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人生一个大劫,戏里船沉了,他没有倒下,还开豁、积极筹备开拍新片《追捕》。回顾他带病完成电影《太平轮》,那份决心,出自于爱和承诺。 

Text ANNITA HO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主编佳静一直很想做一篇吴宇森的专访。一年前访问章子怡时,这位影后说,吴宇森导演值得等待。 

到底吴宇森是个怎样的人,能让章子怡如此说,又让佳静如此期待? 

章子怡曾说,从刚接触吴宇森本人,到电影《太平轮》拍摄完成,她感觉到他的人生价值观改变了许多。我问吴宇森,他同意这说法吗? 

“我觉得我生病以前,拍了很多电影,有些还蛮受欢迎,人也就比较自私一点。(拍的)电影都是讲义气、侠义精神、帮人啊,但这些电影往往都带有个人情感,凭自己的感觉去拍。因为我(在现实生活中)有这样的友情,就花多一点心思把那种友情浪漫化。作为一个导演,其实更应该去关怀这个世界,把爱发扬开来,推广出去。 

我觉得我是关心这个社会的,但不够。我一直很想帮助穷困地区的小孩,让他们能够有一本书。这都还没有做到。 

拍《太平轮》的时候,我把自己放在一个比较客观的立场,有三段爱情故事,也讲到人在灾难的时候,需要更多的力量,需要更多的人去帮助其他人。戏里面也有一个信息,在最危难的时候,要迎面接受挑战,同时帮助更多的人。” 

他相信爱情 

吴宇森让太太与次女吴飞霞参与演出,《太平轮》里发生在动乱时代的爱情故事。不少记者问吴飞霞,在她眼中,吴导是一个浪漫的人吗? 

“浪漫?有时候吧。或许我不常看到,但他很贴心。他时常为家人准备晚餐,从来不把工作带回家。他还把自己的故事,融入电影中,这种巧思很感人。”吴飞霞以英语回答记者。 

听到女儿如此说,吴导立刻补充:“浪漫是一种情怀,我有这种情怀,但在生活当中,我是很害羞的,不懂得怎样去表达浪漫。有时候下班回到家,顺便在院子里摘一朵花,给太太。 

年轻的时候就表现多一些浪漫,因为年轻时喜欢跳舞,跳华尔兹,有好几次我带着她在舞池中不停地转,就像戏里头黄晓明和宋慧乔一样。 

片中,黄晓明一条腿不好,我也是。他在片中是个将军,却从不把战争带回家里,不让夫人见到世界残杀的这一面,我在现实生活中也从不把工作带回家。我要让太太生活过得好,被关爱。这就是我的浪漫。” 

看完《太平轮》上下集两部电影后,我体会了他的爱情观。 他说:“我相信爱情,我觉得爱情可以带给很多人希望,有活下去的理由。” 

三段爱情故事,不同经历,或是天人永别,或是至死不渝, 或是阴差阳错才走在一块儿;但就是让你感受到,爱情存在于各段故事中,还有爱的惊人力量。 

虎父无犬女 

“生病期间拍《太平轮》,很辛苦,但家人很照顾我,让我感受到很多的爱。我觉得内疚,我太工作狂,没有多少时间跟他们说话,听他们讲话。 

每一次看到孩子们,他们又长大了。所以以后我会减少工作,尽量跟他们在一起。我的女儿喜欢演戏,我都不知道,我一 向以为她是往编导这个方向发展……” 

吴宇森不无感慨地说。原来吴飞霞在美国一向担任他的助理,也拍过短片,所以他误会了。 

“她在念书时,已经跟我说过她想演戏,我忘了。我当然不反对,但也希望她得到多一些磨练。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从演员(舞台剧)开始,也形成我对演员特别的重视,更了解演员的 感受。” 

吴导认为,演戏对女儿来说,是个很好的训练,在《太平轮》中她演得不错,很用功。中文表达能力还不是那么好,但每句对白,每个剧情,她都了解。多争取一些演戏经验,有助于她日后当导演时,更懂得怎样跟演员交流。 

“我监制过她两部短片,她很细心,有理念。我们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在于镜头的运用。小小一个短片,她可以动用蛮大的机械、起吊机。” 

所谓虎父无犬女,看来吴导的衣钵,有女儿可以继承了。

说了一定做 

“我太太劝我减少工作,但我就是养成一个习惯:要就不做, 做就全力以赴!我重视承诺,答应过对方,就要把它完成。像 《太平轮》,是我生病以前筹备的。 

知道得了癌症,静下来,我不希望戏还没有拍,这样子就走了,因为所有演员对我的期望很大。大家都觉得,有这么多大明星来参与,每一个都是主角,也不计较排名、戏分多少,机会很难得。 

大家都喜欢这个故事,觉得目前在电影圈能够拿到一个好的剧本很不容易,所以大家付出很多心力。那时候,我觉得我不可以再病下去,一定要好起来,履行我的承诺,拍好这个电影。” 

换一个角度想,或许正是这种坚持,给了吴宇森动力,坚持下去,四次手术战胜淋巴癌。 

他妥协了? 

有人说,吴宇森是为了让别人对他改观,才拍《太平轮》这套比较文艺的电影。 

“我的动作片也有浪漫元素,那是兄弟之间的感情,人与人之间善与恶的两面性,斗争或是妥协。拍爱情故事,是因为我太喜爱1960年代的电影,如《齐瓦格医生》(Doctor Zhivago)、《乱世佳人》(GonewiththeWind)。男性电影拍多了,但我觉得,我拍女性电影也会拍得好。” 

这段话中,吴导提到“妥协”二字。无独有偶,有些人也认为,后来吴导把电影转成3D拍摄,还硬生生把电影分上下两部,是向现实妥协了。 

“从2D转成3D拍摄,是因为戏里有很多大场面,如战争、沉船的场面,用3D来拍可以更有气魄。拍起来,比较麻烦一点,演员、角度比较多,还有焦点的问题,每个人都要看得清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难处,因为有蛮多限制。 

其实我觉得,电影还是2D的比较好,以绘画心情来拍。我很讲究构图,以及人物之间的交流和关系。3D电影有时看起来不那么真实,每个人跟物体,像是建筑跟车子,看起来像玩具;但后来的处理,是有它用处的。” 

老实说,原本在看过《太平轮》上集后,我也跟很多人一样有点失望,因为看不到重点宣传的沉船场面。 

后来仔细一想,分上下两部,从六位主角各自的角度,去看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反而加深了吴导想要观众去感受,那种对人性的透彻了解,还有爱情的多面性。 

所以,当我读到不少文章都以“吴导妥协了”,或是以票房数字来评论这部电影的好坏时,的确有点感慨。 

传来吴宇森正筹备翻拍经典之作《追捕》,向已故日本影坛硬汉高仓健致敬;以及之后他将重返好莱坞,拍摄美国版《喋血双雄》的消息,我喜忧参半。 

喜的是,吴宇森并未被击倒;忧则是,难道吴宇森真的打算从此放弃开拓新戏路? 

但我也只能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原文出自2016年3月刊《品》杂志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