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本钱。步步高升

走入历史圆梦

在数码化的今日,耗时又辛苦的活版印刷几乎被淘汰。但,罗浩庭、黄子兼致力守护着它,为传统印刷注入新生命。

TEXT SALLY LAU

提起四年前创办The Alphabet Press(TAP)的理由,黄子兼Zeejay Wong(33岁)说:“当时想以活版印刷印制名片,网上搜寻letter press这种古旧印刷方式,马来西亚没有一家印刷厂在做了。因为好奇,我们到墨尔本拜师学艺。”

黄子兼口中的“我们”,包括罗浩庭Helios Loo(33岁)在內。他们学成回来后,设立了TAP。

TAP有四位联合创办人:负责操作活版印刷的黄子兼、与学院生交流对外宣传的罗浩庭、与客户接洽的梁竞介Cliff Leong、负责美术设计的庄佩芬Fidella Ch’ng,各司其职。

传统结合现代设计

开设TAP之前,罗浩庭在学院担任客座讲师,其余三人是网页设计师,大家还是大学同学,经常聚在一起分享创意点子。

“喜欢活版印刷,是因为它有质感,很有温度,也拥有六百年历史。学设计的一定要懂得排版的历史,但这个历史慢慢被淡忘了,甚至被淘汰。要将被遗忘的东西保存下来,一点都不简单。”黄子兼说。

讲解活版印刷历史, 罗浩庭很擅长。“这是我教育设计系学生重要的一环。我让他们了解以前和现在的印刷技术,同时还邀请设计系学生前来接触並体会活版印刷。希望他们看见活版印刷的美,将来进行设计工作时,自然融入这种元素。”

他现在播下种子,是培养年轻人接棒的开始。

在还没有数码的年代,排版员于成千的铜模铅字中捡出所需字体,排列成文章模板后,再套上机器印刷,这就是所谓的“执字粒”。这种做法十分费时且效率低,根本不符合现在的经济效益。

黄子兼说:“活版印刷的机器只能印单色,多于一种颜色的话,就得清洗色墨滚轮,抹上另一种颜色后再印。一般的单色印刷,可能是几分钟,但活版印刷可能要耗上数小时。”

做别人不做的,不怕被说这是开倒车吗?黄子兼不认同。“我们想赋予传统的活版印刷新生命,成为合时宜现代化活版印刷。”就是说,新式的活版印刷,能接受图像设计做成树脂模板,成品有字体也可以有图像。

时尚 | 左 ZEEJAY WONG穿LOEWE 右 HELIOS LOO穿COS

珍惜过去勇往直前

罗浩庭说,做印刷就要用纸张,现在只剩下年老一辈在做这行业。“再不保存和发扬这种印刷技术,有一天就会绝迹了。” 他们加强了解顾客的需求,改变营业方式,有定制类(名片、文具、请柬等)及创作类服务(明信片、节日卡等)。

“以前是为別人做事,现在是建立属于自己的东西。这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在别人眼里,他们经营的业务很奇特,但他们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

黄子兼说:“我们清楚自己的目标, 既然一开始毫无担忧,就会放胆一直做下去。遇上任何困难都可以解决,更何况我们有四个人,怕什么?”

我拿着他们纯绵芯制的名片, 触摸着线条的凹痕,感觉很扎实。手作的温度, 传递了他们为活版印刷投入的感情。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数码世界无法给的,就是这种能牵动人心的真实触感。

 

Photography MICKY WONG
Styling ERVIN TAN

 

原文刊登于《品 Prestige》2017年11月号第33页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