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顶尖芭蕾舞团的第一个亚裔明星舞者——朴世恩说,她生来就是要舞蹈;努力,让任何目标成为可能。

Text 白驹  

Photos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提供

Feature & Hero Image 演出Harald Lander的Etudes, by Julien Benhamou

《天鹅湖》PHOTO Julien Benhamou

去年,芭蕾舞坛传来了一个重大消息:世界三大顶尖舞团之一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Paris Opera Ballet),创团逾350年来,第一次升任一名亚洲人为舞团的étoile,即“明星舞者”,相等于一般舞团所说的principal dancer。来自韩国的芭蕾舞女演员朴世恩Sae Eun Park(Instagram @saeeun_park),一下子赢得了世人的注目。

朴世恩,32岁,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目前最顶级的16名男女明星舞者之一。

这名1989年12月出生于韩国首尔的舞者,2011年通过考核,以合同方式加入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一年后成为正式成员。

随后几年,她逐步升级,从coryphée领舞(2013)到sujet独舞(2014)到première danseuse一级独舞(2017)。

2021年6月,在舞台上演毕Rudolf Nureyev版本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后,舞团宣布她晋升为étoile,赢得台下观众起立和台上舞者的热烈鼓掌。视频中,可见她优雅激动地流下眼泪。

朴世恩的母亲是一名钢琴老师,爸爸在韩国Samsung三星公司任职管理人员。十岁起在首尔学习芭蕾,一开始学的是偏学院派的俄罗斯流派芭蕾,后来转向较细腻的法国流派,师从男老师Kim Yong-geol。这位老师也曾经是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成员,并在2005年成为在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的表演上担纲独舞角色的第一个亚洲人。

朴世恩曾经在2006年17岁时获得美国国际芭蕾舞比赛青少年组银奖,隔年摘下瑞士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大奖。2009年加入韩国国家芭蕾舞团,担任独舞演员。2010年参加瓦尔纳国际芭蕾比赛并获得金奖。

来看看我们跟朴世恩的电邮访问。

PHOTO James Bort

芭蕾舞对你的意义是什么?成为明星舞者,你的表演有什么改变?在舞台上表演时的最美好感受是怎样的?

芭蕾舞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跳了二十多年,芭蕾定义了我。身为一名芭蕾舞蹈员是我的荣幸,也是我身负的一个大责任。

成为明星舞者,为我开了一扇通往一些最迷人舞剧角色的门。我将有机会扮演所有我梦想的角色,例如今年我就第一次在舞团呈献的舞剧《唐吉诃德》中扮演Kitri这角色。很快我也将在《舞姬》(La Bayadère)中演出Nikiya一角。我对这些改变非常兴奋,但也感觉些许压力。

在舞台表演时的最美好时刻,是当你完全沉浸其中尽情挥洒、不去想太多别的的时候。如此梦幻时刻出现时,我不用想着下一步要怎样……我让自己随着音乐起舞,身体很自然地似乎自主反应。并非每次表演都这样,一旦发生了,那种感觉是魔幻奇妙的。

 

作为舞团的明星舞者,有着什么更大的责任?

公众对我们的期望很大。我们代表着舞团的形象,每次表演都会倾尽全力。

成为舞团的第一个亚裔明星舞者后,我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但我把它当做非常自然发生的事。

事实上,舞蹈或整体而言——艺术有着超越国籍和起源的巨大力量,艺术没有语言障碍,它是全人类的通用语言。

我喜欢这样想:努力,让任何事成为可能。(多个媒体报道她在舞团里是出了名的勤于练舞。)

 

古典芭蕾舞和新古典芭蕾舞,你比较偏爱哪种?

我偏爱古典芭蕾,和一些新古典芭蕾舞剧。我最爱的两名编舞家是Rudolf Nureyev、George Balanchine(都是著名男性芭蕾舞者兼编舞家)。

古典芭蕾方面,我喜欢那种代代传承的概念和做法。每次观看那些传奇性舞者的视频,我总是深受启发。

当我们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在为古典舞剧做准备时,前明星舞者们会参与编舞指导、传授他们的经验。在如此基础上,我再加诸自己的风格和对舞剧的诠释。

(注:新古典芭蕾舞neoclassical ballet采用古典芭蕾舞classical ballet的技术和语汇,但对抽象概念的诠释有所不同,一般上没有具体情节,服装、情景、音乐素材、空间、编舞等方面的形态和使用更加广泛,有更多可能性。现代芭蕾舞则算是新古典派的一个分支。)

 

在你梦想中,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达到今天的高度?如果可能,你会告诉年轻的自己什么?

我十岁开始学习芭蕾舞。决定加入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时,从没想过自己可能成为明星舞者。

幸运的是,我能够在初期时快速升级,而信心也跟着一点一点地提升。但事实上,我只在升任一级独舞后,才真正知道自己有机会成为明星舞者。结果,我用了整整十年成为明星舞者。

我会告诉年轻时的自己,上法文课时要更加专心——在韩国念中学时,我选修了法文。

 

你结婚了吗?觉得将来有孩子,会影响你的表演生涯吗?

我结婚了,也希望有一天当妈妈。

是的,生育孩子和当个表演舞者似乎难以协调,但很多芭蕾舞团首席女舞伶生了孩子,经过几个月产假后都回到了舞台。我希望能有这样的机会,即使因为是舞者而可能得做出一些牺牲。

 

未来你有什么计划?将来从舞台退下后,有什么打算?

今年7月底,即我们舞团的舞季末时,我将第一次在首尔组织一个精华舞段的集锦演出,呈献我们舞团的明星舞者。我非常兴奋,将在家人、朋友、以前的老师等面前,把法国芭蕾流派介绍给大家。

未来几年内,希望我们舞团能够到韩国做巡回演出,那也是我作为舞者的一个心愿。

我还没想过将来退休离开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后,会做什么。我还能在舞团跳好几年(注:多数女舞蹈演员在35至40岁停止舞台表演,但世界著名已故英国女芭蕾舞者玛歌芳婷Martgot Fonteyn高龄60才从舞台退下),希望未来数年还能尽情享受舞蹈,之后我也许会回去韩国。

一切随缘。无论到时做什么,我希望有机会把自己所学所感受的,传授给下一代。因为我生来就是要成为舞蹈员,舞蹈是我生命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奥涅金》(Onéguine) PHOTO Julien Benhamou

 

《唐吉坷德》PHOTO Julien Benhamou

原文刊登2022年3月《品》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