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皮雕艺术家,对技艺、画面,甚至雕刻前的参考图片,都近乎要求达到出神入化。发展皮雕这门艺术,他说自己疯狂了……

TEXT JOSHUA PANG

我在北京一场马球赛上,遇到皮雕艺术家Mark Evans,一身皮夹克、牛仔裤,还有一顶压得低低,快遮住眼睛的帽子。在衣香鬓影人群中,打扮低调的他,反而显眼,非常好认。

他说,帽子主要用来挡光线,保护双眼。皮雕创作,需要非常好的视力,难怪他如此看重眼睛。

后来我发现,不管去到哪里,Mark Evans一定随身带着一台iPad。每当有人问起他的创作,他立刻展示iPad里的照片,各种形状大小的刀具,不同时期的作品题材和风格,有他那些脍炙人口的各国钱币主题皮雕作品,当然也少不了肖像、猛兽等。

那是最好的自我介绍方式。每张照片背后,仿佛都有说不完的故事。

血染皮夹克

Mark Evans常常说,会爱上皮雕创作,全然机缘巧合。

“或许可以这么说,这是上天赐予我的一个礼物。”

在2000年的冬天,他收到的圣诞礼物:一件皮夹克,不知怎的染上了一点血迹。他尝试用锐利刀子把血迹剔除,结果不慎刮伤皮革表面。那一小个部位,让皮革在色泽上有了落差。

换作别人,可能懊恼不已,毕竟是件崭新的皮夹克;看在Mark Evans眼里,却是创意的浮想联翩。

“可以说那是我的阿基米德(Eureka)时刻——重大发现,灵机一动,我找到了创作概念。”接下来的几年,Mark Evans闭关创作,专注于发展皮雕这个全新的创作技巧。

“当时的我,可以说是一半艺术家,一半疯狂的科学家,竭尽所能磨练这一门我意外发掘的创作方式。”

刀遇上皮革

我问为何选择皮革来创作?Mark Evans想了一阵,答:

“皮革兼具功能性和美感。皮革有悠久传统的历史,但同时很酷,又叛逆至极,越老越有质感,象征男性魅力。从古时代的斯巴达战士到西部牛仔,都离不开皮革。

皮革也可以很女性化,很感性。真正的皮革,有一种原始味道,很吸引人;就像一杯香浓的咖啡,或青草的香气,能挑起人类的情绪。”

出生于威尔斯山区农场里,Mark Evans说,他的童年,就是一手拿着弹弓,一手拿着刀子。“我的祖父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 就是一把口袋刀。”

Mark Evans笑说,他的刀具收藏非常丰富,连Jack the Ripper 看了也会妒忌几分。

“当我的朋友们投入在玩Atari的时候,我去攀岩,在松树树干上刻名字,从山崖上跳入冰冷的水里。我一直都对野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热爱,我热衷于冒险,那种刺激感让我觉得自己正在活着。”

因此,皮雕对Mark Evans来说,既利用刀具,又具备冒险精神——从第一刀到最后一刀,万万不得有任何闪失。

“不像绘画,画家可以用画笔颜料修改失误。在我的作品里,不能重新再来,没有失误余地,那是压力非常大的过程。

皮革,曾经是活着的生物。在一个充斥着塑胶、人造品和数码电子的世界,皮革是原始的,天然的。或许与我祖先是猎人有关连,我对皮革有一份难以形容的情怀。刀和皮革,我就是喜欢这个组合。”

皮雕艺术家MARK EVANS

拍摄也惊人

在动物皮革上雕刻作画,Mark Evans利用的雕刻工具,除了刀具,甚至还有碎玻璃、附着尖锐棱角的石头。

在北京,我第一次亲眼观赏Mark Evans的皮雕作品。他带了两幅作品在马球赛场展出,那皮雕的主题正是马球。两幅连接成一幅的大型皮雕作品中,马球手骑在马上,英姿飒飒,活跃生动。

如果不说,我会误以为那是画作,但凑近细看,发现它透着皮革独有质感。

据悉,当初Mark Evans为了取得最独特的马球画面,摒弃了惯常远镜头侧拍的角度,而是在马球场上挖了一个洞,半身趴在洞里,采用世界上最好的相机,以由下至上的角度,贴近马球, 捕捉马球运动的瞬间。

“我要从马球角度去捕捉马球运动的画面,趴在泥洞里,相机贴近马球,马匹几乎就在头上跃过。”辛苦的代价终于得到回报,拍到了前所未有、精彩绝伦的马球画面。

危险、追求完美、锲而不舍、毅力惊人……我如此形容Mark Evans的疯狂行径。他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或许什么也不必多说,就让作品来说。观赏者在作品中,体会创作者的初衷和意念。

最大的挑战

继马球题材之后,Mark Evans接下来将挑战拳击运动这个主题。“当初的钱币主题皮雕作品系列,我嫌太死板,现在我只想专注于捕捉各种动作,比如马球和拳击。”

这一次,他为了取得心目中最理想的画面,之前在一场拳击赛中,从拳击台中心拉一条线到天花板,然后从高空鸟瞰拍摄, 终于成功拍到他想要的构图;接下来,就是如何在皮革上重现这个画面。

他形容得神采飞扬,我已经无比期待。

“所谓皮雕,其实正是皮革上光和暗的色泽落差。当我用刀具切开皮革时,我切过黑暗的部分,揭开光明的区域;我将一个死去的、逝去的东西,化为一件美丽的、独特的艺术品。

所谓艺术,应该是对我们有冲击力的东西,叫我们停下来思考。这正是我热爱皮雕创作的原因,我不断地挖掘皮革表层底下的可能性,我想,我是在寻找一些惊为天人的、永恒不朽的东西。对身为艺术家的我来说,这是最大的挑战。”

 

原文刊登于《品 Prestige》2015年12月号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