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轻轻就成为成功人士、致富,之后要做什么?傅俊强体验过“什么都不做”。结果,新冠疫情爆发了,他拳脚展开…… 

Text 真挚 

超级跑车跟咖啡机有什么关系? 曾经拥有一辆Lamborghini Gallardo超跑,傅俊强Alvin Poh用了11个月后卖了,因为觉得费时费力保养维修。他以咖啡机做比喻: 

“比如,我喜欢喝咖啡,人家说何不买个胶囊咖啡机?是,很不错,但我受不了那么多繁琐的事情:买胶囊、把水装进水槽、机器要有个台面安置……我就爱即溶咖啡,或黑咖啡不放糖不加奶,直接加水就喝,超快,超简单。我拥抱简约主义,不喜欢维持保养。” 

傅俊强现年37岁。他跟合伙人创办的互联网公司Vodien Internet Solutions 大约在四年前,以3000万新元卖出,两人平分。也许你会以为超跑是“横财到手”(当然不是横财)之后买的。不是的,Vodien售出前,他的年收入已经有1100至1200万,盈利约4百万新元。 

退下职场迷茫 

2018年7月离开联合创办的公司(售出后为更好地交接,继续留在公司一年),傅俊强的生活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头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我感觉非常迷茫,因为17年来,Vodien就是我的生命,我的身份。卖掉后,每天醒来没有事情要做,不必到哪里上班,不用为公事 找人,或人家来找我,或跟我报告什么,或讨论什么。别误会,我不是在抱怨。这段经历其实很好,让我好好地思索。” 

傅俊强说,这种迷茫感,促使他做出决定,于2018年11月离开新加坡,去旅行、看世界、探访朋友。

  “我把所有身外物卖了,剩下的所有物装进两大袋,一袋存放在父母的家,一 袋背了去旅行。” 

第一个目的地:蒙古。

“因为一个朋 友刚好要去,听起来不错,而且没有去过。我告诉自己,不要错过不同的体验。 (这个朋友是你Vodien的合伙人?)不是。他是个恋家男人,有四个孩子,不怎么旅游,我们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 

傅俊强单身。从2018年11月08日的第一站,到2020年2月29日从日本滑雪胜地白马村回到新加坡终结旅程,多数时候他一个人跑,间中几次回到新加坡几天。从他的行程明细数一数,16个月内他去了亚太欧美等18个国家,到过36个地方,其中一些地方去了再去。 

  “老实说,我想过退休,但退休后能够做什么?也许跟运动有关的东西。

旅行期间,我多次参与了单板滑雪运动,有150天是在下雪的地方——主要在日本,也在新西兰两个月,在那里上课并考到单板滑雪导师证书。但一个人教几个学生,对我来说时间的使用效率太低。然后我的创业精神蠢蠢欲动,想到也许可以开一家滑雪学校……想了很多,脑中徘徊的都跟创业有关。” 

需求造就创业 

傅俊强的创业精神,自小养成。他出身普通家庭,母亲是诊所助理,父亲干杂工。 年纪很小时他就懂得赚钱,曾经看准同学对印有各国国旗的橡皮擦会感兴趣,他买了一大堆转卖给同学。 

要赚钱,因为父母给的零用钱只够在学校课间休息时买东西吃。“不是穷到 

没东西吃,但若放学后要跟同学玩、去走走,我必须自己去找钱。念中学时,我曾挨家挨户卖玩具电动钢琴。” 

钱用来买球鞋?“不是。通常买跟电脑游戏有关的东西。我花很多时间在电脑上,常玩电脑游戏,哈哈!” 

17岁还在新加坡淡马锡理工学院念电脑科系的时候,他跟同学开始为人家设计网页和网站,两人一起创立Vodien,辛苦拼搏。公司后来从设计网页转变成网站托管(web hosting)公司后,生意蒸蒸日上,工作团队增长至150人。 

再后来,即2017年,Vodien被澳大利亚上市公司Dreamscape Networks以 3000万新元收购。值得一提的是,他后来捐出了25万新元给母校 —— 新加坡管理大学设立奖学金,奖学金以他为名。那时候,他无疑是登上了事业高峰,下一步只能走下坡? 

VALENTINO大衣 连帽汗衫 牛仔裤

下坡另辟蹊径 

“下坡”走在异国风光中,傅俊强的思绪百转千回。 

  “那段时间,我每天醒来后问自己接下来一天要做什么?

熟悉的人不在身边,一整天的时间都是自己的……渐渐地我明了到底’什么推动我’(whatdrivesme);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要追求的是什么…… 

以往我认为退休就是什么都不做,但那是很糟糕的事。我算是尝试过了,虽然不是什么都不做。我一边旅游到处跑,一边学习东西,但也许那是漫无目的,比如学习单板滑雪、看到这些那些新的东西。 

因为这样,我回来了。” 上面说的“糟糕”,是英文terrible, 

糟糕、坏透、可怕之意。整个用英语进行的专访中,他说了多次terrible。 

“拥有一部好车,应该是好玩、令人愉悦的事,但对我来说是terrible。有一次车子爆胎,我召了拖车服务,那时候是交通高峰时段,在路边等拖车来时,一个驾着摩托车的人指着我嘲笑。当天晚上我得飞出国公干,但这款车子的轮胎一般必须预定,而且已经傍晚店都关门了。 

小时候,为了赚取零用钱,我曾经帮同学做作业,向他们收费。结果被老师抓。我当时还想:我做错了什么? Terrible!哈哈哈!

进入初级学院,我发现学习生活跟中学一样制式化,课业很多……Terrible。 当时我只想要学习电脑。在那三个月(当时会考成绩公布前,大家先以学校成绩进入初院预读三个月),我转去理工学院就读(念信息通讯)。 

那是我生命中自己做的第一个重大决定,以往都听从父母的安排。

开始创业时,我还只是个叛逆、充满怒气的十多岁小子。面对不知道对自己网页有什么要求的客户,跟客户起了口角。Terrible!我后来反省,知道以后不能够再这样……” 

傅俊强在新冠疫情大肆爆发前回到新加坡,创立了新公司Super Scaling。如今,他说:似乎已经重新投入了新一段创业之路。 

“现在有了Super Scaling,我的目标很清晰,能够为他人献力、带来价值。” Super Scaling的营业目标:帮助创业者扩大公司规模,加强创业社群之间互助合作。傅俊强以指导者身份传授经验,协助客户(学生)改善公司的发展策略,建立适当的企业价值观和经营思维,从而有效达至创业者的营利目标。 

接受访问时,他有18名客户,每周跟他们会面一次,面授机宜。 他还把自己的创业秘笈和心得等付梓成书,在7月上旬推出《Super Scaling: Systemise, Break Free, and Skyrocket Your Business to Millions》(大致意思:大幅扩大规模:系统化、冲破藩篱,飞速增长成为数百万元公司)。这本书浓缩了他17年的心血和努力(可到书局或上网 superscaling.com购买)。 

未来计划是什么? 

“当然是进一步发展Super Scaling。 此外,我也在探讨创业,比如,再次经营 一盘生意。(做创业指导不是新生意?) 不,做这个固然很有满足感,但我希望做不一样的东西。(跟科技有关?)对,偏向科技,但还没有实质的计划,因为现在花很多时间在Super Scaling。” 

相信傅俊强的创业精神,将再度迸发新光彩。

原文取自2021年9月刊《品》杂志

 

Photography JOEL LOW 

Art Direction ANG POH LEE 

Styling FELIX WOEI

发型 SEAN ANG USING DYSON HAIR 

化妆 WEE MING USING SHU UEMURA 

造型助理 JESSICA KHOR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