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辈子与建筑为伍的两名得奖女建筑师,对城市、建筑……有何想法?

Text 秋雁

 

建筑界权威的普利兹克奖(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2020年颁发给并肩合作逾四十年的一对爱尔兰女建筑师:70岁的Yvonne Farrell和69岁的Shelley McNamara。

她们是该奖4 1年历史里,获此殊荣的第四和第五名女性。曾获颁此荣誉的另外三名女建筑师是2004年首名女性得主ZahaHadid、2010年与东京建筑事务所SANAA拍档西泽立卫(RyueNishizawa)一同领奖的妹岛和世(KazuyoSejima),以及2017年得奖的RCRArquitectes三名建筑师中唯一的女性Carme Pigem。

1978年,Farrell、McNamara和另外三名建筑师联合创办GraftonArchitects,后来五个人走剩她俩。她们的作品包含大量的教育类建筑、住房项目、文化和公共机构;擅长引自然光线,以水泥、石材建造雄壮并充满活力的建筑物。

普利兹克奖的评审委员将她们的建筑作品形容为一个个好邻居,有提升和改善当地社区、使城市的运转更良好的能力,还说:“作为传统上(并且至今仍是)以男性为主导的职业领域中的先驱,她们开创模范性专业道路的同时,也为其他人点亮一盏明灯。”

 

最重要的

 

“建筑影响每一个人。人们问什么是建筑?我们的答案是:最重要的东西。因为我们正在构建人类的生活外壳。”Yvonne Farrell说。

两位女建筑师认为,建筑是人类生活的框架,不单提供人们栖身之所和归属感,也将人与外部世界连接。欲理解她们琢磨出的“最重要的东西”,要从启蒙她们对于建筑兴趣的故事说起;不约而同,都和童年回忆有关。

ShelleyMcNamara忆述,小时候拜访住在爱尔兰古老城市利默里克(Limerick)的姨母。“这是一栋十八世纪的巨宅,坐落在优美的主街区,姨父在一楼经营以红木布置的药房,而姨母利用门厅上方的一个房间开办一所小型蒙台梭利学校。这唤醒了我对房子的好奇心。我至今清晰地记得空间和光线带来的感觉,这对我而言绝对是一个启示。”

爱尔兰 都柏林 帕内尔广场文化中心PARNELL SQUARE CULTURAL QUARTER | RENDERINGS Picture Plane 这座未完工的8000平方米文化中心,为服务120万人口而设计,届时也会是附近现有的都柏林中央图书馆延展出的一片新天地。 具现代感且层次分明的文化中心,与1986年开放的图书馆形成新旧交织的融合。

烙印在Farrell心里的“人类生活的框架”则是她成长的奥法利郡(Offaly)塔拉莫尔(Tullamore)小镇的模样——错落的街道和广场、石头搭起的仓库、精心建造的房屋和一条运河。

“每到春天,城郊的一片橡树林里有漫天遍野的风信子。大自然感觉如此亲近,触手可及。我儿时最初的记忆之一,是躺在家里的小型三角钢琴下面,仰靠着地板上的垫子。母亲在我上方弹钢琴,这件胡桃木乐器下充满音乐旋律的美妙空间,已经刻入我的意识里。”

Farrell认为,建筑物在某程度上“像是一台巨大的情感时钟,你可以在其中某个角落读取或感受时间的流逝。”

 

公民角色

 

以设计教育类建筑居多,曾于大学任教的Farrell和McNamara,把大学建筑比喻为“一种微型城市”,而一座城市必须履行公民角色。

两人是都柏林大学(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建筑学院的同窗。1976年毕业后,留校任教直至2009年;也曾是耶鲁大学建筑学院、哈佛大学设计研究学院的客座教授。

身为教师,她们从自身经验中提取知识,馈赠给未来世代,期许下一代能继续贡献社会。于她们而言,教学是一项双向工作。“我们向学生学习,同时希望学生也能从我们身上有所获益。”

以学生、教师和建筑师这三个不同身份接触大学建筑,她们认为大学就像一座微型城市。以首个海外项目——米兰博科尼大学(Bocconi University)为例,设计过程考虑到三个层面:教授与行政人员的办公室、宽敞的课室与聚会场所,以及学府所在的城市。

意大利 米兰 博科尼大学BOCCONI UNIVERSITY | PHOTOS Federico Brunetti、Alexandre Soria 建筑师在城市中打造出一个感觉像是“由楼阁庭院组成的校园”,获得2008年“世界建筑节”年度建筑大奖。这座石材 幕墙建筑,划分为三个不同部分:令人瞩目的大礼堂(包括下沉空间)、底层的流动空间、悬浮式体块。作为焦点建筑,大礼堂的 通透元素,使光线充溢整座建筑,也吸引路人走进室内。

“我们的工作本质,在于了解各个群体的不同公民意识,并尝试找到一个架构,来应对当中存在的重叠群体,从而加强彼此间的关爱。”Farrell说。

博科尼大学一楼的公共空间及其上方遮盖的浮动顶篷,便是校园与城市之间建立起的社区。

两名建筑师认为,城市最大的问题是保护或创造社区意识;城市的意义在于共存,人们应该以彼此的陪伴为乐。

法国 图卢兹 图卢兹第一大学经济学院TOULOUSE SCHOOL OF ECONOMICS | PHOTOS Dennis Gilbert 位于加龙运河的一处转弯,其地理位置,对于校园乃至整个城市至关重要,故建筑师将周围环境元素融入这座地上七层地下两层的建筑的扶 壁、墙体、坡道、回廊、庭院等。从办公室、研讨室、露台等每个空间,都能以最大限度引入新鲜空气和自然采光,并且保证通风效果。

 

McNamara加以说明:“人与人如何建立联系?如何让一座城市有民主感、平等感、尊严感?建筑的角色是一个公民角色,因此建筑必须满足Farrell形容的‘陌生人未曾表达的诉求’,也就是当一个人走过建筑时,会对自己的所在地/城市有一种良好的感觉。”

 

本文节选自2021年3月号《品》杂志

 

//

继续看:

佳士得网上拍卖最火的现代画作

四位独树一帜的建筑界鬼才

当红色不代表喜庆

品居:居家在罗马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