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老城之旅,喜得“三城游”。沿途在多个世界遗迹留下脚印,把有趣故事、幸福滋味带回来。

TEXT|PHOTOGRAPHY 林道锦

我前往克罗地亚(Croatia) 的过程几经波折。出发前一天,航空公司电邮通知,从德国慕尼黑飞往克罗地亚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的航班,因为即将举行机场大罢工而取消了。慌慌地上网 买了另一张机票后放心出发,却在抵达慕尼黑后发现,那班飞机也临时取消了。

最终搭上航空公司安排的班机,虽须到芬兰的赫尔辛基转机,但也毫无怨言。带着喜悦登机,能够逃离灾难现场便是福,在赫尔辛基机场买了一瓶芬兰伏特加当做纪念。

天黑的杜布罗夫尼克飘着细雨。车子沿着建在悬崖上的道路前进,左边的亚得里亚(Adriatic)海漆黑一片。老城的灯火每在车子转个弯便出现一次,然后又消失在崖壁后。

我不知念了多少次杜布罗夫尼克,方能正确念出,这名字很是拗口。倒是非常喜欢它的古称:拉古萨(Ragusa),充满了中世纪伟大王国的气势。

老城之宏伟,真如其旧名。依山面海,围绕老城的城墙已有上千年历史,仍然屹立不倒。城墙以花岗石砌成,厚达6 米,高达25米,全长2公里,很是壮观。

这城墙自建立以来从未被冲破过。城墙护着古老的街道、药房(全欧洲历史最悠久的药房,就在Franciscan修道院里)、教堂、钟楼、剧院和喷泉,每个角落皆是历史。

著名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如此说过: 你若想在地球上找到天堂,你该到杜布罗夫尼克去。看你如何定义天堂吧!古堡、海鲜、美酒、蓝海、美丽的日落、宜人的春天气候,绝对是属于天堂的。

杜布罗夫尼克老城。萧伯纳说你若想在地球上找到天堂,该到杜布罗夫尼克去。古堡、海鲜、美酒、蓝海、美丽的日落、宜人的春天气候,绝对属于天堂。

时势造热门

如此美丽的老城,为何只在近几年方获游客的青睐,蜂涌而至?

或许,1991年和塞尔维亚南斯拉夫人民军的血腥战争,至今仍然留在人们的印象里。

那年,克罗地亚脱离南斯拉夫,宣布独立。同年,南斯拉夫人民军对杜布罗夫尼克展开了长达七个月的炮击,除了造成人命伤亡,也破坏近一万两千栋建筑。早在197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老城,也在所难免,前后遭受650 次火炮攻击,共824栋古建筑物被破坏。

战争结束后,遭受炮火摧残的老城遵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指引进行修复,直至2005年才算完成。如今,走在城堡上鸟瞰老城,可见连绵的老屋子,顶着鲜橘色的新屋顶。

或许,负债沉重的希腊,现又面临难民危机,雪上加霜,游客怯步。富异国情调的土耳其,近年来频频受到内部冲突、爆炸和难民等负面新闻影响,游客也不去了。意大利一年内发生了两次地震,还是避开为妙。还是得去旅行呀!喜好新鲜感的游客,望向克罗地亚。

惊喜的角落

杜布罗夫尼克有如此名气,于2011年推出的著名美国电视连续剧《权利的游戏》(Game of Thrones),居功不小。在剧迷眼里,电视剧里七大王国的首都—— 君临城(King’s Landing),便是杜布罗夫尼克老城,纷纷前来朝圣。

如今,杜布罗夫尼克浴火重生,旺得很。旅游巴士在早上8点之后陆续抵达,人潮在日落之后才姗姗离去。

游客虽多,但也不难找到安静惬意的角落。离开被游客挤满的大街(Placa), 便可随时找到让人惊喜的角落、咖啡馆或餐馆。

位于西边城墙外的Fort Lovrijenac几乎没人。古堡建于悬崖上,巍峨的杜布罗夫尼克城墙、险峻的峭壁、蓝宝石色的海洋和美丽的浪花,皆可在此饱览。

满口幸福味

距离杜布罗夫尼克约30公里外,有一小镇叫Gruda,位于盛产葡萄的Konavle山谷内。我慕名前往寻找一家叫Konoba Koraceva Kuca的家庭经营餐馆。

不难找, 百年老屋, 我一看便爱上。乡间小路一片绿,难得静谧。餐馆让我想起喜欢的电影《米芝莲摘星奇缘》(The Hundred-Foot Journey)里的法国餐馆。Konoba Koraceva Kuca主打现代化的达尔马提亚传统菜肴。

我抵达得早,主人兼厨师Miho笑着出来迎接,他正在烧柴取碳,碳待会儿便要派上用场。Miho的父亲七年前继承了他阿姨的百年老屋,深思熟虑后决定翻新老屋,让Miho开餐馆。Miho用姨婆的姓氏Koraceva,为餐馆命名。

点的前菜:火腿和奶酪,皆是Miho 哥哥的精心杰作。火腿须在冬季腌上四个月,然后置放在Konavle的山洞里风干。奶酪融合了山羊奶、绵羊奶和牛奶制成,口感丰满而醇厚。

主菜点了两道:野猪马铃薯面疙瘩(gnocchi)和烧烤羊排。一看,便知道是用心之作。

马铃薯面疙瘩形状细长均匀,口感Q软滑嫩;野猪肉酱在口里打转时,可尝到各种新鲜的香草味。

羊排是用Miho较早准备的炭火烤, 烧烤,须不停地用鼠尾草,把自家制的得奖橄榄油淋在羊排上,再撒上适量的盐和胡椒。鲜美的羊肉,结合了羊脂、炭烧味和香草在口里融化后唇齿留香的滋味,是bliss,喜悦幸福之感。

甜点吃的核桃莱姆酒蛋糕,是Miho的妹妹Maria亲手做的。晚餐结束之前,Miho 执意送上父亲酿的樱桃格拉巴酒,说是喝了能帮助消化。

三城故事

来到Konoba Koraceva Kuca,其实已到了蒙特内哥罗(Montenegro,又名黑山共和国)的国界,距离另一联合国世界遗产: 科托尔(Kotor)仅60余公里。不顺道参观,似乎说不过去。沿途的湖光山色,赏心也悦目。

参观黑山共和国内的科托尔老城,沿途湖光山色,赏心悦目。

嘿,既然已经顺道参观了科托尔, 那位于杜布罗夫尼克西北部约140公里的莫斯塔尔(Mostar)又岂可错过?莫斯塔尔是波士尼亚与赫塞哥维纳(Bosnia and Herzegovina,简称波黑)的一个回教老城,也是联合国世界遗产。

蒙特内哥罗、波黑和克罗地亚颇有渊源。三国在独立之前,皆是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成员。波黑于1992年宣布独立后,莫斯塔尔和杜布罗夫尼克一样, 遭受南斯拉夫人民军的炮火攻击。战火的痕迹,如今仍清晰可见。

科托尔比较幸运,在南斯拉夫瓦解后,蒙特内哥罗和塞尔维亚结盟,科托尔因此完好无缺。直至2006年,蒙特内哥罗方正式宣布独立。

去莫斯塔尔途中,看见的路牌是双语的:罗马字母和西里尔字母。部分路牌上的西里尔字母,被狠狠地刮掉。看来,战火熄灭,旧创难愈(虽然是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事了)。

科托尔野花遍地 美丽的科托尔, 藏在科托尔海湾一幽僻角落。沿途看见的巨大游轮,都会在科托尔停靠。

提早出发,在游轮靠岸之前抵达老城,便可独享老城的静谧。依偎在Lovcen 山脚的老城小巧精致,随性走动,任由城内事物带你穿街走巷。一只猫,一扇门, 都可成为你的导游。

穿上一双舒服的鞋,爬山时会舒服些。老城的防御工事、耕地景观,和周围岩山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是科托尔被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的重要因素。

要一睹上述景观,就得沿着建在老城后方的蜿蜒台阶,往上走4.5公里。气喘呼呼时停下脚步,俯瞰科托尔老城、波平如镜的海湾,以及远处巍峨的山脉,辛苦是值得的。

山上某处城墙有扇小门,穿过便可进入城墙后方的山谷。山谷里无人,黄色野花开满一地,还有一间用石块建成的小教堂。听风听鸟听树听自己,bliss。

邂逅波黑国内的回教老城莫斯塔尔,犹如遇见一股清流。

莫斯塔尔男人跳桥 西方的老城看多了,邂逅回教老城莫斯塔尔,犹如遇见一股清流。

“莫斯塔尔”这名称,源自于mostari 这个字,意思是中世纪时“看守老桥的守卫”。鄂图曼人在十六世纪建造的老桥,是这座城的代表,是公认出色的回教风格建筑之一。

老桥和周围的建筑物,在2005年被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老桥之下,碧翠的Neretva河涓涓流着。老桥上总是挤满游客,给了小费,看当地人跳桥。

有趣的是,负责收钱的,是穿着泳裤样貌俊俏的小鲜肉;跳桥的,却是中年男人。姜是老的辣吧?

跳桥乃历史悠久的活动,至今已进行超过470年。男孩成功跳桥,便是男人。

欣赏老桥、老城和跳桥的最佳地点, 是在桥底河的对岸。那处,游客寥寥,视野无阻。跳桥高手深深吸两口气,把手一放,便从24米高的桥上跳下,扑通一声, 消失在刺骨的冷河里,掌声响起。

鄂图曼人在十六世纪建造的老桥,是莫斯塔尔古城的代表。老桥上总是挤满游客,看当地人跳桥。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