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走下神台,谁都可能迅速蹿红。“我再无知,也可以跟博学的你平起平坐”……

TEXT 黄匡宁 

Pop Art,源自英文的Popular,比较正式的翻译,应该是“流行艺术”或“通俗艺术”,但我更喜欢音译的“波普”或“普普”。 

一个“普”字,点出了波普艺术的精神:把艺术普及化、普通化,让普罗大众都能够触手可及。 

当然你也可以称之为“凸”,更形象化,带有几分调侃,与波普精神很搭。鲜明的色彩、明快的线条、颠覆传统创作方式,上 世纪五六十年代横空出世,处处都那么显凸、突兀,个性张扬。 

Pop也是棒棒糖(lollypop)、汽水(soda pop)的俗称,甜美欢乐。当下的满足,简单的欲望,也是波普艺术的精神。 

Richard Hamilton于1961年创作的作品《Pin-up》,取材自成 人杂志《花花公子》的女性照片。作品1970年于伦敦的泰特艺术 馆展出,目前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反高高在上 

艺术史上公认的第一件波普艺术品,是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的1956年作品《是什么使今日家庭如此不同》。颠覆传统的创作手法,剪裁照片与图片上的人像直接拼贴成画,画中房间里贴满现代家居用品,墙上贴着海报、漫画,健美先生手上拿着一个大棒棒糖,贴上“POP”的字母,因而后人也经常认为Pop Art之名由此而来。 

汉密尔顿1957年写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对波普艺术如此定义:波普艺术是流行的(为大众设计的)、短暂的(短期的解决方案)、可消费的(易忘的)、廉价的、批量生产的、年轻的 (对象是青年)、机智的、性感的、耍花招的、有魅力的、大企业的。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基本上,波普挣脱了一切传统束缚。艺术不再专为精英贵族 服务,曲高和寡。艺术品也出现在你我身边,不再只是收藏于美术馆。日常生活中大量制造的物品,摆在与传统艺术品同等重要的地位。 

艺术也可以短暂廉价,不求深厚精湛、千秋万载。绘画技巧、画笔颜料不再是创作的主流方式。汉密尔顿的剪裁图片拼贴成画、安迪沃荷Andy Warhol通过丝网版画印制玛丽莲梦露肖 像,都成为波普名作。 

反历史,反经典,反精英,反权威。波普反对自命不凡的精致艺术,抵制看不懂的抽象主义。高尚艺术与通俗文化之间,从此模糊了界限。 

 

成名之快速 

波普率先在英国登场,1960年代传到美国,在缺少传统文化根基的美国社会大受欢迎,从而盛行全球。 

这股艺术风气根植于城市环境,大量纳入与都市文明相关的广告招牌、标志、照片、漫画等等,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迎合当代年轻人玩世不恭的生活态度,以及标新立异、用毕即弃的消费心态。 

安迪沃荷有句名言:“在未来,每个人都有成名的15分钟。” 艺术拉低了门槛,艺术家走下了神坛,你我都可能迅速蹿红,而名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世间目光又移到下一个热点。 

但波普艺术影响深入民间,不只是短暂的流行。

波普作品,让以电视、杂志,或连环图为消遣的一般大众感到无比亲切,引起消费者极大的注意。现代设计师也纷纷从波普艺术吸取创作灵感,无论时尚界、广告、产品设计等等,波普元素处处可见。 

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的家具、家饰,在波普艺术的影响下,颠覆传统材质、形式与颜色,为传统家具注入新面貌。艳红亮橙的塑料,取代了木料、皮革、壁纸;出现重复连续的图形、、色块,为室内空间带来前所未有的视觉震撼。芬兰设计师Eero Aarnio的挖空球椅Ball Chair、悬吊泡泡椅Bubble Chair,都是波普风格的代表作品。 

 

Jeff Koons把世界名画融入路易威登的手袋 设计,让艺术普及走入大众的生活。

拍卖创高价 

时尚界更爱大玩波普风。
百年品牌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邀请涂鸦艺术家在包款上签字乱画,创造出当年最热卖的手袋涂鸦系列。历年先后与日本艺术家村上隆、草间弥生合作,推出色彩绚烂的包款,完全跳脱了品牌传统审美精神,每一系列都成为时尚界热门话题。品牌近期与美国当代波普艺术家Jeff Koons合作,把世界名画融入手袋设计,再次引起热议。 

把博物馆里高雅神圣的名画印在手袋皮革上,与Jeff Koons 有何相干?手袋上并没印上Jeff Koons的作品,而是挂上他的充气兔标志,以及把品牌的monogram变形为自己的姓名缩写。系列推出后,引起外界批评,认为以商业标志配古典名画,是廉价风 格,Jeff Koons只是拿了别人的名作来签上自己的大名。 

实际上,Jeff Koons的许多作品,都拿日常生活的平凡物品来变成艺术。把狗造型气球放大成庞然大物,把蓝色小球放在名画与名雕像内,惹来哗众取宠的评论。 

无论你是否赞同他的作风,2013年,他的橙色《气球狗》在 佳士得(Christie’s)纽约拍卖会上,以5840万美元成交,成为继安迪沃荷以后,最能够刷新夸张拍卖记录的波普艺术家,也是作品最高价的在世艺术家。 

图中的《Mao 7》,是安迪沃荷《毛主席》系列作品之一。画作中的毛泽东图像,取材自1966年出版的《毛主席语 录》第一页毛泽东肖像。一幅1973年创作的《毛主席》作品,去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拍出约1714万新元,刷新西 方当代艺术品的亚洲拍卖记录。

 

波普实现了艺术的民主,人人都是艺术家,所有的作品都可能是艺术品。 

放眼现代社会,素人歌手蹿红、平民网红崛起、社交媒体挑战传统媒体,都是同样的道理。民主社会人人机会平等,但就如科普作家Isaac Asimov所说:民主等于“我再无知,也可以跟博学的你平起平坐”。 

通俗与平庸到了什么程度,才会让人质疑到底什么是艺术? 波普大胆乖张到什么地步,才会让世人感觉离谱? 

/

原文取自10月号《品》的第129页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