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站变成艺术廊,颠覆想像的地下世界。本篇综合几个国家的地铁艺术,通过公共空间的设计,大开眼界。

TEXT BJ.周

在地铁等车,总是让一个人无奈。

不见天日的地下空间,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带着空洞的、焦虑的、倦怠的、无所适从的眼神,除了投注在手机、手表、铁轨上,还能望向哪里?

瑞典冲击心灵

瑞典把长达110公里的斯德哥尔摩地铁(Stockholms tunnelbana)改造成“世界最长的艺术走廊”,不仅化解了人们日常生活里因为不便而为难的时刻,还Bravo(叫好状) !让艺术走出高塔触及普罗大众。

素有“北欧威尼斯”之称的斯德哥尔摩,由于地形的关系,主城由14座岛屿和一个半岛组成,地上通过七十多座桥梁联系,地下就靠地铁疏散交通。

称为地铁,有些路段也会从地下钻出来,上高架桥见天日,因此行经100个停靠站,有47个车站在地下,展示了一百五十多位艺术家的作品,形式包括雕塑、绘画、马赛克拼图、声光、装置等等。

斯德哥尔摩的地质,属于冰河时期形成的坚固大岩石层,其地铁艺术最大的特色,就是保留了开凿地底岩盘的原始模样,再由艺术家挥洒表现,造成现代化的车站被大自然的涵洞包围,时空进入一种既错乱又融合的虚幻氛围。

譬如索尔纳站(Solna),血红色的夜空下,有绵延将近一公里的绿色云杉林,穿插房舍等生活的吉光片羽。这些画面,其实是针对现代社会的发展,指出造成农村人口减少,以及森林被大量砍伐的冲击。

还有市政大厦站(Radhuset),故意保留岩色,根本就是摩登原始人的洞穴。体育场站(Stadion)就像刚下过雨的晴空,一道彩虹划过天际。地铁交会的中央转运站(T-Centralen)白底岩壁上,陈述前人艰辛开路的图案,并致上横跨穹窿的桂冠敬礼。

RADHUSET地铁站 | 瑞典

法国厉害模仿

人们常说艺术与政治无关,可是瑞典地铁每个站都有主题,背后都传递了强烈的社会信息。这可能跟瑞典的民主制度有关,也跟艺术家关怀人文理念有关。

相形之下,被称为艺术之都的巴黎,其地铁艺术的成绩就让人相当失望,多是仿大师的名作壁画,或像瓦雷恩站(Varenne)摆设了罗丹的《沉思者》和《巴尔札克》仿作雕像。整体来说,多元性也远远比不上瑞典。

也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巴黎地铁有股味道,是因为没有卫生间吗?还是时间久了,累积出来陈年腥骚?据说法国人不爱洗澡,所以爱喷香水掩饰体臭。可是,冬天的巴黎地铁还是不够干净。

唯一能让人耳目一新的,是工艺美术馆站(Arts Et Metiers)使用800铜片铆合,配上齿轮、玻璃舷窗的装饰,让人觉得要坐上潜水艇去“海底两万里”或“神秘岛”探险。这么有张力的艺术创作,原来是为了国家艺术馆两百周年庆,于1994年花心思重新建造出来的。

MADELEINE地铁站 | 法国

英国同样保守

再看法国对面的英国,这绅士国家的地铁长什么样。

伦敦是世界上最早有地铁的城市,可惜地铁艺术就像英国人一样保守。不是说保守有什么不对不好,只是入眼的画面,多像是铺陈在蜘蛛网上的发黄照片。

不能说贴上几张艺术海报、搞几幅大型壁画,或是像贝克街(Baker Street)处处缀以福尔摩斯的侧影,就称得上有艺术气息。难怪《哈利波特》的“9¾月台”,都快成了伦敦地铁的代表。

总之,伦敦这样有历史背景的国际都会,地铁艺术竟然放不上台面来做比较,但至少有负面的参考价值。那就是,一个国家发展观光业,要顾到地上景致,也要顾到地下装饰。人要脸上有面子,脚下也要有样子。

CANARY WHARF地铁站 | 英国

德国实事求是

德国慕尼黑的U-Bahn地铁,拥有最齐全的现代工艺元素,形式简洁流畅,色彩搭配明亮,例如Candidplatz站、HafenCity Universitat站,仿佛是科幻电影里架构出色彩缤纷的光谱世界,让人目眩神迷。

可能是德国地铁的年纪还轻,或因为申办过1972年的奥运会,慕尼黑地铁艺术观点比较新潮,设计上偏向几何概念,材质上采用大量玻璃、铝金属片、不锈钢、水泥平板、压克力塑料、LED灯管等等,组合成一个绚丽的艺术迷宫。

我还要指出,慕尼黑地铁完全体现了德国人实事求是的精神。譬如Am Hart站的顶端,采用波浪形式,包上白色反光材质进行照射,节省了多余的照明费用。Aidenbachstraße站的墙面上封装12组玻璃镜面,灯光反射出更明亮的空间。Gern站的上方以白色反光板,做成大型金字塔‘灯罩’,放大了灯光效果。

CANDIDPLATZ地铁站 | 德国

俄罗斯辉煌遗风

被誉为“地底艺术宫殿”的俄罗斯地铁,我认为其实植基于帝国时代的辉煌遗风。大理石的圆顶拱柱连成长廊,加上光泽的花岗岩地面,重复运用在空间设计上,装饰物以耀眼的金黄色搭配宫廷风格,处处显出雄伟气派,但特色是暗藏意识形态信息。

足为代表的莫斯科地铁中枢:共青团站(Komsomolskaya),设计主题激发民族荣誉感。站台从顶端到地面的建筑设计,精美壮观自不用多说,但细节充斥着大量的苏维埃主义画面。

同样的,基辅站(Kiyevskaya)富丽堂皇,专为彰显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人民友谊,触目所及都有代表红色革命的符号,如锤子、镰刀、红星旗帜。纪念诗人马雅科夫斯基(Mayakovskaya)这个站,天花板上的每一个椭圆形龛面,都显示了‘伟大’苏联的不同生活情节。胜利公园站(Park Pobedy),以马赛克拼图构成一面巨幅荣耀战争英雄的壁画。

就算离开莫斯科来到圣彼得堡,被选出是世界上最美地铁之一的阿夫托沃站(Avtovo),以大理石、枝状大吊灯、石雕画梁、彩绘玻璃等,建构出美轮美奂而古典优雅的空间里,仍竖立了一尊列宁雕像。

KOMSOMOLSKAYA地铁站 | 俄罗斯

台湾亚洲之光

台湾地铁算是相当争气,多次名列全球最受好评的地铁车站前十名。这在亚洲国家里还不多见,应该值得骄傲。不过,上榜的作品都不是台湾人自己所设计,只能说台湾人有眼光,有魄力。

台北的剑桥站,以无梁柱、长跨径的悬吊建筑设计,达到现代极简主义的艺术象征,也表现出中国传统龙舟的造型美感,因此荣获独特风格的高评价。建筑设计者是美国捷运公司。

另一个得奖的是高雄的美丽岛站,建筑设计师是日本人高松伸,他把车站改以圆环和弧形呈现,但最引人注目的是,意大利艺术家——水仙大师Narcissus Quagliata耗时四年亲手打造的光之芎顶(The Dome of Light),把车站烘托成梦幻境地。

光之芎顶,以4500片玻璃组合而成,直径约30公尺,总面积为660平方公尺,分成“水土光火”四个区域,分别代表“孕育、成长、创新、毁灭重生”的意义,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体成型单件玻璃公共艺术作品,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玻璃镶嵌艺术的钜作。

地铁原本是一个单调无聊的公共场所,随着时代进步,许多国家都开始重视环境品质的提升。候车站台从过去一片脏乱涂鸦,转变成诠释潮流艺术的空间,连结了环境主体与人彼此的关系,也形成人与人之间默默的交流。

当进入艺术的地铁站台,我想,新的为难是:要不要停下脚步欣赏?

高雄美丽岛地铁站 | 台湾

 

PHOTOS BJ.周 | GETTY IMAGES

 

原文刊登于《品 Prestige》2016年10月号

PIN PRESTIG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