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方便出门了,街头空荡荡……发展城市里的钢骨水泥,必须多多注入感性了?有钱人应该选择乘搭公共交通了?知名建筑师主张“实现建筑情感功能”,细听他一番感慨。 

Text JING ZHANG & CY 

什么让人们想要来这个地方?

这个问题像一盏明灯,一直指引建筑师/设计师兼发明人Thomas Heatherwick 的建筑 / 设计工作。他说,走在因为新冠疫情而变得空荡荡的街头,这个问题尤其关键,毕竟“很多人可能意识到他们可能再也不需要外出”。 

社交,一直是人们生活与工作的重要部分,突然的“隔离生活”虽然带来新鲜感,然而在全世界还在重新校准“什么是安全的社交,什么是安全的距离”之际,Heatherwick坚信:“你我都需要人与人交流所带来的幽默。” 

因此,热衷于公共设计的他认为,这个世界需要“感性建筑”。为建筑和空间注入感情,是在当前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重要的任务。 

这样的想法,扎根于他童年见得多的环境:枯燥无味没有生气没有人情味的公共空间,以及追求“先考虑功能再想其形式”的战后建筑。 

“我热衷于追求(建筑 / 空间的)功能,但有一个功能总被遗忘——情感。” Heatherwick认为,情感这东西,常在考量规则与效率的笼罩下被忽略。解决方案:打造一个让人们“身在其中感觉更好、促进社交”的空间。 

“你看莫斯科地下地铁站,已经八十多年了,但是精美的瓷砖让人惊叹,还有壮观的吊灯。可能你计算这些瓷砖和吊灯的额外成本很高,不过试想:每天有20万人看到这个装潢,乘以365天,再乘以80 年,这个数字就是这些瓷砖吊灯给予人们的情感价值。” 

在他理想的发展城市里,“所有富有的人都选择乘搭公共交通”。 

中国 上海 1000 TREES 2021年 预计今年竣工,宗旨:在高密度的上海 城市中创造一座绿丘。这个混合功能的项 目,建筑结构主体由树木构成,外形仿若 山丘。从地面延伸到顶端的混凝土结构是 可容纳千棵树的种植容器,因此得名。

如何不重复? 

所谓建筑与空间的情感功能,不纯粹来自美学。建筑和空间,必须有独特个性。 抵制全球都市中心统一化,阻止“灾难性的沉闷”,激发Heatherwick与他的工作室设计出个性鲜明的独特作品。 

Heatherwick的创意在全球皆能引起共鸣,许多破天荒作品令人印象深刻, 如2010年在上海世博会为英国馆设计的 “种子大教堂”、纽约哈德逊广场的蜂窝造型Vessel、重新设计伦敦著名的红巴士,以及造型独特的鹿儿岛日本寺庙,无不证明Heatherwick创作时绝不容许沉闷地重复。 

左页 美国 纽约 VESSEL 2019年 16层楼高的蜂窝造型公共艺术建筑,是纽 约曼哈顿一个地标性社交空间,2019年 正式开幕。该项目的最大挑战:如何设计 一栋不会淹没在周边摩天高楼之中的独特 建筑,同时又必须能促进人们交流。

“人生苦短,不能浪费时间不断重复自己。我更感兴趣的是,为某一个地方发明一点什么……我喜欢的地方,都是很有个性的。” 

Heatherwick以奇特构思,以及所谓的“未来建筑”(有些奇妙得仿佛来自另 一个世界,但不是一般概念中的未来主义)开创新潮流,核心精神是使空间更人性化。 

展开新项目时,他和团队从分析问题开始,并着手寻找能为城市带来机遇的可能性;设计空间时,完全围绕着由人来驱动的多样性需求。 

“每一个项目,都是一个与人交流的机会,激起人们的兴趣,并以最无声的方式试图成为一种解毒剂,来消除大多数重大的城市新发展中渐渐出现的迟钝和平淡。”Heatherwick感叹:“所有公共项目都很难做,差一点什么就做不出来。” 

由亿万富翁迪勒Barry Diller和 Furstenberg-Diller家族基金会资助,今年中竣工正式开放的纽约Little Island (浮岛),建造耗资2亿6000万美元,花了近九年的时间;在设计上和工程上都极为复杂,面对了法律、政治和技术方面的种种挑战。迪勒、前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纽约市长Bill de Blasio一起伸出援手,工程才没被喊停。自开张以来,公众反应令人鼓舞。 

Heatherwick在自己家乡伦敦提出的花园桥公共空间计划,一样面对经费与政治问题,最后在2017年告吹。 

中国 上海 SEED CATHEDRAL 2010年 响应上海世博会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设计的英国展馆,外表插 满六万根透明的纤维管,每根装有一粒种子,被称为“种子大教堂”。该 设计展现植物资源的重要性,启示世界运用新观念,通力合作,共同应对 城市发展带来的挑战,如气候变化。

有人情味吗? 

Heatherwick坚信,给予人什么样的感觉,是任何建筑项目或空间的功能之一。 他也强调,要为建筑和空间注入感情。2019年开放的Vessel,是为了将人们聚集在一起,鼓励人与人之间互动,而不是一个仅供观赏的“大白象”。 

他通过约46米高的154阶梯级的核心设计,实践“建造有意义,人们可使用及触摸,产生共鸣的建筑”目标。 

讽刺的是,这个为了鼓励访客爬上探索与互动、原应该是充满感情与人情味的梯级,对某些人而言,竟是个无情的地方。Vessel自2019年3月开放,有四人爬到高处坠下结束生命,目前因为今年7月发生的第四起坠楼事件而二度关闭。 

纽约城市学院Spitzer School of Architecture德高望重的讲师 —— Jacob Alspector接受美国《CNN》采访时说,建筑环境影响我们的感受和行为。对于四面八方被混凝土、玻璃摩天大楼包围的Vessel,他认为: 

“它有点无情,它非常花哨,也非常冰冷……这不是最友好、最给人安全感和有包容性的空间或结构。它有点空虚。作用何在?只是为了让人爬上爬下吗?” 

他补充,感觉自己被世界孤立者,在这里或许会更感失落。

万事万物皆有两面,不能因不幸事件就否定了Heatherwick的设计。尽管学者对Vessel的设计提出的评论负面,但 “建筑环境影响我们的感受和行为”这 一点,与Heatherwick主张“实现建筑情感功能”的理念,其实不谋而合。归根究底,建筑与空间应该考虑到使用者。 

热衷于公共设计的Thomas Heatherwick说,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有个性且真挚的地方,因此 建筑和空间都该有让人“身在其中感觉更好、促进社交”的情感功能。

要怎么持续? 

疫情后的城市都在重新调整——少有人迹的办公高楼、空荡荡的大街,这些地方如今的使用量,只是过去的很小比例。 

  如果城市中心里任何时候只能有更少人,Heatherwick认为“发人深省并且改变了一切”。 

“人们要的,是有个性且真挚的地方。当前局势,假如我们倒退,而不把握让周围环境 / 世界人性化的契机,那就太可惜了。” 

随着社会趋势的改变,他鼓励从“感性、大众视觉水平”角度来思考,而不是把人类视为大机器上的齿轮。 

这对城市的未来有什么意义?很多地 方,尤其是亚洲,已放弃建造更多戏剧性的钢筋铁骨城市天际线。 

香港太古广场大事翻新,披上温暖光彩与流动曲线;把Coal Drop Yards 从工业废地变身伦敦热点;或是为利兹(Leeds)的癌症患者设计Maggie’s Centre,Heatherwick的作品中都注入饱满的情感,也结合自然元素,满目绿意。 

明年即将完工的上海黄浦江畔的“天安千树 ”— — 种植1000棵树的多用途综合项目,不仅让住客或游客宾至如归,完成后每年能吸收21公吨的二氧化碳。 

“(吸收二氧化碳)不是我们这么做的最大原因,我们所考虑的是整体感性体验。”也包括随着时间而改变的元素。 

具有“情感可持续性”的地方,饱含深情,对使用者有特别意义 —— 这是 Heatherwick的坚持之一。对他来说,一 切必须回归到心灵。 

 

*本文取自2021年9月刊《品》**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