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跳舞,极度减肥、出车祸,差点丢了命。但是她说:“我的全世界就是舞蹈。我才知道不跳舞,简直要了我的命。” 但是最后,她能够选择不要跳舞…… 

Text 秋雁

全职妈妈郭娜Grace Guo说,舞蹈在她的灵魂里。访问那天,她请我吃巧克力。我当零食吃,郭娜却当一餐吃。同一颗巧克力,两种不同的滋味。 

曾是专业古典华族舞蹈员的郭娜,家里有个练舞室。这间房,有一堵墙是一整片落地镜,镜前装有把杆。向着落地镜的那堵墙整个被打掉,装上玻璃。玻璃墙外,是个小庭院,装置了一棵约五米高的“艺树品”;从铜红色叶子上流下的水,发出清澈声音,很安神。这棵‘树’投影在练舞室的镜子里,给在里头练舞的郭娜一个唯美意境。 

这间练舞室,是老公送她的。

“本来想做健身房,我想加个把杆,平时能练功(练舞), 运动,压压腿。他就想,一定要帮我实现这个,所以找人特别设计,加了专业把杆。他很支持我。把一整个空间留给我。 

我老公也特别喜欢舞蹈,他是中国舞蹈家协会的顾问,我们因为舞蹈而认识。他很支持我跳舞。他很希望结婚有家庭有小孩,但是他知道我喜欢跳舞,所以在我毕业到结婚中间有一年, 他非常支持我去跳舞。他知道舞蹈是我的梦想,是我努力了十年,世界里唯一有的东西,在他到来之前,呵呵。所以他说:如果你不去实现你的梦想,我怕你以后会怪我。” 

北京舞蹈学院毕业后,郭娜在老公祝福下,参与兰州歌舞剧院的《大梦敦煌》,到处巡回,实现了演出舞剧的梦想。 

“之后他希望我回归家庭,我也愿意,因为在(组织)家庭之前,他非常支持我(跳舞)。那么之后,我也要支持他。” 

郭娜今年才31岁,约九年前结婚,和老公育有三名子女。当 时,二十岁出的舞蹈员,花样年华,为什么舍得放弃苦练十年才 有的‘舞功’,相夫教子? 

 “我老公是我的初恋。”郭娜一脸甜蜜说。

11岁到23岁的人生全献给舞蹈,郭娜婚后毅然放下曾是她生命全部的舞蹈。现在跳舞对她而言,“纯粹是嗜好,passion”。 

BOSS丝质连衣裙

冬天 黑暗孤单 

舞蹈是郭娜妈妈的梦,但是自己没机会实现,所以交托给女儿完 成。11岁的小孩还没来得及想像未来,就离开哈尔滨家乡,离开 父母的保护,一个人到北京生活,住在寄宿学校。 

“学舞蹈很苦,很辛苦,小朋友一般都不愿意吃苦。不光是舞蹈本身,包括各方面的独立,都很辛苦。回忆起那几年,是非常黑暗的,11岁的小孩子什么也不知道。 

北京的12月份,冬天很冷,风很刺骨。学舞蹈,首先要控制体重,从11岁开始,减肥的话题就伴随着我。都是非人的减肥方法。11岁是小朋友长身体的时候,但是我们却不可以吃。每天都要拿一个秤去教室,老师一来,我们就一个一个上秤,谁如果长 一斤,老师就会罚款,长一点就被罚出去跑步。 

我们一般早上六点起来,六点半开始,无论冬天还是夏天, 都要到外面的操场去跑半个小时才上去练功。最深刻的是孤单, 天还没亮就在寒风中,绕着操场一圈圈跑,还不可以吃饭。我减肥减得最厉害是比赛之前,真的什么都不吃。 

以前参加比赛,都只是跳独舞,六七分钟而已。但是短短几分钟,我必须排练一年,没天没夜地练习。最长的记录是,从早上六点半进练功房,到晚上十一点才出来。(间中不吃不喝?) 会给我送饭,但我基本不吃。水是一定要喝的。实在没有力气的 时候,就吃几块巧克力。” 

入魔 赌上健康 

因为当专业舞者有很多规定,因为天生的好强性格,郭娜不惜拿 健康当赌注。还在舞蹈学院时,她减肥减到走火入魔。 

“当时很瘦很瘦。舞蹈学院的老师从来不会让自己的学生增 肥,我是唯一一个例外。全系老师都说:拜托你去增肥吧! 

同学给我取外号:小幽。因为我太轻了,像幽灵,走路没有声音,没有气息。他们有时回过头,发现我在他们身后,会吓 一跳。” 

18岁的姑娘才40公斤,郭娜减肥坏了身体,健康问题困扰她整整三年。期间,妈妈带她去求医。 

“你这孩子再这样下去就完了。”医生一句话,让郭妈妈崩溃。郭娜却没放在心上,继续拼命练舞。妈妈每见女儿一次,就哭一次。 

 自己的健康和妈妈的泪水,值得吗?得到了想得到的吗?

“那个时候觉得值得。一到台上展现那几分钟,就整个从身体到精神上的满足。就是很享受舞台。 

嗯……我就是有那么一股劲儿,想做就要做到最好,要不然就不做。只要开始了,就一定要做到最大的极限。当时,就是一 个‘冲’字。那时候还小嘛,没有想过什么健康之类的。我的全世界就是舞蹈。后来也确实有拿奖。 

也不能说我只是为了得奖。是通过这些历练,我觉得从人格上,我的性格,都有很大的影响。我是一个很有韧性的人,也是 一个只要有目标就不放弃的人。如果没有这些经历,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执着。” 

差点没命 懂爱 

还不懂事就被妈妈送进舞蹈学院的郭娜,受访时多次笃定地说, 舞蹈是她的全世界。她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真正爱上舞蹈? 

“我肯定已经爱上它很长时间,但是我不知道。”语毕,叙述了她与死神擦身的恐怖经历。 

2001年1月,郭娜还未满18岁,被老师选上,和同学到美国巡回演出。时逢美国几年来最冷的寒冬,大雪天赶路发生车祸, 三辆车翻了两辆,郭娜撞伤左肩胛骨,腰椎骨折。现在忆起,她仍心有余悸。 

“其中两个同学当场没了。我算是在里面,受伤比较重的。当我开始恢复的时候,我发现身体不像以前,一动腰就疼,下腰的动作做不了。是车祸后遗症,我的腰椎骨头有点错开,很多动作被局限。 

当时看了很多医生,有的说须做手术,有的说没得治,反正有各种意见。还有医生说‘你以后就不要跳舞了吧’。当时我才发现,真的是撕心裂肺地疼。 

我付出了这么多,一下子不能跳了,才知道我有多喜欢舞蹈。我才知道不跳舞简直要了我的命,所以当时我没完全听医生的话。” 

车祸让郭娜领悟到生命的脆弱。

“人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以我知道我喜欢什么,我就要去追求。” 

她笑说,不听医生的话才有奇迹。因为她坚持跳舞,才在毕业后实现了参与舞剧的梦想,在结婚前演出《大梦敦煌》。 

车祸也让她追回了和父母失去的时光,才知道父母深爱她。

“回来后,一下子整个人懂事了。因为从小独立,在家养伤才感觉到,父母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对我的珍惜。以前家庭环境还不错,花个钱也大手大脚的。在家休养,看到他们工作的辛苦,赚钱的不易,人一下子长大了,成熟了。” 

鱼与熊掌 舍一 

舞蹈路上经历这么多,我觉得舞蹈给郭娜太多泪水。她听了,淡 淡地说,欢乐只在台上。 

忍不住,我再问一次:“值得吗?” 

“爱就是这样咯。你明知道它有时候不值得,但就是喜欢,就是爱。所以我没有后悔过。跳舞这个特长,陪伴我成长,塑造我的性格人格,给了我很多磨难;受了这么多苦,我会珍惜之后的生活。舞蹈让我有韧性、坚持,磨掉了我的好吃懒做。” 

也因为经历这些,她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不能又要事业又要家庭。 

“人生没有说你喜欢什么,就可以一辈子拥有它。上天为你关了一扇窗,会给你打开另一扇窗。我有三个孩子,我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现在就是拿它(舞蹈)来修身养性。现在我知道我的家庭更重要,不像以前,只有舞蹈。” 

与其说她懂得放下对舞台的眷恋,我倒觉得,她学会爱她的家庭。 

访问结束后,吃着郭娜请我们吃的巧克力,想起她吃巧克力的辛酸过去,心里莫名起了涟漪。 

你吃的巧克力,是什么滋味?

/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Styling WILSON LIM

发型与化妆 JOEY CHAN USING CHANEL 

*本文取自2015年12月《品》杂志**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