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铜色,让他更红透。表明不谈自己只谈工作,我们尊重。但在只有十几分钟的谈话时间里,他谈到了自己。这个访谈最大的收获:古天乐的内心世界。

TEXT ANNITA HO

哪种艺人最难访?是惜字如金,还是其‘保姆’抢着回答,答案一箩筐的?访问古天乐,给我一种“保护色早已成为第二层皮肤”的感觉。但尽管我功力不深,也成功得到一些答案。至于是否雾里看花,请自行定夺吧!

黑色,总带给人神秘感。根据颜色心理学,黑色是权威、高雅、低调、创意的象征,同时也意味着执着、冷漠、防御。

要古天乐用一个颜色来形容自己,他选择了黑色。是因为黑,最贴近他的真正本色?还是因为黑,是最佳保护色?

为什么晒黑

关于黑的话题,其实并不是以古天乐最喜欢的颜色展开,而是我对他的印象。

让我开始对古天乐这个演员有些微记忆的,是他在1994年加入香港无线电视台(TVB)后的第一部,也是唯一的长篇处境喜剧《餐餐有宋家》。有印象的原因,不是他的演技,而是他与剧中饰演他三姐的黄金己莹,是他出道二十余年唯一承认过的女友。

即使隔年他便得以独挑大梁,出演《神雕侠侣》的杨过,在1996年《天地男儿》里的角色也颇吃重,但我对他的印象,始终停留在“青靓白净、好看的艺人一个”。

直到他突然把自己晒得一身古铜色,还把长发剪短。人人认为他man了很多,我却觉得他戏路开始广了,戏味泉涌而出。至今,无论是电视剧《美味天王》里憨直到令人发笑的厨神乔柏高、《烈火雄心》里历经沧桑的消防员刘海柏,或是《刑事侦缉档案IV》里我行我素的干探徐飞,都让我深刻记得。

他把重心转移到拍电影,在所参演过洋洋洒洒的几十部电影中,诠释过的经典角色,更是不胜枚举。所以,我的第一道问题便是:当年为什么决定晒黑?

“我从还未入行前就已经很爱晒太阳,所以没什么特别原因。还有,晒黑后不用怎么化妆。”他如此回答。

所以,当年盛传你是靠日光浴机晒黑的,不是事实?”

“是(真的)。”

“那是因为你太忙,没时间做运动晒黑?”

“每天都要拍戏,哪来的时间?放假时才有(时间),所以晒日光浴机好些。”

“晒黑,是为了不需要花太多时间来化妆?”

“只要你翻看我拍的电视剧,会发现我都没化妆。回家要睡觉前,不需要浪费太多时间卸妆。”

决定如实(虽然从广东话转为中文的过程中改了几个字,也稍做补充)记录访谈,是因为整个访谈中,除却两道问题,他都是以简短答案回应。

唯一让他不假思索便回答的,就是我要他用一个颜色来形容自己。

“黑色。”

“为什么?”

“我喜欢黑色,穿衣服也是以黑色为主。”

“没有任何特别原因?”

“没有。”

“从小到大都是?”

他想了想后回答:“是!从小就是。要不就是蓝色。(深蓝色?)没所谓。浅蓝深蓝都OK。”

访问开始前,我无意间听到,古天乐的经理人和这次邀请他到新加坡的Tod’s品牌代表的一段对话,说古天乐也是迟至去年6月才决定开设自己的IG(Instagram)账户——因为总觉得在网上分享私人照片,不符合他酷酷的性格。

向经理人请教,是否有禁忌问题时,他回答:私人的事不提。因为要说的,早已被报导过千百遍。经理人甚至说,香港已没狗仔。

吃惊过后,我想了想,的确,智能手机的普及,让人随时都可以拍照后立即上载到网上。隐私,早已荡然无存。或许,把一身保护色紧紧披上身,才能真正明哲保身。

PHOTOGRAPHY WEE KHIM l STYLING JOHNNY KHOO l 时尚 CK CALVIN KLEIN人造棉大衣 棉质长裤 TOD’s 棉质衬衫皮革腰带 皮革手包皮革球鞋

说电影监制

这个访问进行的前一天,拍戏拍到很晚的古天乐,一早直飞新加坡,一下机便赶到摄影师Wee Khim的摄影工作室,为《品 Prestige》和《AUGUSTMAN》两本杂志拍摄封面;然后还要到滨海湾金沙,为意大利精品品牌Tod’s的新店开幕站台。

时间有限,古天乐一到,打过招呼后,赶紧换上提供的服饰,连续拍摄两组照片,专业非常。也因此,原本担心得转而用电邮访问的我,终于有机会和他坐下来,聊了十几分钟。

为了安排这趟行程,工作早已排得密密麻麻的古天乐,当晚就得离开新加坡,回香港继续工作。

“我在赶拍两部片子,没什么时间睡觉,日夜颠倒。”当时他说。其实即使不说,我也能从他脸上的疲态,感受到他有多累。问他当初如何入行。也庆幸自己问了,因为网上的答案不一定靠谱。

“之前的工作,是带人去拍那个(音乐伴唱带),之后才自己去拍。”古天乐表示。“也不是(因为带人去拍)看出了兴趣,所以决定亲自上阵。反而是,因为找不到人才自己去拍。”因缘际会之下,他得到加入TVB的机会,并在完全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之下,一加入就有剧拍。

然而,好的开始,并不代表一切会顺利。

说的不仅是当年几乎断送掉他演艺生涯的一段往事——尽管他曾出书写过,但现在已不愿再谈。几题与工作有关,原本该算安全的问题(像投资、歌唱,还有慈善),也被挡了下来 。

所幸是,换了个问法,结果迎来他最侃侃而谈的一次回应。

“那,电影监制的身份能说吗?其实真正想问的是,印象中香港电影业沉寂过一段日子,拍电影为主的你,是否想借此——也就是以演员以外的身份,为复兴香港电影业做出些贡献?”

“监制?可以。”之后他停顿了一下,想了想,继续回答。“我不知道如何解释给你听,因为要说的话,可能是一篇论文,几天都说不完。但我觉得,你所看到的是,可能近一两年有一两部新电影,让几位新晋导演得到奖,所以你才特别留意。其实香港一直以来都不断有新导演,也一直都有新电影在拍。

只不过现在(香港电影业)可能比较着重于大陆市场。我想在1990年代尾期,2000年开始,转变最大的就是,(大家想)要正式进入大陆市场,在各方面都有些变化,无论是演员的组合、文化、题材等,或是国内(中国)的政策,我们须要去了解,才能制作很多不同的电影。但没有说是停了很久,只不过是中间有个摸索期,大家要去适应。

我想这几年,大家开始明白到怎样去产生一部电影,又同时融合到两地的文化。但始终会有这个问题(文化差距)的存在,因为中国真的很大,不同的地方,可能又有不同的民情。我觉得电影就是电影。这几年还好些,香港电影会多元化一点。”

 

欲知更多关于古天乐的访谈,点击下篇

原文刊登于《品 Prestige》2017年5月号

/

Photography WEE KHIM

Styling JOHNNY KHOO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