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高昂的“潮玩”,到底有什么好玩?Bearbrick收藏家蔡文怀不藏私分享。 

Text EVONNE LEONG 

Photography CHINTOO 

Bearbrick(或写做Be@rbrick),到底是什么? 

Bearbrick是日本玩具厂商Medicom Toy自2001年起所推出的立体亚克力雕塑,外形是玩具熊,手脚却像乐高积木机器人。Bearbrick也与不同名人、艺术家、 潮流品牌等联名合作,不定期推出产品。 

Bearbrick近年来风靡全球,深受名人、潮人追捧,一众艺人如周杰伦、林俊杰、罗志祥等,都是Bearbrick的粉丝兼收藏家,是当代高端潮流玩具(亦被称作‘潮玩’)。这种潮玩因数量稀缺,加上与知名品牌联名的吸引力,售价也越炒越高,部分限量版Bearbrick的价值甚至会比初售时相比高出10倍,一只限量版Bearbrick高达数万美金,已不足为奇。 

父母的玩具 

马来西亚也有Bearbrick狂热收藏家,他就是地产公司Aset Kayamas的执行董事蔡文怀Michael Chai。蔡文怀收藏了Bearbrick 大约四年时间,目前拥有高达380多只的珍藏。 

  “我的收藏品都是没有重复(样式)的。以数量来说,380只可能不多,可是全都是不一样的设计的话,我相信全球可能没有超过10个人有如此丰富的收藏。” 

蔡文怀在2018年底至2019年头, 开设了一家名为HEM Kids Play Cafe的 儿童主题咖啡馆。HEM是Happy Every Moment的缩写,因蔡文怀希望父母亲们可以来到HEM这个舒服的空间,与孩子们互动,或者和朋友们交流,放松心情。 

咖啡馆内摆放了小孩的玩具,那父母们的呢?恰好那个时候,Bearbrick开始走红,蔡文怀就把这个潮玩买回来,并在HEM的两家分店内,各摆放了5-10个,并配合公司的市场营销活动,让父母和孩子们跟Bearbrick拍照留影。 

就这样,蔡文怀和Bearbrick开始结缘,而且也“不小心”越买越多。 

GUCCI ADIDAS X GUCCI T恤 球鞋 长裤 受访者自备

亲友帮提货 

在2018年以前,Bearbrick只能在日本购得,所以蔡文怀好几次都是特别飞到当地购买。日本店售的Bearbrick款式,任何顾客可以踏进店里购买;而网上独售的Bearbrick款式,只有当地人才能购买。 

幸好我在日本当地也有几个朋友,有时候就会托他们帮我购买。”

Bearbrick一共有6个不同的尺寸,最小的尺寸为50%,高度为3.5公分,最大尺寸是1000%,高度为70公分,其他尺寸还包括70%、100%、200%和400%。 

蔡文怀最爱1000%的Bearbrick,至今也只收藏这个尺寸的Bearbrick。 

“虽然说东西是越小越难做,需要很精细的工艺,可是却也会因为(产品)太小的关系,即使产品上出现了瑕疵也很难被发现。 

个头大的Bearbrick,一旦出现瑕疵的话就会很明显。所以,厂家只要发现出现颜色不均匀或是有瑕疵的产品就会消灭,不让它流出市场。 

1000%的Bearbrick真的很大,一只手只能提一个。所以,我每次去日本都会’揪’我的太太和几位朋友一起去,这样大家才可以帮我一起把Bearbrick提回来。还记得有一次去日本,我和亲友们一共带了10只Bearbrick回来,两辆车子都装不下。”

后来,香港和新加坡也开始出售 Bearbrick,蔡文怀就会飞到当地,亲自向私人收藏家购买,成交之前也会先验货。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亲自飞去美国跟一位私人收藏者购买Bearbrick。买了过后,我才发现那位卖家竟然是一名电视明星。” 

没盒子不要 

蔡文怀在购买Bearbrick的时候,都要确保盒子和内部容物全都在,因为他要一并收藏。一些二手的Bearbrick如果不带盒子,或者盒子上的编码糊掉了,他都不要。 

“当年少过100只收藏品的时候,都是把它们放在家中的。试想一下,一栋1000平方尺大的房子,只是放80只Bearbrick其实就满了。 

目前,我手上一共有350多只,另外的30多只,还没寄到。 

最贵的一只,估计价值约2万美金。那是Bearbrick厂商Medicom Toy和一位已经去世的法国艺术家(蔡文怀表示不方便透露姓名)合作推出的作品。在推出这个作品的时候,该法国艺术家已经离世,导致商品没了授权人,产品做好了也不能推出市场,厂商还为此打了一场官司。” 

这几年来,蔡文怀在收集Bearbrick 的过程中花了大概马币一百八十万左右。 如今,部分的收藏品已经涨价了。当他只有250只Bearbrick收藏品的时候,曾萌生将其全数出售的想法。因此蔡文怀找了拍卖行估价,当时,他的Bearbrick收藏价钱估计达马币两百八十至三百万。 

不过,到最后蔡文怀还是选择了不卖。是什么原因,让他的想法突然U转? 

“对我来说,Bearbrick是充满艺术价值的。我觉得这个玩具很有质感,和我有connection(联系),所以我很喜欢。 

后来,它更成为了一个媒介,使我扩充了(人际)网络,认识了更多人。

我相信,喜欢Bearbrick的人都很想一次过拥有很多收藏品。后来想想,其实可以同时拥有380多只不同款的Bearbrick,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每个开心的开始,都应该有一个快乐的结束。我希望其他人也可以(因 Bearbrick)快乐。” 

专属收藏室 

目前,蔡文怀将全部Bearbrick潮玩都放在一个专属的收藏室内。Bearbrick不能晒太阳,一旦受热将会导致膨胀,继而变色或脱漆、走形受损。因此,这个Bearbrick收藏室内的冷气是24小时开着的。 

“那些keep(保存)了15-20年的 Bearbrick是很难找到的,因为保存真的不容易。” 

是否担心收藏室进贼?蔡文怀表示几率很低,因为收藏室配有保安人员,整个收藏室亦已投保。蔡文怀将所有 Bearbrick都收在盒子里。由于收藏室离他的办公室不远,因此他偶尔会过来,打开 一些盒子,静静地欣赏自己的收藏品。 

蔡文怀觉得,每个Bearbrick背后都有它的故事。在众多收藏品当中,他最爱、也最具有纪念价值的一个,是巴黎的电音团体Daft Punk的Bearbrick联名系列。Daft Punk成立于1992年,是由两名唱片骑师组成,Daft Punk在2021年宣布解散前共和Bearbrick合作推出过三次 Bearbrick联名系列。另外,这个Daft Punk 联名系列的Bearbrick还要凑够一对才更有价。当Daft Punk和Bearbrick终止合作的消息传出后,更令相关联名系列身价翻倍。 

收藏潮玩可能会被贴上“烧钱”的标签。蔡文怀却觉得,自己虽然花了很多钱,不过却很值得。 

“对我而言,(做到)越难做到的事,就越满足。Bearbrick本来就是一个不容易购买的玩具,可以在短短的四年内收集了380多只,确实让我感到很自豪。” 

接下来,他还打算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办展览,好让这些总是被藏在盒子内的 Bearbrick,可以‘重见天日’,也让参观者们能欣赏到这些造型各异的收藏品。 

Art Direction SHI YEE 

发型 CODY CHUA 

化妆 KEVIN LEE 

摄影助理 DIN 

造型助理 LAWY 

*原文刊载于2022年《尚男》男性特刊**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