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开在休闲天堂
伊朗是战乱之国?伊朗人让你想到恐怖分子?不妨走一趟卡尚Kashan,开启美丽眼界。玫瑰满山遍野盛开,即使错过玫瑰节,不会错过玫瑰露。

TEXT 周尔

说起伊朗,大家不免想起战乱、恐怖、极端、不安。然而,踏上这块土地后,所见皆是美丽的人物事,与制裁、战事何干?旅人若老是心存不安,就是暴殄天物了。

原来,中国史书记载的古波斯闻名天下的蔷薇水(玫瑰露)就在伊朗。玫瑰是伊朗国花,见于街头、花园或宫殿内。

每年5月,伊朗中部的卡尚(Kashan),玫瑰满山遍野盛开,吸引四面八方的旅人前来赴一场与玫瑰节的约会。传说穆斯林先知穆罕穆德的一滴汗落在玫瑰上,波斯玫瑰从此独香天下。

我们秋天访问只有25万人口的卡尚,错过玫瑰节,但没错过玫瑰露。古波斯人相信是最早蒸馏玫瑰水的民族,已有两三千年。至今,伊朗家家户户大多还用古法蒸馏。

我们参观的玫瑰露工坊环境简陋,工人将玫瑰花瓣和水放入大铜锅中,加热大锅,蒸馏炉上一根导管,把这种混合了玫瑰香和精油的蒸气接入冷却罐,蒸气遇冷变成液体,反复蒸馏多次,上好的玫瑰露新鲜出炉。

玫瑰露仅用最普通的塑料或矿泉水瓶子包装,卖相不佳,但用料十足,40公斤玫瑰与40公升水蒸馏出的玫瑰纯露,不搀杂香精、保湿剂、防腐剂,保湿效果好,自古以来中东皇室贵族皆离不开它。一路所见伊朗少女五官轮廓出色,皮肤很好,恐怕是玫瑰露的关系。在信仰忠诚的土地上,信徒特爱在圣殿大洒玫瑰露,让香气弥漫阿拉的世界。

伊朗人对玫瑰露无所不用,一下榻酒店,服务员呈上的冷饮加点玫瑰水与花瓣调味,格外凉爽。玫瑰露、番红花、开心果做成的浓稠雪糕,是我吃过最美味的。只要几片玫瑰花瓣,加点热水,清香袭人。衣服沾香,几天不散,想起宋代诗人刘克庄的
“旧恩恰似蔷薇水,滴在罗衣到死香”。

波斯花园
卡尚古城是干旱沙漠的绿洲城市,位于德黑兰(Tehran)和伊斯法罕(Isfahan)之间,考古遗址可追溯至9000年前。它在十二到十四世纪是重要贸易站,随着人口减少,逐渐成为萨法维(Safavi)国王们的暑假胜地。可惜十八世纪的严重大地震震坏大部分建筑,人口大量流失,但是卡尚人并没对自己的土地失去信心,趁旅游业的开发,重焕生命力。

我无法形容参观2012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费恩庭园(Bagh-e-Fin Garden)的感受,跟导游一样心痛。花园以泉水流淌的波斯式园林风格著称,已有1000年历史。萨法维王朝的阿巴斯一世国王重新设计它,以其自然喷泉受赞誉,一处池塘仍保留双层王宫建筑。

然而,伊朗气候干旱,池水浅露出蓝色瓷砖。少了淌水的波斯花园,还是波斯花园吗?别忘了,英文Paradise(天堂)的词源,正是来自玫瑰与夜莺的波斯花园。

伊朗导游的人文素养与涵养之高,令人想起古波斯曾经版图跨越亚欧非,有过三个帝国文明的积累与遗风。导游是美国某大学博士,论文写波斯花园的特色,根据他的专业判断,池底瓷砖不该用水泥的,因水泥杀伤力很强,经水流扼杀花园内的树林生长。他说:

“多年前带团来这座花园,两旁树木高耸入云霄,根本看不见天空,非常阴凉,可现在你看树木矮了很多。加上花园附近公路开发工程,费恩不再是费恩了。”

波斯大宅
贵族富商十八及十九世纪建成的波斯式巨宅庭院,经过修复后,化身高档酒店餐馆,是卡尚最有看头最值得体验的。最豪华的当属艾玛拉(Saraye Ameriha),是800年前卡尚总督Agha Ameri的大宅,占地9万7000平方英尺,有七个庭院85个房间,于十九世纪重建。

伊朗文化遗产单位看中大宅的人文价值,自1999年花费数百万美元修复成高档酒店。

很少人下榻艾玛拉酒店不感到惊艳的。波斯式典型建筑是宽大气派的庭院,四周一圈建筑围绕,中间一个长方形水池。每间客房空间装潢设计不同,让参观房间成为余兴节目。

我客房的浴室,宽得像公共澡堂,躺在浴缸泡了个玫瑰露澡,抬头看见清真寺的穹顶。有的客房阶梯高窄,得像壁虎般爬上去才进得了门。酒店像迷宫,客人兜来转去,经常找不到房门,拨电向柜台求救,服务态度很好的酒店人员早已见怪不怪。

波斯大宅什么都有,餐馆、茶房、咖啡座、澡堂,根本不用外出。夜里泡在酒店咖啡座,一众伊朗少女边聊边笑,笑容如花。她们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因为卡尚的土墙窄道总令人以为这是乡下。

卡尚精彩起来了,因为具气质的有钱人将它变成休闲天堂。

一位气质优雅、说话温柔的女人,把百多年大宅修复成酒店餐馆Manouchehri House。大宅修复工程艰难,还内设小型传统纺织作坊,出售纺织布料,让传统手艺有个活口处。到隔壁看一看未经修复的残破房子,犹如废墟,就觉得她有心了。她甚至捧出一只祖传的清代青花补丁瓷碗,给大家欣赏。

酒店入口处毫不起眼,进入别有洞天。客房只有九间,一个庭院,布置得舒适优雅。我们在这里用午餐,波斯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窗入屋,加上水晶吊灯,斑斓一地,犹如幻境。

饭后,坐在水池旁的躺床上喝咖啡吃糕点。伊朗人是很会营造休闲空间,也爱享受美食的民族,而不是一般人印象中的极端分子。

波斯地毯
伊朗人巧于手工艺,卡尚的手工艺气息浓厚,是知名波斯陶瓷生产重镇,所属的伊斯法罕省,为波斯地毯、细密画等作坊聚集地。

十九世纪建成的Agha Bozorg清真寺,附近有一家庭式陶瓷作坊,传了几代家业;蓄有胡须的白发男主人,热切地手绘图案制作陶瓷,风格粗糙。

清真寺内泥土墙壁的瓷砖,倒是精彩;黄蓝瓷底花鸟,环绕成一个小宇宙。

伊朗人也细腻无比。细密画师傅衣着典雅,在骆驼骨上用天然颜料细描的细密画,展现一幅人世间柔美静好的世界。

我瞪着一幅尚未开屏的孔雀走神许久,到底是哪来的钴蓝色,让孔雀神彩焕发?伊朗的钴蓝色,从陶瓷、墙砖到细密画,一路上一直诱惑着我,至今仍是未解的谜。

波斯地毯更神奇了,它可以带你游到游牧山区无边草原上的点点帐篷。挤入都会巴扎市集与商贩讨价还价,也可令人坠入清真寺一片璀璨星空的穹顶里。看似笨重,实可折成方块带回家,比想像中轻便。

伊朗人天天礼拜用的地毯,是家传之宝,用越久越有价值。

在一方块地毯里,有你想像的伊朗的美。人物事的纷纷扰扰、悲欢离合的心情,都织了进去,你会摊开来慢慢看吗?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