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领域都有自己的天之骄子,建筑界也一样。这四位绝无仅有的天才建筑师用创造力与想象力,为平淡无奇的建筑物赋予了生命力。

Text SHANYCE

 

Zaha Hadid

 

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 Zaha Hadid ,这位奇女子,大家应该多少都有所耳闻。「没有曲线,就没有未来。我觉得美学中最重要的不是对称,而是动感。」她被称作“解构主义大师”,她的建筑作品中大胆运用几何结构,也出现许多犹如流动丝巾一样的长弧曲线,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广州大剧院项目竞标,Zaha Hadid 就打败了的她的老师、2000年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获奖者Rem Koolhaas,赢得竞标。1987年,已经38岁的她才创立个人工作室,开始大量参与国际竞赛。

尽管她创新、大胆,但当时仍有很多人认为她的设计方案十分怪异。著名的主流建筑师Robert Adam就曾尖锐地批评:“空间在哈迪德手中就像橡胶泥一样,只是满足她孩子一样的玩兴。” 在阳盛阴衰的建筑界里, Zaha Hadid 的成名之路可谓充满荆棘。

Vitra Fire Station

1990年位于德国Vitra家具园里面的消防站宣告兴建完成,整座建筑仿佛是一只纸折的飞镖,倾斜的墙面、扭曲又动感的线条贯穿了建筑的每一个角落。这是她第一个建成项目,也是她名副其实的成名作。

2004年,已经54岁的Zaha Hadid 获得当年普利兹克建筑奖,是该奖项创立25年以来的第一位女性获奖者。2010年和2011年,她连续两年获得英国建筑的最高荣誉史特灵奖(Stirling Prize);2012年被伊丽莎白二世授予女爵士的爵位;2016年,获得英国建筑界最高奖项“皇家金奖”。

Heydar Aliyev Center

在男性主导的建筑世界中,她不断打破陈规、终于获得了建筑界与社会的高度认可,重新定义了21世纪的建筑风潮。

 

 

贝聿铭

 

美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一生留给了世人一幢幢无与伦比的建筑,1983年获得建筑界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奖,他被称为“现代主义建筑最后的大师”,也是建筑界的华人之光。

令贝聿铭更加声名远扬的是法国首都巴黎卢浮宫前那座具有现代主义风格的玻璃金字塔。然而,玻璃金字塔1989年落成以前,他的设计理念遭受巨大非议。许多法国人认为贝聿铭富有现代感的设计会毁掉这座历史遗产。直到工程完工后,舆论风向才从争议转向赞美。

贝聿铭曾说:“如果要我说一件我确定自己没有搞砸的事情,那就是卢浮宫。”

晚年,贝聿铭为自己的老家苏州设计了他称其为“最亲爱的小女儿” 的苏州博物馆,他将自己多年积累的建筑智慧,结合东方的传统美学以及对家乡的情感全部融汇在这座建筑里,创造出了独具魅力的视觉之美。苏州博物馆也被称为贝聿铭的封山之作。

 

 

Frank Gehry

 

一位以扭曲线条塑造外观的建筑闻名于世的建筑大师。Frank Gehry长期致力于解构主义的风格,展示了形式不必总是需要拥有功能性;他改名 Gehry ,理由是字母排列更具形式感。

有人说他的设计风完全就是在揉纸,面对周遭扬抑的噪声,他坚持拒绝平庸与自我设限,丰富作品展示其非凡的艺术创造力和空间想像力,超乎凡人的想象。

在授予他1989年普利兹克奖时,评委会高度评价:“Gehry总是为实验大开方便之门……他既没有简单的接受批评或是被成功所束缚。他的建筑并行着空间和材料的拼贴,让用户既欣赏剧院又能够欣赏后台,前后空间同时暴露在你眼前。”

在Gehry来到历史悠久的布拉格之前,这座城市笼罩在古香古色的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筑的静谧之美中。直到1992年,一座惊世骇俗的跳舞的房子在这里诞生,而这一“舞”,舞动了全城。

另外一件最为人所知的作品就是位于Bilbao的Guggenheim Museum,当初斥资一亿美金动工兴建,整个结构体是Gehry 借助一套空气动力学使用的电脑软件逐步设计,使用玻璃、钢和石灰岩而成,它的主建筑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壮观的解构主义建筑。外观自由奔放,但是室内功能仍然井井有条、复杂而不杂乱。

 

 

Jean Nouvel

 

2008年普利兹克奖得主 Pritzker of 2008,法国建筑师Jean Nouvel 以“去物质化”手法处理建筑结构而闻名。他的杰作亦包括巴黎的阿拉伯文化中心(1987年)、布朗利河岸博物馆(2006年)以及最近的卢浮宫阿布扎比分馆(2017年)。

他首次身为建筑师受到国际认可归功于巴黎的阿拉伯世界研究中心 Institut du Monde Arabe ,这座建筑通过金属的“复眼”幕墙来进行光线过滤,轮廓游移在模糊交叠、光影反射间,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美学。

Cartier Foundation

位于巴黎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的大楼便是出自于1994年,建筑师Jean Nouvel 之手。 他细腻地将光作为建筑的元素,在这里玻璃幕墙既是镜子亦是窗户,参观者既能够一睹展品,亦可以欣赏云朵及城市街景的倒影。这栋建筑在昼夜交替的时间中不断变幻面貌,创造了更深层的感官经验。

 

//

继续看:

当红色不代表喜庆

PANTONE 公布2021年度代表色:「亮丽黄」与「极致灰」

品居:居家在罗马

Wabi-sabi 这份寂寞刚刚好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