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育,不是挂在嘴边的口号。李祖建博士来来返返,踩进没人去到的野岭森林。有一天如果人们懂得他的苦心,他不孤单⋯⋯

Text RACHAEL SOH

在大学主修生物科技,取得生态学博士学 位,李祖建Dr Lee Jo Kien自认醉心于生态 研究,发表过大大小小相关论文。

对生态这个课题,或许你我感到有些陌生,但一片落叶、一方土地,皆是李祖 建锁定精心钻研、努力守护。

“《Sources of Carbon Dioxide on the Forest Floor of Mt Kinabalu》(京那巴 鲁山森林土地的二氧化碳来源)是我发表 过的博士论文。专注研究一项课题,可以 是很寂寞的,因为必须深入探讨其他人未 曾踏足的领域。很多时候你根本没有可以咨询的老师、参考的文献,感觉上根本没有人懂你在做的事。”

他为了该论文的采样程序,在2011至2015年间,多次往返坐落于沙巴州的京那巴鲁山森林。

 “当时以研究人员身份,得到当地政府的许可和协助,在马西劳(Mersilau) 使用当地的房子进行研究工作。当时唯 一可以深入树林的走道Mersilau Trail,在2015年地震后已经关闭,非常可惜。

我一天内会进行早晚两次的采样。 当你必须独自背着器材,徒步登山一个小时,再花上数个小时设定器材和取样,再花一个小时回到工作室,整个过程与人完全零交流的时候,更能感受这份孤寂。”

话虽如此,他还是乐此不疲。

“那个时候智能手机还不盛行,我背相机到山中,趁着等待取样的空隙拍摄奇珍异兽。”

他巨细靡遗向我形容森林景色、遇见过的虫兽。准确来说,这场访谈进行了接近三个小时。

“学者和一般民众间有一道墙。如果 一个专注于学术和研究工作的技术人员无 法用最浅白的话语,将知识和理论分享给不同人,那这些数据就无法发挥作用。这也是我选择加入非营利组织的原因。”

用对的语言

2006年,李祖建曾在WWF(世界自然基金会)担任三个月的顾问,提供可续性棕油种植相关研究报告。

“棕油总是成为环境污染的代罪羔 羊,这是因为人们不够了解整个情况。棕 油提供能源,但它只是一株植物,本身不 会对环境带来破坏,伤害环境的是经营棕油生意的人。(比如)过度使用农药、单 一品种耕种等,会造成土地疲乏,或无法 继续使用。只要我们能好好规划和管理种植园, 棕油地一样可以提供农产品和维持可续性。我们必须把这些知识和技术传达给更多人。”

过程中,与不同阶层和领域的人士进行对话,李祖建认为是最大收获。

“非盈利组织,是由一群充满热诚的人组成,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自己的专业为社会做出贡献,但总不能一整天把‘去种树’、‘保护森林’挂在嘴边。商人在乎收益,你必须站在对方的立场,提供能满足 对方要求的方案。”

李祖建说,很多机构会透过CSR(企 业社会责任)计划,与非营利组织合作, 打造正面的品牌形象。

“对方有资金,我们(非盈利机构) 有技术,只要达成共识,就能发挥最大成 效,所以用对的语言沟通,是一门技术。

2011年起,我就与ASEAN Youth Ambassadors(亚洲青年大使)这个非盈 利组织一起,为Subang Perdana的弱势 孩童和少年提供周末课程教学。

这里的孩子年纪从9 岁到15 岁不等, 所以无法在同一个时间教导(所有)课业 内容。于是我挑些有趣的影片和当下的热 门课题,在课堂上分享,主要目的是引导 他们独立思考,并且勇敢表达自己。我认 为很多很有天赋的孩子被忽略了,原因就 在于他们不懂得如何说出想法。”

李祖建参与自愿工作,从中也自我训练一番。

“这让我学会站在不同的高度,与不同的人对话。我在非盈利组织工作时,须面对不同领域的管理阶层、机构总裁等, 发表合作计划、筹得资金事项。比起一般上班族,我有更多机会了解社会精英的想 法,学到领导者在经营组织时的考量。这是很珍贵的经历。”

非盈利含义

继WWF之后,李祖建加入另一个非盈利 组织Tropical Rainforest Conservation and Research Centre(TRCRC,热带雨林保育和研究中心),专门为保育龙脑香科植物出力。

“龙脑香科树是伐木业追求的宝物, 是木材市场上重要的产品,但是这种植物生长周期长,很多时候未到开花繁殖期 (每五到七年)就被砍伐,所以导致很多 品种濒临绝种。

TRCRC的任务:记录和追踪马来西亚 的龙脑香科植物所在地,并且在开花季到 树林采集树籽,进行培育和移植。

包括我在内的组织人员会到森林里, 长时间弯着腰,一颗一颗捡起掉落在地面的树籽,带回保育中心种植,最后移植到遭砍伐和破坏的森林里,进行重建。

很多人以为,非盈利组织就是不收钱 的慈善机构。实际上,保育环境和修建森林涉及专业人士,这一连串的工作都需要经费。非盈利机构意味着不会从经营中赚 取利润,但我们仍会通过合作计划得到资金,作为支付团队的酬劳。”

他说,在非盈利组织工作,比起一般上班族来得更有挑战性。

“非盈利组织靠不同的研究或合作计划筹得经费,所以这些资金来源是不稳定的。规划资金,并在不偏离组织愿景和专业的前提下,多元化收入管道就是最大的挑战。

例如,我先前负责的Central Forest Spine计划,就因经费问题喊停。

我们会不断构思可以执行的点子, 与其他机构寻求合作,进行全新的研究和 保育计划。我目前正在负责与欧盟合作的People for Peat计划。简单来说,就是负 责保育东南亚各国的泥碳土地,避免任意 开发导致的烟霾问题。”

 

尽最大的力

听了李祖建道出的种种经历,不禁觉得他很伟大。到底是什么驱使他这么做?

“我是基督徒。对我来说,我不是在 为谁打工,我服务的对象是上帝。我听从圣经中的教义,常问自己:你是否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尽了最大的能力?

我想要趁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做更多事,尽心尽力。我可以坦然面对失败,因为我从不追求完美。一个人是否能用昨天的错误,当做今天的课题,改变明天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就算环境保育工作是漫长又艰辛的旅程,只要我知道自己付出的努力能一点一 点带来(好的)改变,就足矣。”

/

Photography IAN WONG

Styling LAWY 

化妆 CAT YONG

发型 KEITH ONG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