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本钱。步步高升

鲜花哪有干花美

感受温度不一定要靠触摸,陈宏伟用他的花卉艺术,挑战你的审美观。换个角度,发现更多美好的事物。

TEXT TRACY LOW

陈宏伟Joshua Tan(35岁)是一名平面设计师、一家餐馆的合伙人、一间生活馆和一间艺术空间的艺术总监,还误打误撞自己创业,在网上经营名为Zá Huò Háng杂货行的花艺馆。

他的花艺馆主打商品不是鲜花,而是自然风干后的花卉。对干燥花情有独钟, 他没有将花起死回生的能力,而是用巧手把它们的美丽保留下来。

他留住花卉最娇艳的状态,将美丽盛开的瞬间停顿,呈现出像陈年老酒般的沉稳韵味,吸引力甚至更胜于盛开的鲜花。

身为平面设计师,对美学的呈现有一定的要求。聊起花艺,才发现他心思极为细腻,无论是花束还是婚礼花艺布置,他将自己的每一件作品都当成艺术品。

或者,你可以称他为花艺艺术家。

挑战传统

别人都在卖鲜花,陈宏伟却反其道而行, 将花风干后才售出。

“在国外,人们的思想已经开放得可以接受事情的所有面。但我们在马来西亚,很多时候都把自己局限在那两三面。我不是想要哗众取宠,只是觉得每一样东西都有很多面。我想让客人,有得选择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事情。”

以定制干燥花束为主要商品的杂货行,如今将业务扩展至婚礼、派对花艺布置。他也尝试与其他领域的艺术家,以及花艺师合作,将鲜花融入创作,发挥反传统的艺术思维,呈现更多样化的感观。

某些人看来,干燥花或许是没有温度没有生命的死物。陈宏伟却不这么认为。

“没有东西是永远的。但干燥花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让你看到、摸到,甚至让你闻到(花香味)。我觉得那就是所谓的温度,你可以从空气中感觉到它的存在,温度不该只局限于触感。”

在喜庆场合或派对选用干燥花,会否不吉利?“用过之后,还能保存下来,而不是用后即丢。很多人接触我的作品后才发现,干花原来可以这样做。市面上没有这类产品,我们这些创作者应该让人们知道,物品有不同用法的可能性。”

时尚 | ÉTUDES深蓝色印纹衬衫, PORTS 1961黑色系带长裤

遗传基因

当年,陈宏伟从家乡砂拉越来到吉隆坡上大学,开设花艺馆其实不在他的人生规划中。三年前,他和朋友合伙开设餐馆时, 刚好需要花卉装饰,由于缺乏额外资金聘请花艺师,他便采购材料自己动手做。

他说他家族出了很多从事设计行业的后代,他觉得自己大概遗传了家族的艺术细胞,对于摆设方面有着浓厚兴趣。

他的阿姨曾到新加坡学花艺,每逢过年必会送上自己的插花作品给亲朋好友。小时候,跟在阿姨身边,耳濡目染下,不知不觉中吸收了花艺资讯,没想到长大后就用上了。

他将设计花束想像成自己拿手的平面设计,无师自通,以自己的审美观和触觉来做。后来,渐渐有人询问关于这些干燥花束,他便开始接订单。

他一点一点地将他的想法灌输给客人。“不一定要圆圆才是美的……”

发挥思维

做平面设计时,陈宏伟必须依据顾客要求来设计,而且作品趋向商业化。

当上花艺师之后,美丽的花朵成了他表达观点的媒介,用来释放情绪与抒发内心真实的想法。这门生意,还成了他暂时逃离现实的管道。

随着生意稳定,他的副业发展几乎已超越主业,有时订单多到他必须推辞。

拒绝聘请员工,那是因为他以艺术家的身份来看待这门花艺生意,不想假手于他人,更不想因为扩充,导致思维再次被局限,制作出不符合自己要求的作品,辜负顾客的期待。

访问结束,再看看陈宏伟手上的花束,我能感受到他那份毫无保留表达自己想法的热忱,那份发自内心的真诚温度。

 

Photography MICKY WONG
Styling ERVIN TAN

 

原文刊登于《品 Prestige》2017年11月号第33页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