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的头盔、护具,‘打’过后很累很喘,如何叫他爱上?剑道,一辈子修炼的“道”,从中他变了……

TEXT JOSHUA PANG

终于,轮到压轴的主将上场了。

黄枫伟Christopher Wong一身剑道服,戴护具,持竹剑,准备与对手进行一对一比赛。短短五分钟内,两人相互击打,一场激烈刺激的打斗终于结束,裁判记了点数,宣判黄枫伟的对手胜出。

黄枫伟缓缓拆下头盔,累得直喘气,但他一点也不沮丧,相反的,他异常兴奋——对他来说,这根本就是一场圆梦之役.

梦幻之役

这场景发生在今年5月,在日本举行的第16届世界剑道锦标赛。暌违18年,赛事重回首届主办国日本举行,这场意义非凡的剑道锦标赛在东京武道馆展开。

原本黄枫伟在上一次代表国家出赛后已萌退意,但得知2015年这场锦标赛是在东京武道馆举行,当下取消“退役”念头,这场锦标赛,他无论如何不能错过。

“对剑道爱好者来说,东京武道馆就是我们的圣地。我曾经参加六次世界剑道锦标赛,这次在日本抽中对美国队,而且被安排对到美国的高手Christopher Yang。他是美国男子剑道国家队队长,能够与这名大将交手,我觉得很荣幸。”

遇强则强,每个运动员都渴望在战场上遇到旗鼓相当,能互相切磋的对手。能与这位凑巧与他同名不同姓的高手交手,黄枫伟虽败犹荣,这场梦幻之役圆了他的梦,为他的世界锦标赛经验划下美丽句点。

时尚 | KENZO夹克外套、丝质领带及CANALI衬衫

神秘战衣

采访拍摄当天,请黄枫伟带来他的“战衣”一起入镜。沉甸甸的剑道服、头盔和一把竹剑,单是穿上已费一番功夫。拍了半小时,他满头大汗。

拍摄结束后,我帮他把这副装备拿到他车子,他开起车尾箱时笑说,每次练习结束后,全身累透动不了时,都会埋怨自己干嘛选了装备如此厚重的运动。

“如果是打乒乓,不就轻松许多了?”他说。

会选择剑道这项运动,算是无心插柳。今年47岁的黄枫伟,30岁那年突然动念想学一门有益身心的运动。他看过有关日本武术的读物,认为日本武术正好符合他的需求。

恰好他就住在日本人俱乐部附近,了解并接触后,从此爱上剑道。“我认为剑道很酷啊,头盔、护具、竹剑……尤其戴上头盔后,有那么一丝神秘感。”

在日本,剑道与武士的关系密不可分,可以说剑道是由武士们发展出来的。传统武士们的特质:忠诚、勇猛、遵守规矩、重视尊严声誉,都一一融入剑道运动当中。

随着时代发展,剑道已渐渐脱离日本走向全球化的世界,成了一项纯粹的体育运动,但其中内涵仍旧深远。

剑道蕴藏了东方哲学的智慧,讲求气、剑、体一致,以静制动,不变应万变,柔能克刚,这些特征在剑道里都能体会到。

剑道也很强调精神力量,透过它可以训练出一种处变不惊、心静如水的沉着,用来应对危机和压力。

修心养性

黄枫伟坦言,自己一开始接触剑道,也以为能学会一身功夫。“但原来学剑道等于学自律,我的脾气大,从中学会控制情绪,培养耐性。”

30岁时才学剑道,起步不可谓不晚,但黄枫伟立志追回失去的时间,在练习时比其他人都落力,愿意花更长时间掌握剑道技巧。往好的方面想,当时而立之年的他,比很多年幼的剑道初学者都成熟,除了更有自律,也更能适应艰难的训练。

剑道讲究礼仪,有各种必须遵守的规矩,要尊重对手,礼貌对待练习场。比如踏进练习场,就必须整齐摆放鞋子,进出练习场也要鞠躬,以示尊重。

若然性格中带着一点年少狂妄,可能就没办法领会剑道的精神。

黄枫伟是一名职业律师,我认为他的专业和他对剑道的热诚,是相辅相成的。

剑道考验眼力、步法及应变能力,须打击有效部位才能得分。问黄枫伟怎样才称得上是一名厉害的剑道选手,他解释:

“所谓的厉害,就是反应要够快,剑道主要攻击对手身上四个部位,面部、腹部、手部和刺喉,技巧来来去去都一样,但是必须不断精进提升,快速逮到机会攻击。这是非常具挑战性的,因为每次交手状况不同,要懂得应变,攻其不备。”

抓紧机会,乘胜出击!身为律师的黄枫伟,对这一点感触甚深。当了20年职业律师,黄枫伟最近创立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

“学习剑道,锻炼出来的体力和专注力,用在生活其他地方也已一样受用,都是必须用一辈子来修炼的‘道’。”

CHRISTOPHER 黄枫伟

剑道装备

采访前夕,黄枫伟刚刚从槟城回来(他带团北上参赛)。退役之后,他将心思用来栽培年轻一辈的剑道爱好者。

黄枫伟在马来西亚剑道界名气很大,他是第二名考获剑道六段的大马人。更傲人的是,他第一次考六段就考上。据悉,剑道五段以上都被称为老师(Sensei),而且不容易考,很多人考了多次都失败。

考获剑道六段后,黄枫伟为了奖励自己,在日本量身定制一套剑道服、头盔和护具。那木质的护具色泽非常漂亮,上面有淡淡的印花,手工质感很细致,一看即知价格不菲。

我说这真是极品。他苦笑说,一买回来就得忍痛看护具被对手狠狠击打。

他的心疼是可以理解的。这一整套量身定制的装备,共花了他两万令吉。

“其实,剑道装备从几千块到几万都有,剑道并不是大家想像中那么拒人于千里外的运动。”

剑道运动看似激烈,但在日本,许多七八十岁的老人家也都还在练剑道。马来西亚剑道协会(MKA),早在1970年代初期就在吉隆坡创立。

不再参加世界锦标赛,问黄枫伟接下来的目标是不是考剑道七段?

“七段要隔六年后才能考。我没有想那么多,现阶段专注于培训新人,然后到各国旅游,与各地剑道爱好者切磋技艺。”

黄枫伟每次出国,都会联络当地的剑道爱好者,并到该地的练习场与他们交流。他的行李中常常不乏剑道装备,见剑如见人,剑道俨然成了他生活很重要的一环,是他毕生所爱。

他说,学剑道,不会说学了十七年或成了老师,就宣告毕业。

我想这就是剑道指的“道”,让人穷尽一生,慢慢地把体能训练到极致,把心志锻炼成钢。

 

Photography IAN WONG
Styling WEECHEE

 

原文刊登于马来西亚版《品 Prestige》2015年10月号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