧密的合作,拉对方一把,给其他的年轻女性创造更多机会。

网际网络提供了平台给我们,让我们展现我们的作品,把我们连接起来,让我们互相支持对方。我们的圈子里,有好多天才洋溢的年轻女性。

你们这些女孩的作品,受众会否局限于年轻女性呢?

不,我不认为。创作者是年轻女性,不代表我们的作品只适合年轻女性,或只和年轻女性有关。

你和Tavi的作品,关注的对象是青春期女孩。现在,你们都越长越大了,这还会是你们关注的焦点吗?

我的作品都在反映我当时的人生阶段。随着我的年龄,我的作品也会跟着一起长大。我的作品曾经是关于青春期少女,现在,我是个年轻女人了,我的作品也会是关于年轻女人。

哪些议题,是你特别关注的?你觉得自己现在算成功吗?

我拍摄过的一组色彩强烈、尺寸巨大的照片,有关年轻的精神女病者。

当另一个年轻女性告诉我,我的作品令她感动,我就觉得自己成功了。那也是推动我继续创作下去的动力。

 

原文刊登马来西亚版《品 Prestige》2017年5月号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