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筵川是重度杂志迷,开了全球首家杂志图书馆Boven。他认为即使有一天纸本被淘汰,纸本有一天还是会回来。为什么?他的想法或能令不爱实体书的人改观。

TEXT 张菲 

2015年,当时代朝数位急奔,许多人悲观地认为“纸本已死”的时候,周筵川Spencer Chou在台北市复兴南路开了全球首家杂志图书馆:Boven。

Boven,荷兰文,意思是“楼上”,但Boven杂志图书馆不在楼上,而在某条小巷子的地下层,入口隐密,像是逃离数位时代冷社会的秘密通道。 

馆内,工业风空间里陈设着复古家具,地方不大,藏书却近四万册,以外文为主,大多是音乐、建筑、艺术、设计、时尚和 生活风格杂志,上门的几乎都是从事时尚、传媒、设计、摄影、电影、广告创意行业的人。 

人们可以窝在沙发上阅读,感觉比家里还舒服。竖起耳朵,可以听到手指翻动书页的声响,每一口呼吸,仿佛都闻到纸本特有的味道,让人完全进入阅读的情绪。 

周筵川Spencer Chou | NAKANISHI1928复古眼镜框;COS棉质汗衫

 

重度上瘾:新的世界 

创馆初期,Boven是纯粹的图书馆,采单次入馆费或年费会员制;今年才增设咖啡馆,让客人可以用咖啡佐书香。 

没有一早也开咖啡馆,因为周筵川希望Boven是一个很纯粹的空间。 

“我们不卖东西,我们只想为杂志创造更多的阅读通路。”周筵川戴着毛帽,眼神沉静,笃定地说。

“我喜欢看杂志,也希望大家可以练习阅读杂志,享受翻页的乐趣,找回纸本的温度。” 

周筵川是个重度杂志与音乐上瘾者,22岁那年,他为了可以尽情听西洋流行乐而到淘儿唱片(Tower Records)打工,负责西洋唱片和外文杂志的部门,从那里开始接触外文杂志,从音乐杂志入手,慢慢延伸至时尚和设计类杂志。 

一开始比较像是做功课,身为店员,他要先帮客人听音乐、看杂志;当客人问这个星期有什么好推荐时,就可以把口袋名单拿出来。周筵川很快发现,一本本的外文杂志,像是一扇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窗口,每次打开,都会发现一个新的世界。 

 

满屋杂志:开馆分享 

对他而言,杂志是社会文化的一种分门另类,也是当下文化潮流的缩影。

“杂志是很有趣的载体,透过专业记者、编辑和美术合力创作,内容和编排很用心,这也是杂志最吸引我的地方。” 

他坦言自己的外文没有很好,看外文杂志时,先看标题、图片和排版设计,从中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和关键字,再用其他方式搜寻更多资料,从中摄取精神养分。 

爱上杂志后,他大量购买杂志。“薪水的三分二都拿去买杂志和CD,每次领薪水,跟没有领一样。”他莞尔。 

很快的,家里放眼四壁都是杂志,数量接近一万本,但周筵川从来没有想过要收歛一下不再买杂志。他反而想起小时候的漫画店。 

“以前台湾有很多漫画店,里面有看不完的漫画,可以租借,也欢迎漫画迷打书钉。进入淘儿后,我发现杂志迷也有这个需要。图书馆没有太多杂志可以看,外文杂志买起来也很贵,所以我想开杂志图书馆,和志同道合的人分享杂志。” 

 

纸本阅读:天生习惯 

近年来,数位时代强势崛起,纸本式微,国内外杂志纷纷推出电子版,与时并进。一开始,周筵川也会去收集各路电子杂志,但他很快发现,即使电子杂志可以模仿实体杂志的翻页效果,他也不想用数位格式阅读杂志。 

 

网络很发达,但他认为纸本资料仍被需要。“纸本阅读,是人类阅读的天生习惯,看完这页翻下页,总有个休息空当;不像用手机、电脑或平板,就是一直滑,停不下来。网路上的各种干扰也很多,你很难专心阅读。” 

他说,纸本阅读的记忆,也是最深刻的。

“实体杂志可以有不同的材质和印刷,出来的图片会有一种味道和温度,给人完整的感官体验,像摄影作品,在纸本上看到的就是不一样,透过纸本阅读,记忆是深刻的。 

就算是未来的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技术,你还是看不到实体的感觉。” 

 

最坏时代:最好时代 

如同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以法国大革命作为时代背景的小说 《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开头所写“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数位媒体时代降临,移动阅读迅速扩张,对于纸本的明天,我们有太多的疑虑和悲观。 

周筵川反而坚定地说:

”我觉得现在是纸本杂志最坏,但也最好的年代!” 

看着实体杂志努力寻找新的出口,杂志迷苦口婆心谆谆告诫:“把内容做好,专注于一个领域,越是专注越容易被看见。”

周筵川仍然以音乐举例。“以前只流行几种音乐风,现在很多元,杂志也会一样。音乐数位化之后,大家容易听见了,反而不晓得从哪里听起;杂志也是,大家反而不晓得从哪里看起。所以,越聚焦在某个风格,越容易跳出来。” 

 

立体经营:一本杂志 

周筵川把Boven回归到类似实体杂志:门口是封面,不同的书架是不同的专栏,楼上的咖啡空间是另一个内容,可以不时跟一些咖啡师或甜点师合作呈献,而馆内举办的活动就是杂志专题。 

他心里还是想着要出版自己的杂志,但在目前阶段,他觉得或许可以反过来做:“先把实体空间的杂志做好,再把这些素材整理和编辑,出版成纸本杂志,一年出一本。可能是这种方式吧!”

.

.

PHOTOGRAPHY XERXES LEE | AWESOME IMAGE

ART DIRECTION SHI YEE

拍摄地点 缦阅思维 MANO THINKING 

//

本文节选自12月号《品》的第124页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