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村镇综合篇,让我们找寻古早味、奇趣风土民情。雨崩村、泸沽湖、浙江丽水……未开发的环境,孕育出自有办法化险为夷、乐活的人。

 TEXT|PHOTOS 四月清晨

雨崩村 与世隔绝

如果说,在国外体验雪山小镇童话般的风景与生活,十分恬静美好;那么换成是在中国,内心会产生因根深蒂固的文化牵绊,一种莫可名状的纠结不安,甚至像伤口结痂时的微痒与隐痛。

雨崩村位于云南省德钦县,是最接近藏族四大神山之一的梅里雪山主峰卡瓦博格(海拔6740米,因文化立法,成为人类不得攀登的“处子峰”)民宅地,长久以来与世隔绝,被称为神山秘境,至今保留的原始社会制度令人充满好奇。

我们一行四人于临近的西当温泉,分别在一朵小头花、一片绿树叶、一小块橘子皮、一粒葵瓜子皮中,各自挑了一样,每样东西对应一个骡子主人确认乘客。我选的是树叶,它对应着一匹黄色骡子,鞍下是彩色花布。

高大的骡子,在海拔3300米处上山时也是三步一停,喘着气。沿途可以看到对面的白马雪山。从平原到高山,植物有灌木、红桦、杉木。三小时后,到达海拔3800米的垭口,满目经幡随风飘动。从垭口到雨崩,一路下坡6公里,马帮由此折返,我们徒步进村。

雨崩村清晨朝霞,雪山显现。客栈砖木混合结构建筑,简朴素雅。

冰河雪山 客栈二楼房间,推窗可见神山。夜晚,昏暗灯光来自水力发电,而且很早就停了。室外,无可比拟的星光灿烂,伸手可触的星星如同低垂于天幕的蜘蛛网。

遇到英国来的Williams,带着小型录音机,专门来采集自然的声音。梅里上空没有飞机航线,可以收到他渴望的大自然声音,比如风的呼啸、冰河的暗涌,甚至雪山的呼吸声。

次日天亮,空气清新,云雾缭绕, 从云洞里显现出来的雪山一角,被太阳染成金色。自客栈出发上山,途经一号大本营,路过森林、冰河、雪地、山坡,抵达海拔3900米的冰河,冰封湖面,但闻水声, 不见流水。

雨崩村以17公里的山路与外隔绝。为保护原始生态环境,政府和村子达成承诺:不修进山公路,维持目前的马帮队伍;不建现代大酒店,保证目前藏家客栈的利益。

手机攻入 由于在世界原生态保护组织占有一席之地,村子与国际的交流并不少见。有的客栈老板曾去过北京成都,也在纽约参与过原生态村落保护的国际会议。

村里客栈收入分配,曾经保留原始社会的痕迹:营业的客栈,每天轮流分享同业者的收入。

2002年之前,这里和其他比较偏远的藏族村落一样,因经济条件限制,有着几兄弟共娶一妻的情况,现在已经不复存在。

2016年的今天,手机信号已经覆盖雨崩村,全村通电,进村路面已加宽一倍多,设施大大改善。

村小学划归到镇里,当年只有一名教师的雨崩小学,已并入乡镇小学。十多户雨崩村民见多识广,生活水平大有提高。

在不过度开发和损害自然的前提之下,当地人们生活得更好。这也是神山所期待和护佑的吧?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