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卫斯理的沉船,到残骸潜水、渣土潜水、裂缝潜水……天涯海角总有传奇处,慕名潜水去。

Text | Photograhy  林道锦

冰岛史菲拉裂缝

年少时期有个偶像,是香港著名作家倪匡笔下的卫斯理。此人是探险家,精通世界各地语言,武功高强,还懂得易容术;常受好奇心和强烈正义感驱使变得好管闲事,不时和外星人打交道;持有国际刑警发的特别证件,故有时不得已犯了法,却能获得警察首长的通融。

你了解少年为何仰慕此人了吧?

卫斯理小说系列里有部作品叫《沉船》。故事讲述卫斯理受人所托,前往百慕达三角(Bermuda Triangle)追查围绕在鬼船发生的一连串怪异事件的真相。

他潜水进入沉船时的情节最让我印象深刻。先是在死一般寂静的深海里听见击铁声,接着发现一个穿着十七世纪古装、没配备水肺的神秘男子挥动锤子敲船,诡异至极。

神秘男子发现行踪暴露,一个转身冲向卫斯理,用手上的铁锤攻击他(若是电影,这时候画面应该全是摇晃的气泡,然后一片漆黑)。故事的发展匪夷所思,我便不剧透了。然而,往后在潜水时,那惊悚的画面偶尔会闪过脑海,随之背后一阵凉飕飕,浑身寒毛卓竖。

 

残骸潜水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大堡礁海洋公园一隅,距离汤斯维尔(Townsville)外海约48海里处,就有那么一艘沉船,自1911年3月失踪后,侧躺在28米深的海床已达109年之久。

当年这艘名为永枷拉号(SS Yongala)的大型蒸汽船,从墨尔本(Melbourne)起航前往凯恩斯(Cairns),不幸在途中遇上台风而失踪,船上112名乘客和船员全数罹难。这艘沉船于1958年方被发现,船身几乎完好。

船沉没在澳大利亚大陆和大堡礁之间,此海域海床乃贫瘠沙地。随波逐流的珊瑚虫卵最先依附在铁皮上生长,越长越大,越长越多,100米长的沉船逐渐蜕变成巨大人造珊瑚礁,长满色彩斑斓的软硬珊瑚。

有了珊瑚,小鱼和海龟来了。吃小鱼的大鱼跟着也来了,巨型石斑、魟鱼、鲹鱼、梭鱼、海豚、鲨鱼等成群出现,最后连鲸鱼也来了。

永枷拉号潜点,成了世界公认的最佳沉船潜水点之一,更有世界十大潜水胜地的美誉。潜水爱好者来了。

可爱的小虾,巨大的海参。

另一个残骸潜水(wreck diving)的好地方:帛琉(Palau)。二战期间,多达60艘日本战舰在此被美军击沉,部分已被打捞起,部分消失无踪。得以再见天日的如今不孤独,常有潜水爱好者慕名前来拜访。

除了战舰残骸外,这里还有著名的日本侦察机杰克(Jake Seaplane)残骸,为潜水者提供截然不同的探险体验。杰克身长11米,翼展15米,平静地躺在15米深的海床。对潜水者来说,15米属浅,难度低,故连潜水菜鸟也可来看看杰克。

 

渣土潜水

 

在东南亚一带潜水,我喜欢。这里离我们近,海水温暖,海洋生物丰富多样。在印尼北苏拉威西东部的蓝碧海峡(Lembeh Strait)一隅,我一个利落地后翻,投进了蓝碧的怀抱。

蓝碧海峡是世界顶级的渣土潜水点(muck diving),其重点不在于欣赏美丽多彩的珊瑚或体型大的海底生物,而是在海床的沉积物里寻找奇形怪状、色彩鲜艳,或披上保护色的怪异生物。

海峡位于火山地带,近乎黑色的火山泥和沙子形成的海床,为微生物提供安全的生活环境。加上丰富的养分流经海峡,故孕育了丰富的海底生物,因而吸引众多海洋微生物摄影玩家前来‘施展拳脚’。

生活在蓝碧海峡的生物奇形怪状

潜水向导很快找到了虾子,半透明的,如豆子般大。接踵而来的有海蛤蝓、螃蟹、海龙、海马、鳗鱼、石头鱼、蝎子鱼等,千奇百怪,没一刻得闲。

向导手握拳头,做了个夸张“Yes!”动作,眼前出现一只有条纹的章鱼,是难得一见的拟态章鱼(mimic octopus)。拟态章鱼是伪装高手,行踪不定,长在头上的眼睛,如潜水艇的潜望镜,不停东张西望,一脸狡猾。无毒无刺,变色伪装成海蛇、水母、狮子鱼等容貌,避免被掠食。

一只螃蟹横行,蟹钳上抬了只海胆,看来是利用海胆的尖刺为盾。多毛躄鱼(hairy frogfish)全身长满毛,眼睛泛着绿光。五脚虎(painted frog fish)披着保护色,和周围环境混成一体。白色短毛躄鱼两颚长满尖锐牙齿,一脸狰狞不好惹的模样,头部前端吊着饵样的皮肤,轻轻摇摆引诱鱼儿上钩。火焰乌贼(flamboyant cuttlefish)背部长角,皮肤带剧毒,敬而远之。侏儒海马(pygmy sea horse)身长不足2.5厘米,潜水者的基本功若欠佳,无法维持中性浮力,甭想一睹。

若是遇见蓝圈章鱼(blue-ringed octopus),真可说“胡”了。

拟态章鱼、多毛躄鱼、火焰乌贼、侏儒海马、蓝圈章鱼,是潜水爱好者最想目睹的生物,在蓝碧海峡的地位等同“非洲五霸”。其中,蓝圈章鱼最为神出鬼没,若有幸碰见,更是该谢天谢地了。

晚餐的时候,两位来自英国曼彻斯特的夫妇,得知我是第一次来蓝碧潜水后说:“你惨了!以后去其它地方潜水,你就会觉得闷了。”

你看见躲在珊瑚里的小花蟹吗?(摄于蓝碧海峡)

 

裂缝潜水

 

冰岛的水底,是另番美丽奇特景象。

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园(Thingvellir NationalPark),是冰岛黄金圈旅游路线的一大重点,美洲大陆板块和欧亚大陆板块在这碰头,碰撞出深而长的裂缝。1789年发生了一次地震,震出史菲拉大裂缝(Silfra,冰岛语意为银色)。裂缝深达60米,错综复杂,俨然地球表面的一道伤疤。冰川融水渗透层层的地下熔岩流进史菲拉,最纯净的泉水填满了它。

在二大陆板块之间潜水,成为至今最难忘的一次潜水体验。

那个早上晴空万里,气温约摄氏5度。我穿上层层保暖衣,最后套上干潜水服(drysuit),拖着笨重的身体,小心翼翼地进入裂缝。

有干潜水服护身,暂不觉冷。嘴唇咬着呼吸器暴露在外,浸泡在摄氏2度左右的水里,没多久便如针刺般疼。若有几分卫斯理的功夫那有多好,即可运气保暖。

猛烈的阳光斜照,把陡直的岩壁照亮,气势磅礴。水中的能见度高达100米,阳光照进清澈无瑕的水里,折射出光鲜亮丽的色泽,让人目眩神迷。前方潜水者吐出的气,形似串串钻石徐徐上升,闪闪发亮。

蓝,原来有那么多色调。

潜水时喝一口周围纯净的水,是在史菲拉潜水的指定动作之一。

有个地方两壁狭窄,仅可供一人穿过。伸展双手,可以触及两边峭壁。一手摸着美洲大陆板块,另一手摸着欧亚大陆板块,感觉酷毙了。

二十几分钟过后从水里出来,脸部麻痹得无法说话。配套包含两次潜水,太冷了,部分潜友选择放弃第二潜。我像企鹅扭动着笨重的身躯,摇摇晃晃地走回起点,换了个氧气筒,咬紧牙根爬进裂缝里,再看一眼史菲拉。

海平线上,海平线下,两个世界。

 

原文刊登于2020年8月号《品》杂志,点击此处阅读/下载最新上线的 8月号《品》电子刊翻阅!

//

继续看:

#优品好玩PIN&PLAY:国内奢华酒店STAYCATION等你来度假

「神游」澳大利亚蓝山

包岛度假放心玩

让双眼先去一趟奢华之旅

不出门之旅

「解放」后,找一处放下心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