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世界文化遗产,她用心记录马六甲的变化,默默将最真实的马六甲保留下来。从街头聊到街尾,边走边访问,本刊实地感受这份守护心。

TEXT TRACY LOW

2008年7月7日,马六甲正式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从此,游客大量涌进,马六甲的发展与变化急速前进。从前宁静的古城,变成今天热闹的世界文化遗产核心区域(core area)。

我们专访赖碧清,一个出生在马六甲鸡场街的道地人,看她如何见证马六甲的变化,又如何为古迹历史的保护贡献一份力。

赖碧清说:“对待历史时,你不能用今天的角度去批判或理解,因为,在不同的社会和年代,会有不同的价值观。”

曾在吉隆坡《星洲日报》总社担任助理编辑长达20年,2008 年发起了《讲古堂》(深度导览活动)和各种讲座会,2012年开始做“带马六甲人认识马六甲”的深度导览行程和“文化付费”活动。她策划古迹影像导览工作坊、出版书籍、步行导览等,都习惯以记者身份来记录现在发生的事情。她说自己不是专家,只是个做浅报导的小人物。

时尚的《品 Prestige》对上文化遗产守护者,看似两条平行线毫无交流,却息息相关。这两点,以“复古”之名交汇,古城、传统文化和历史瞬间转换格调。

“当怀旧变成潮流,你就是时尚了。”赖碧清说。于是,打着“时尚”之名,我们开始了这次探索马六甲文化遗产之行。

我为什么在这里

原名赖碧清,以笔名欧阳珊出版她在报章的专栏摘要合集,包括2008年出版的《古城遗书》、2011年出版的《浮游老街:世遗马六甲》、2016年出版的《马六甲行脚》。2007年6月,她以马六甲为主题的专题报导《红墙》一文,荣获“花踨文学奖”报告文学组优胜奖。

当我们在鸡场街和荷兰街取景拍照时,就能看出来她在马六甲鸡场街的地位。她的名字像是古代城门的通行证,让我们拍摄时通行无阻。只要打着“赖碧清”的名号,我们可以在几十年的老店前,将街坊也一起入镜;平时不让游客拍照的剪纸艺术人家,接受让我们拍照……

河口今昔 赖碧清主张“马六甲从河口开始”。访问当天,我们就在马六甲河口见面,从原本的物物交换码头和河口银行,开始谈马六甲。人事已非,如今,码头已改建成高级酒店;当时的银行建筑,也已经变成连锁时尚品牌。

这是我第一次做访问时从街头聊到街尾,从路上聊到当地人家里;从单一采访对象,到和几个当地人同时交流。有一瞬间, 我仿佛像是在和文化遗产对谈。古城老街里的街坊,不就是这里的精髓吗?

她坦言,1999年从吉隆坡回流马六甲时,她对这个家乡其实不熟悉。由于工作需要,她开始探索马六甲,了解到一个旅游城背后的文化遗产。她形容,探索马六甲的工作,像是走在一个大花园,里面是想像不到的深邃。“我挖啊,挖啊,挖到最后,挖到的是我自己。”

她自问:我为什么在这里?

她的想法是,马六甲古城区域就是一整个大古董,可在里面生活的人物,才是灵魂。虽然已经成功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但马六甲如今面临了“只剩驱壳、少了灵魂”的情况。

与时并进固然重要,但应该如何拿捏处理,是很值得探讨的问题。

余力面对商业化

跟着赖碧清一面走一面聊,我像是穿越回去1960及1970年代的马六甲。

“文化为什么没有价值?那是认知上的误差。我们有移民民族的心态,将生存摆在首要条件。当我们还没有搞懂尊重文化,我们的品味品质便不达标。西方国家,拥有生存以外的余力,去做一件让自己品质修为更高一层的事。”

她认为,要有余力,才能有生活品质。

古城商业化,是不争的事实,也是全世界被列为文化遗产的区域都会面对的问题。我问她,喜欢以前宁静但被遗忘的马六甲古城,还是扬名海外、人满为患,但还是被忽略的文化遗产?

“商业化不是真正的问题。”她的观点是,古董、建筑物本就是为人而建;问题是,为谁而建?为怎样的人服务?服务的人数有多少?服务的人群懂得爱惜它吗?

大部分人不知道文物的价值,不懂得如何保护,在不经意中损坏它。比如用现代化方式来经营建筑,留下文物的壳,却流失了当中的精髓、灵魂等元素。

“从前和现在,两种面貌各有好处,我们不需要去后悔曾经做过的事情。尽力修补不圆满的地方,才是办法。世界文化遗产是多元文化的产物,要学会包容,才会生活得更愉快。” 她说。

马六甲人 赖碧清发起“带马六甲人认识马六甲”步行导览活动,因为她发现道地人并不了解自己生活的地方,就连她自己也是每接一份新工作,就会发现马六甲的另一种面貌。

“大部分马六甲人,或许不知道文化遗产的详细内容,更不要说怎样去保留和增值。当中有些人比较重视如何捡现成的遗产,来消费和获利。”

她认为,马六甲人已经习惯面对这些古迹,也许不会觉得自己的城市有什么了不起。“了不起”不存在好或不好的价值判断, 但如果能做到“知道”和“了解”马六甲,便能将它发展成一个有品质的旅游城,探讨马六甲独有的吸引力和卖点。也惟有在里面生活的人,才能保护马六甲。

文化保护的延伸

当新闻从业员多年,赖碧清有着“怀疑东西”的职业病,引领自己去探讨更多,证明某种学问或观点。她怀疑,文化的价值在哪里?文化的价值在现代又有何用?

她最近有个想法,想要把她写过和收集过,关于马六甲文化遗产的照片、文章等资料普及化,做成一个人人可以共赏的分享性资料库。

“我希望有企业能用真金白银来支持文化活动。在台湾,这是件很平常的事情。他们办文化讲座,让人民有文化的概念和修养,提升整体社会的文化涵养。

中西方文化上的不同,真实反映在教育上。受西方教育的孩子,被灌输必须回馈社会的观念;而大部分受东方教育的人,却会觉得这很无聊,因为那是不赚钱的东西。”

文化付费 赖碧清其实很乐意投入发展这个计划,手头上也有足够资料。再者,只要不做商业用途,她之前在报章专栏发布的文章和照片,也已经获得报馆版权豁免。接下来要处理的问题,就是技术、时间和资本问题。

“当你从事文化工作的时候,你是赚不到吃的。很多人都有那种靠友情来卖人情的观念,觉得是朋友,拜托一下,就能免费得到文化上、设计、摄影等等的帮助,殊不知别人的专业,也是糊口赚钱的技能。”

于是,她将“文化付费”的活动乐捐制度带入马六甲,开办《讲古堂》,透过她的镜头和观点,带人们深入探索马六甲的历史与文化。

“一向来,在马六甲搞文化好像是乡团的事,都是免费的。但一个人要应付正职和营生已经很累,也很难有多余的资金去养文化。”于是,推行文化付费最初的想法,只是希望给做文化的人和喜欢享用文化活动的人一个互动机会,收费和付费,并在前面加上“文化”二字,标示出文化的领域和活动。

“文化付费”从压迫感较小的乐捐方式开始,到后来渐渐固定收费。她希望文化最终可以成为个人的志业。“有志趣者可以以此为业,文化才有可能正常提升,而不是免费和附送品。”

賴碧清引用信息产业的代表李开复的话:“以后人的工作会被机器人取代,那么人剩下什么价值?”她认为这和我们探讨的“文化有什么价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最后,人的感情、思想、爱心、服务无法被取代;文化如是,人是其中的灵魂。

若想真正感受马六甲,赖碧清给你的建议:走慢一点,以它的步伐来生活。

 

Photography CHINTOO
Art Direction SHI YEE

 

原文刊登于《品 Prestige》2017年8月号

PIN PRESTIG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