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艺术细胞,受着暴力美学影响甚巨。他的作品会否意识不良?敢于面对舆论,他现身说法。

TEXT 芷欣

社会与道德的规范,让杨子宽Yeoh Choo Kuan深感压抑与挣扎。按捺不住的灵魂,仿佛在他血管里汹涌翻腾,直到血液撑破了肌肤表层,四溅在画布上,方能得到解脱。

同性恋不正常?血腥暴力不良……有多少的事情须放在正常的秤上去量?28岁的艺术家杨子宽说,他热爱从艺术创作角度观察人们的个人喜好,也热衷于探索人体与心理;一般人觉得不正常的事情,更能令他兴致勃勃地想要去了解更多。

他的作品,用色彩表现变化;有风平浪静的,有平和唯美的,有愤怒的,有血淋淋的。

“你可想像,把画当做是人体肌肤,然后对它进行破坏,折磨它,蹂躏它。”此话一出,挺令人震撼。

在Richard Koh Fine Art画廊上,他指着自己的作品解释,他采用了不同的处理方式,呈现不同形式对身体造成的破坏,可说是另外一种层次的诠释,也称为“过程性抽象创作”。

“我的作品概念,皆是以身体作为出发。早期我是画人体形象,后来慢慢延伸出越来越抽象的风格,同样也是以身体为主题。透过颜料与材质,将原本形象化的表达变得更具艺术性,以抽象形式彰显画的质感,从而展露作品蕴藏着的讯息。”

创作的时候,必定会有一种情绪作为基础。他直率地说,那是他本身对“身体性暴力美学”的一种迷恋,同时探索敢于面对及忠于自我的心态,让人们内心深处一些被误解、不被肯定的想法呈现在作品中。

画中流露的情感,是他从非一般人的角度观察与探讨得来, 添上自己的想像力,再加以诠释。他说,任何人都可以用自己的切入点去看他的作品, 得到另一番领悟。

杨子宽作品:DEAR CHARLIE, 2014

那些所谓的不良

杨子宽自小喜欢看含情色及暴力美学的电影,感觉是在做坏事, 却又无法远离这个喜好。自小就酝酿的心理,启发了他如今的创作风格,他要跳脱规范,敢于表达。

他认为自己偏向暴力美学的创作,是在揭露有所特殊癖好者的赤裸裸心态。

“很多人的内心深处,皆有着自己的欲望,甚至是恐惧;有者坦荡面对,有者害怕社会的眼光而刻意隐藏。因此,对于‘个人自由表现’这回事,我特别有想法。

我的作品,可以说有一部分是我的影子,但我本身没有我的画那般猖狂及野性。实际上,我本人比较文静且含蓄,行事作风一切从简,与我的画风相差甚大。”

我问他,是否怀疑过自己有人格分裂?他笑说顶多是情感压抑,并非人格分裂。

初期,创作对他而言,纯粹是一种抒发。把压抑情绪画出来,发泄完后,就会恢复心灵上的平静与舒畅。

尔后,他开始理智思考关于人类情绪宣泄的源头。他从心理层面探讨,透过书籍了解心理学与人类行为,才洞悉当中牵扯了人性、社会问题、政治影响等因素。

或许,很多人会去定义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再随着社会的规范与标准定义好人与坏人、正常与不正常种种的区分,导致人类的行为被束缚及压抑,再间接透过其他方式,做了错误的发泄。

他说,如今透过虚拟的社交平台观察人性,反而能看到更真实的人类行为。

“若真的要去理解,有很多心理层面的东西可以探讨, 从一个人的家庭影响、教育环境及个人经历来分析,其实都事出有因。

现实社会上有很多这样的问题人物,例如台湾杀童事件,假设之前能得到自我抒发,比如透过艺术来宣泄负面情绪,这些不幸事件是有可能避免发生的。”

杨子宽作品:MEDIUM RARE, 2015

创作过程两阶段

谈及感性与理性,杨子宽说,虽然创作需要情感基础,但是如今他已经能够抽离情绪,从第三者角度观察心理、绘画及创作不同的层面。

“创作过程中,思绪的源头跟自己的情感,有一定的连接。当中有两种层面或是阶段,第一,是在创作前,艺术家本身情绪的形成,思绪追溯到自己过去的经历,一些可能自小就累积的情感再次被挖出,在回想及感受它的时候,思绪是浓烈且感性的。到达了第二层面,那是当艺术家决定要执行创作时的情绪,当下会比较冷静及理智。

好比分手时,你是痛彻心扉的,但是分手后过了一些时日, 你便能用文字理性地记录与看待分手这件事。这便是我在创作时的思绪转换。

关于抽象创作,是一种艺术语言,跟每个人都能达到一定的沟通与些许共鸣。”

杨子宽作品:OH LA LA LA LA, 2014

远离人群心自在

访谈结束后,摄影师请杨子宽到画廊中央。拍照时,他显然不爱看镜头,我问他原因。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喜欢拍照,我觉得摄影机会偷走我的灵魂。”

不管在杨子宽的生活世界或是艺术世界里,他一直将自己——与人群隔离。

“我有群体焦虑感。人多的地方,我感到特别不自在。加上我喜欢依照自己方式做事情,不喜欢妥协与配合;为了不与他人有意见上的冲突,更多时候我宁愿选择独处,看起来我就是个我行我素的自私鬼。”

习惯一个人的生活,渐渐地促使他成了一名宅男,“学习” 与“思考绘画”,是他的生活重心。

没有所谓的社交活动,枯燥苦闷吗?勇于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张扬着自己的态度,他说他在画中大胆着,自由得很呢!

杨子宽作品:SERIAL SCRATCHER, 2015

Photography IAN WONG

原文刊登于马来西亚版《品 Prestige》2016年7月号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