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画画,也收藏画,一箩箩甜美回忆浮现在画作上。艺术收藏家,累积快乐,积满一个大仓库。

Text 秋雁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王天发Ong Teng Huat喜欢画画,也收藏画作。二十年来, 曾有人出价要买他的画,但他自谦是业余画家,从来不卖。前不久,有同样喜欢画画的收藏家朋友出价要买他的画。对方好话说尽了,王天发仍坚持不卖。朋友于是把自己一幅画作送给他。王天发收到厚礼,惟有回礼。 

提起这个趣事时,王天发还未回礼;考虑送出的,是他用丙烯酸漆(acrylic paint)创作、最新完成的一件作品,就挂在他的公司会议室里。 

对比其他展示在公司里的彩墨画,这幅画散发现代感而且抽象,色彩缤纷非常突出,风格也迥然不同,有他近期着迷的,澳大利亚土著画和印度Madhubani画风的影子。 

我会用可爱来形容这幅画。有点像他本人:个儿不高,一头白发,脸上戴着眼镜,说“画”时总会哈哈笑,和蔼有趣。

 

仓库藏宝 

王天发67岁了,是个从事运输业的生意人;因为热爱艺术,把公司的仓库改装成私人艺术馆。足足三层楼,总面积近七万平方英尺,而且需要非常精准的气温控制,还有严密的保安系统。 

五楼是最新扩充的收藏展览空间,面积达三万平方英尺,入门便看到新加坡知名画家白荣盛的水彩画。这里还展出新晋艺术家的作品,当中不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东南亚街景。 

四楼有个藏‘精’阁,里面展示的是他的林子平画作收藏中的精华之作。有一幅名《街边食摊》(136×67.5cm),是已经不复存在的牛车水旧街昔日的热闹喧哗,让他不禁感叹这座城市的改变。 

王天发喜欢林子平画笔下的牛车水昔日光景

三楼展览空间,给人走进博物馆的感觉。里头的天花板高10 公尺,装置橙色灯光,陈列的是东南亚画家的油彩画,还有林子 平的16英尺(约5公尺)巨型画作;有书法,也有牛车水和驳船码 头的过往光景。 

被大幅书法吸引,因为有别于一般白纸黑墨,这些书法作品,底色灿烂,有红有蓝,字体显大开大合的气势,似字又像画。 王天发解释,这是林子平约十年前的新尝试,当时已经八十多岁的他孜孜不倦,开始创作抽象化与风格化作品;从书法开始,之后延伸至彩画。

“要完成这样大面积的画作,具挑战性,考验的是作者的毅力、联想力、控制力,还需要体力。因为必须分好几次创作,像是在完成拼图,一部分一部分画,但成果要有一气呵成的感觉。 

这些是林子平比较近期的作品,如今高龄94,可想他在创作这些大型画作时,已经多大年龄。”王天发带着欣赏画家、疼惜老友的语气告诉我。 

他在约二十年前,开始收藏林子平的作品;后来从粉丝晋升 朋友,交情甚笃。 

“我最喜欢的林子平作品,一幅是他在农历新年送我的《金桔》,另一幅是他几年前到办公室来,心血来潮,跟我要了纸笔,当场书写我的名字。那一刻,哗……惊喜非常。这是我拥有最珍贵的礼物。” 

林子平画的《金桔》

回忆甜蜜 

在王天发的收藏中,有很多牛车水、新加坡河,还有驳船码头的水墨和水彩画。这些作品承载着他的成长。他的第一份工作在新加坡河,牛车水则有他幸福的回忆。他也是看到林子平两幅画牛车水和新加坡河的作品,才爱上这位名画家的画。 

“我尤其喜欢林子平在七八十年代的作品。他的画,勾起我很多美好回忆。我记得四五岁的时候,我父亲不时会带我们到牛车水,一大早就去,然后买热腾腾的大包子给我们吃。 

父亲从莆田来到新加坡,算是穷人家,大包是奢侈品。当时我还小,所以很期待能吃到大包。小包、叉烧包经常吃得到,哈 哈哈。但是大包就不同,有机会吃就特别兴奋,尤其咬到里头的鸡蛋。四分之一颗蛋,还吃得到蛋黄的那种。” 

昔日牛车水,不只给了王天发天伦乐,还为他和妻子酿造甜蜜回忆。 

“1970年代吧,我二十岁出,刚认识女朋友,就是我太太。 哈哈哈。当时没什么地方可以去,要拍拖就到牛车水,所以那里充满我的快乐回忆。 

我还是小伙子,很努力工作,薪水也不高,周末就和志趣相投的女朋友一起逛牛车水。街上熙来攘往,摊主做买卖,巴刹里小贩宰鸡鸭,很热闹。哈哈哈。那个时候,我在恋爱,所以是回忆里的快乐时光。” 

还没说就先笑出声,可想,这份记忆给王天发多大的快乐。

画的乐趣 

妻子去年的生日,王天发想不到送礼点子,于是自己动手画。这是一幅水墨画,倒横的树枝从画纸的两边向中间延伸,一棵枝上有两只鸟,另一棵还有一只。 

“那一对鸟是我太太和女儿,我就是另外那一只,守护着她们。哈哈哈。我太太很喜欢,这幅画现在就挂在家里饭厅。” 

王天发说,妻子是他的最佳观众、头号粉丝,他画的,她都喜欢。 

“我的工作时间长,每晚都要九点过后才回到家,太太一个人在家,忙家务、看看电视。如果我能在九点之前到家,我就会在花园里画画。画画是我心静下来的时候。画着画着,如果我觉得不错,就会给太太看,让她给意见。她说好,我就继续画。我喜欢当天就完成,有时画到三更半夜,但是满足感很大。” 

王天发说,他必须先静下心来,掏空脑袋,预想题材,才能开始画。心事繁杂时,不可能动笔。“如果那天不开心,就无法静下来画。” 

但是,欣赏画就不同。他的艺术仓库就在办公室,所以心烦意乱的时候,只要走进“艺术乐园”,欣赏藏品,就能瞬间安神。

“像英文单字,pressure和pleasure,读音接近,但意思 完全不同。我的收藏能为我减压,压力(pressure)化为乐趣 (pleasure)。所以我不是为了投资才收藏,也不去想它们会不会增值,主要是我珍惜历史和回忆。欣赏这些藏品,让我快乐,生命也充实。” 

图片里的字,像不像穿着和服的妇人背影?这其实是林子平书写的“逆水行舟”的舟字。

直着练习 

王天发与林子平亦师亦友,后者不只鼓励他画画、练书法,也经常提点他。 

“林子平是个很节俭的人,他叫我用旧报纸练习书法。可是我想,如果写出美丽的字,我要怎样保存?哈哈哈,所以我都用宣纸练习书法,不过买最便宜的纸质啦,最喜欢写‘福’字。 

我算是无师自通,自己练习,从树和公鸡画起,因为这是最容易画的。重复画同样题材,每一次都体悟到画画的新学问。林子平常常给我鼓励,叫我不要气馁,被批评也无须难过。 

我总是画不出直线。后来林子平告诉我,画直线不能一笔到底,要分段画。” 

两次和王天发见面,他都提到画直线。好奇他为什么那么直(执)着,有一股要画好直线的热情。

“我常思考一个问题:下笔的力道,也就是一个人的控制力。我生来是个左撇子。小时候,隔壁邻居是个老先生,他人很好,我经常去他家里玩。可是他很严厉,硬是要我纠正过来,用右手写字。如果发现我用左手,他还会敲我的头。 

(为什么要纠正你?因为古时候封建思想对左撇子的歧视吗?)我也不晓得,只知道旧时代不能用左手写字,可能是华人传统?还是在日常生活里,用左手写中文字不方便吧?

现在,除了写字的时候,我凡事都用左手。画画就不分左 右,双手都能拿画笔。我只用右手写字,因为右手比较能把握写字工具,但就是画不出直线。握笔和下笔的力道,反映在画里或书法里的暗力,让我非常好奇。 

最近有人教我画直线的技巧,就是用菜刀蘸墨,然后压在纸 上。我还没试呢。哈哈哈。” 

画直线让王天发思考力道。我则从他的分享中,体悟到小小 的人生道理:生活,一步一步来,不须要操之过急,因为所有事情,都有它该发生的时候。就像王天发学会“画直线不须要一笔到底”,一点一点画,线更直。 

/

Styling WILSON LIM

 

*本文取自2016年1月刊《品》杂志**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