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也第三代当家丘祖锟,感慨他与父亲曾经关系如同水火。一个叛逆不听话,一个凶巴巴,如何完成交棒?

TEXT 张菲

这个父亲节,我来也(丘兄弟)肉干行(Khue Brothers Holdings Sdn Bhd)执行董事丘祖锟Raymond Khue心里充满了感伤和感悟:

“以前只知道父亲很严厉,父子关系紧绷。他过世后,我才知道他对我严厉,是因为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离我们而去,所以急切地希望我争气,接管事业,保护家人。”

丘祖锟三岁那年,父亲丘昭鸿就罹患肾脏病,一星期须洗肾三次。但在当时儿子的眼里,父亲一点也不像病人。

“他都是自己开车去洗肾的。我上小学时,早上5点多就出门——爸爸先载我去吃早餐,再送我上学,然后去洗肾,洗完肾,他就直接去上班。”

算一算,那正是1990年代中期,丘祖锟的祖父,也就是丘昭鸿的父亲── 我来也肉干行创始人丘超光,于1991年病逝后,丘昭鸿丘昭森兄弟接班,我来也的经营方式也在转变中。几年内,销售点激增至600家。这一份亮眼成绩单,是丘昭鸿在一周洗肾三次的情况下,和弟弟联手打拚出来的。

逆风少年
丘祖锟是家中长子,父亲对他的期望特別高,管教孩子极其严厉。

“现在回想起来,父亲好像在给我上速成班,但他的那一套,当时的我完全接受不了。小时候做错事,被他捉到一定挨打。最记得有一次,抽烟被他知道了;当时我在睡觉,他进了房间,拿起裤带就抽下来,我一下就痛醒了。

我们很怕他,他一回家,我们就躲进房间。上了中学,还是会尽量和他避不见面,但已经没有那么害怕挨打了。”

进入叛逆期后,打架、抽烟,逃学成了家常便饭,丘祖锟和父亲的关系更是势同水火。

“他很生气啊!但他打我不到了。”

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念了一个学期他就不想继续。为了停学,天天和父亲吵架,最后父亲让步。

丘祖锟从小在茨厂街的我来也肉干行长大,虽然他偶尔会听到父亲说“家里的生意以后也是你的”,但进入逆风少年耳朵里,这句话并没有太大意义。

直到中学毕业,他才隐隐约约感觉到一点什么,又因为知道自己不是念书的料子,所以想干脆早点接手家族生意。这位我来也第三代当家,一晃眼来到三十而立的年纪;不久前,也刚完成人生大事,为丘家添了一位漂亮媳妇。

父亲当年的火爆脾气,其实在在反映了他内心的焦虑。他知道自己的健康问题,也知道没有太多时间慢慢教儿子,所以急着要拉拔儿子长大,希望他早日扛起家族的江山。

在丘祖锟拒绝上大学的时候,父亲把厚厚的联络簿本交给他。

“他人缘很好,很喜欢带我见他的朋友,从他身上,我没有学到太多做生意的方法,却学到待人处事之道。现在回想,其实他一直都在帮我铺路,他希望他的朋友们日后可以关照我。”

离去之后

2017年12月30日早上,和肾病奋战了27年的丘昭鸿与世长辞,享年58岁。

回忆父亲离开的那一个早上,丘祖锟的心情依然激动。

“我被妈妈的拍门声惊醒,冲到父亲床前时,见他像在酣睡似的,额头还有一点温,但身体已经凉了。可能是他觉得我ready了(準备好了),放下心头大石,安然走了。”

父亲走后的某一天,他一个人躲在衣物室里哭了很久。

“我很清楚知道,过去父亲一直在捍卫我们的家,现在他不在了,长兄为父,保卫这个家的责任就落到我肩上。

我又想起自己20出头的时候,做起事来胆大妄为,就像我朋友说的,我不是不怕死,而是不知死字怎么写!因为那时候我很年轻,人家会扶我一把,我做错事时,人家会原谅我,给我机会。现在我快30岁,父亲也不在了,我必须独自面对一切,做得好,大家会认为理所当然;做得不好,大家会认为我活该。

人说富不过三代,我一定要挺过来,我要让我来也富过三代!”

比他小一岁的弟弟丘祖滮Peter Khue也在公司里和哥哥并肩作战,一起管理家族企业。丘祖锟笑说弟弟和他是两个极端。

“我是坏孩子,他从小就是考全A的模范生,留学英国,攻读食品科学;如果不是妈妈一直催促他回来,他会继续(留在国外)念博士。”

目前,丘祖锟主攻商场策略,丘祖滮负责品管和产品研究;哥哥对外,弟弟主内,兄弟同心,合作无间。

创新不断

丘超光于1978年创办我来也。早年市面上的肉干,以切片为主,丘超光做绞肉肉干,是一个创新。后来,丘超光丘昭鸿父子找名家设计商标,创造出深入民心的拳手公鸡标志,对当时的本地商界来说,也是一大创新。

“当年祖父和父亲做的事,在他们的年代都是很前卫的。”丘祖锟微笑说道。到他这一代,在一些人心中,肉干行业,已逐渐步入夕阳行业;作为第三代接班人,要守住两代人的心血,一门成功的生意,可说是难上加难。

进入公司时他才20岁,初生之犊不畏虎,他又特別喜欢跳脱框架思考,和上一辈力求安定的保守作风大相迳庭。

“起初我常先斩后奏,后来才懂得尊重他们,也学会协商;大概用了十年,才赢得他们的肯定。”

他进入公司不久后,大胆建议我来也走高档路线,在购物商场设点开店。

“父亲大力反对,但我们做到了,打入Pavilion,而且成绩很好。”

丘祖锟告诉父亲,时代变了,卖的不只是肉干,也是一种消费人产品,必须知道消费人要什么,才能寻求突破。

除了市场策略,包装也做了很大改革。上一代喜欢大红大紫,新生代偏爱简约,两代人再三协商后,终于在两年前交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新颖包装。

更吸睛的是,今年配合40周年推出的客制化新年礼盒,以德国镭射技术刻印名字,尽显高贵气派。一问之下,才知道丘祖锟的灵感来自2017年最热卖的YSL唇膏。

这些年来,他为肉干礼盒包装做了不少功课,给他最多灵感的竟是美妆柜台。今年的新年礼盒花招特多,包装繁复精致得让人心甘情愿掏钱包购买,创意灵感来自人气香水品牌Jo Malone。

他笑说:“包装步骤多得难以想像,公司里的营运队伍都在喊救命,但我很坚持,我们是消费人产品,卖肉干也卖消费体验,只要顾客喜欢,工作再繁复也是值得的。”

走过40年,进入第三代接班,丘祖锟坚信,只要掌握市场趋势,清楚定位,就可以做出成绩,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

/

本文章取自 6月份 《品 Prestige》第40页

子承父业: 后起之秀专访系列:

孝恩集团领导人拿督朱兆祥 Dato’ Frank Choo

海鸥集团董事经理陈景岗 Tan Keng Kang

OldTown白咖啡及怡保南香创办人吴清文 Andy Goh

/

拍摄 CHINTOO

造型 SHI YEE

发型 CHIAKI SABATA

化妆 CAT YONG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