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科医生总是同骨头打交道,所以要很有力气,很大只?错错错!陈淑娟谈关于骨折、关节损伤、膝盖痛等等这些事。 

Text 真挚 

Photography JOEL LOW 

陈淑娟医生Dr Tan Sok Chuen长得娇小秀气,每次跟别人说起她的职业,或病人第一次看到她时,多数者很感讶异:怎么骨科专科医生是一名女性,而且跟想像中的“大只”完全不符? 

人们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毕竟说到骨科,不了解的人脑海第一个闪现的是接骨师傅(至少我是这样)。陈淑娟希 望纠正大家的错误想法。 

“我们的工作是涉及让骨折复位。当我还是外科实习生,第一次踏进骨科手术室时,的确看到很多强壮的医师,但开始 协助进行手术后,才知道一名好的外科医师其实不怎么须要用力。 

经常,那些似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医生 (你知道他们没使牛劲),他们病人手术后的情况都非常好。当时我就想,也许我 也可以从事骨科外科,因为骨科手术并不需要你多有力才能取得好效果。 

事实是,绝大多数的骨科手术,医生都不怎么用到力量。即使在极少情况下须用点力时,旁边的外科助理可以帮助,而且手术室还有许多器械工具可用。” 

陈淑娟估算,新加坡的骨科外科医生中大约只有5%是女性,身高不到160公分的她同样能够胜任,她鼓励更多女性从事骨科专业。 

BOTTEGA VENETA连衣裙

自小就喜欢动手 

陈淑娟与同是骨科专科医生的丈夫,在 2021年4月开设了一家名为Hip & Knee Orthopaedics的髋膝骨科专科诊所。是的,两人都专攻髋膝科,而陈淑娟据说更是新加坡唯一的女性髋膝外科专科医生 (hip and knee surgeon)。 

又骨科又髋膝科,是不是有点混淆?

不奇怪,自小就希望当个外科医生的 陈淑娟,在大学念医科时开始对骨科有所认识,也才知道外科还有“骨科、普通外 科、神经外科、心脏手术等的细分”。 

小时候,陈淑娟自然玩过扮医生的游戏,想当个动手术的医生,则是因为喜欢“动手”。 

“自小我喜欢做手工、玩Lego积木和拼板玩具。我喜欢制作东西,喜欢自己组装家具,喜欢用双手做东西。(那报考大 学时,是否考虑过念建筑?)考虑过。但我也很喜欢跟人接触,所以当时觉得自己会更喜欢医科,尤其是给病人动手术。”

问她为什么喜欢骨科,她说:“因为骨科手术的成效明显,而且效果如何可以客观得知。比如,给病人骨折修复后,能 够走路是明显可见的成果。又或者做了膝关节置换手术,原本膝部疼痛得不得了, 或者之前可能久坐轮椅,手术第二天看到他们可以走动了,看到他们不再疼痛受苦而感觉良好,给我很大的满足感。而且, 从X光片看,人工关节组件的位置是不是准确无误,或数据上是否达标等效果,都是可客观衡量的。”

骨科医生到底做什么? “我们处理任何跟肌肉骨骼系统有关的损伤,如皮肤、 手臂、腿部上的创伤。还有感染问题,如 手部、腿部、脚的软组织感染(soft tissue infection),以及任何跟骨骼、关节有关的疼痛,如背疼、髋部痛、膝痛等等。” 

BRUNELLO CUCINELLI双排扣外套 LORO PIANA毛衣 长裤
TIFFANY & CO. TIFFANY HARDWEAR LINK黄金耳环

不一定得动手术 

陈淑娟和丈夫曾经在加拿大及英国接受培训,那里专门做关节置换(arthroplasty) 的医疗中心,给了他们成立髋膝骨科专科诊所的灵感。 

陈淑娟解释,他们的诊所也好似医院骨科专科里的髋膝部门,而这样一个专门的髋膝诊所,在新加坡还是第一家。 

“人们对骨科的认识越来越深,知道骨科的涵盖面很大,有脊椎、肩肘、髋膝、足踝科等,一旦身体某部位的关节有问题,希望能找到最适当的医生。因为我们两人专攻髋膝手术,有这方面的专门技能和经验,一直希望能够开一家髋膝科医疗中心。” 

我想到自己下楼梯,有时感觉膝盖隐隐作痛,也许是问题的开端,而周遭听说做过膝关节置换手术的人越来越多,我问陈淑娟这类手术是不是越来越普遍? 

“是,主要因为人口老化,更多人活得更长久,患上关节炎或有关节问题的人将越来越多。 

我们要提供病人最好的医疗方案。有时候,手术不一定是首要考虑的方案。根据文献和从我们经验来看,动手术对某一些病人是最好的,那我们会建议那些成功率可能有80到90%以上的人动手术。 

但如果打针或服用药物或物理疗法能起效用,我们绝对会先采用这些方法。当这些疗法都尝试了,而病人跟我们都认为无效时,我们才会建议动手术。” 

尝试把时间分隔 

手术、病人,如今还多了运营自己诊所的问题,可以想像陈淑娟和丈夫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 

“谈工作、谈诊所……至今有时在家还会谈这些事情,但我们一直在尝试把时间分隔开,家里的时间全部给我们六岁的儿子,不把跟专业和诊所相关的事带回家。 

夫妇俩曾在不同地方接受培训,目前也是不同医院的顾问医生,经常互相交换专业心得和看法;对病人来说,似乎看一个医生,也获得另一个医生的意见。因为是夫妇,应该不会各“留一手”吧?

“对,对。我们都给对方非常真诚的反馈。例如:我觉得那样做不恰当、应该可以做得更好、最新状况显示这不是最好的方法……

我们各有强项,就经营诊所来说,他处理财务、账目方面的能力比较强,而我的强项是跟供应商、业务伙伴接洽等。” 

说到在家扮演的角色,她说:“我们是不同‘部门’的主管。对孩子,他扮黑脸我是白脸。” 

最后问41岁的陈淑娟,当一名骨科外科医生的最大乐趣? 

“做手术很好玩(fun),也很有挑战性。最大的满足感,是看到原先无法行动的病人在我给他动了手术后,能够自行走 动了。 

我觉得膝关节置换手术是一种成本效益极高的手术,看到病人不再受膝关节疼痛折磨,能走路了,真是最好的成果。” 

如果有那么一天,必须做膝关节置换手术了,会不会让丈夫来执行手术?她直接回答“会”,然后说:“但我也要让他知 道我的看法和意见。” 

/

Styling FELIX WOEI

Art Direction ANG POH LEE

发型 EDWARD CHONG USING ANTI-COLLECTIVE|EVOLVE 

化妆 BENEDICT CHOO USING SHISEIDO

造型助理 SHANNAHLETTE LIM 

 

*本文取自2021年12月刊《品》杂志**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