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想肆成:陈泽斌

花花世界里,什么样的工作都有。拿督陈泽斌开创了一条新头路。

TEXT 张菲

时尚 | BOTTEGA VENETA

陈泽斌Dato’ Chin Tzer Pinn(Dato’ TP Chin),是SEND Network 的创办人兼总执行长,三个多月前当上爸爸。说起宝贝儿子就笑得一脸幸福,但在他心里依然住着一个小男孩,守着一个满载热情和理想的梦。

“我希望我的事业可以帮人们一把,大家共享资源,找到可持续的谋生之道。”他目光炯炯,朗声说道。

毕业自澳洲Monash大学商业法律系,回国后,TP Chin曾在银行工作一年半。不久银行被收购合并,他看着同事一夜之间失业,大为感慨,也开始思考未来该做什么。

人会随着当下环境改变生活方式,他如是相信。眼看随选服务(On demand)像野火燎原,先有Uber、Grab,接着冒起各种美食快递、杂货代购等,这一波指尖上的经济,激发嗅觉敏锐的TP Chin创立SEND。

便利快速

SEND Network是一个On Demand平台,公司成立於2015 年,2016年5月开始试跑,如今有2500名sender(速递员),每天处理100至150单On Demand服务。

什么是On Demand服务?简单而言,就是“只要能力所及, 我一定尽量满足客户需求”的一种个性化、即时化的服务。譬如,为想念Hard Rock Cafe里RM38一份炒粿条的太太打包炒粿条,亲自送到府上;为不胜舟车劳顿之苦的妈妈,把爱心午餐每天准时送到医院给患癌的孩子;为在外地遗失车匙的车主赶送备用车匙;为懒得上银行排队存入支票的人代劳……

TP Chin解释,在这个平台上,任何人都可以是user(客户), 而你的sender不专属于任何速递公司,他们也许是隔壁邻居,或是同一栋大楼的上班族,利用正职工作以外的时间赚取外快,并且带给人们贴心的服务。

他笑着以自己举例:“有一次我到Pavilion开会时,忘了带名片,本来想叫同事送来,但认真想想,来回40公里,途经收费站,花费不少,更重要的是一来一往要耗掉两个小时,公司少了一个人,会影响作业。我决定用SEND,不到一小时,一个学院生就把我的名片送来了。”

刁难不怕

在这个平台上,免不了会接到稀奇古怪的要求。

“有一次,客户问我们,可以把我的男朋友送过来吗?我回答:呃,这个嘛,如果你的男友愿意被运送,你也找到愿意帮忙运送男友的sender,那你们就去吧!”TP Chin用开玩笑的口吻回应对方。

问他可曾被客户刁难?他笑道:“我不看成是故意刁难,因为没有谁对谁错,我只会告诉对方,很抱歉,我们做不到。这种情况,通常都是客户要求在极短时间内速递某个东西;碍于现实环境(的局限),我们实在无能为力。”

公司还很年轻,投入运作还未满一年,未来会遇到更多刁钻离奇的要求。对此,他耸耸肩,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无任欢迎的表情,再绽开一贯的阳光笑容。

On Demand是个全新的生意模式,看在老一代人眼中,它像是天外来客般叫人摸不着头脑。“下一个十年,大家就会更了解了。”他一脸笃定地说。

 

Photography CHINTOO
Styling SHI YEE

 

原文刊登于马来西亚版《品 Prestige》2017年4月号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