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相会的葡萄牙美丽首都,意想不到的电力,要从一件蠢事说起,然后用“世界最美味”道别。 

Text & Photos 金富贵 

2022年9月底初秋时分,第一次去了葡萄牙。 新加坡和葡萄牙没有直飞航班,我选择在迪拜转机,把十多小时的飞行对半分,中途可下机走动活动筋骨。长途飞行还是要命,从樟宜机场出发19小时后,终于在葡萄牙时间下午2时许抵达里斯本文化区Chiado的住宿。 

来来来,先听我说一件蠢事。 梳洗一番后,用吹风筒把扁塌的头发吹一吹。大概是电器残旧,还可能加上我不耐烦的动作,拔出插头时,其中一个插脚断在插座里。 

把人家的吹风筒弄坏了,震惊又心虚,而且飞长途睡眠不足脑袋空空,身体又比脑筋反应快,再加上几分愚蠢,我没想到手还没全干,伸手企图把插脚取出。 

电影般的情节此刻发生——我触电了。感觉像慢动作时间被拉长的一两秒间,电波透过手指穿入身体,手臂痉挛。还好及时把手指抽掉才平安无事。 

不怕你笑我笨,借我的乌龙提醒你,欧洲旅行使用电器务必小心,那里的电插座通常没有开关钮,一旦插入插头就可通电。 

听到“控控控”的声音,电车来了。

不忍心惆怅 

我的BFF(永远的最好朋友)曾一针见血说:你这个急性子,你只是以为你喜欢/ 可以慢活,其实你慢不下来。葡萄牙很多城市呈山坡地形,这次走访的里斯本 (Lisbon)、辛特拉(Sintra)和波尔图 (Porto),地貌上上下下,弯弯曲曲,让没耐心的我实习慢活。 

里斯本第一天,触电前后都在咕噜咕噜叫的肚子,催我快步到位于坡底,集各种美食和人气葡挞店家Manteigaria于一个屋檐下的Time Out Market大快朵颐。 下坡路却请膝盖告诉我: 慢慢走。 

以一杯冰冷多气的本土啤酒Super Bock搭配葡萄牙火腿卷饼,以及夹着多汁肥美牛肉饼的堂制松软汉堡包,再打卡人人赞叹,我却“期望太高失望跟着大”的葡挞(pastel de nata)后,朝卡尔莫修道院(Convento da Ordem do Carmo) 的方向往上坡路走。尽管想抓紧时间走快 点,一口一口的喘气提醒我:急不来。

 跟着里斯本地形设定的节奏走,见识到“没有迟早,只有刚刚好的美妙”。在黄金时间来到1755年被地震震毁,后来虽修复但屋顶还没重建的卡尔莫修道院。 

余晖下站在这座“开篷修道院”高耸的哥德式风格拱门之间,仰天看到建筑的拱形结构对照在浩瀚无云的蓝天,同一时刻感受到自由与束缚,也仿佛意会到历史悠久的葡萄牙曾是殖民帝国,也曾被统治的兴衰史。 

踏出修道院的时候,前方小广场上有个嗓音带卡通特质的女生弹着吉他卖艺。那把独特嗓音唱出的“I Love You Baby” 吸引路人驻足聆听,也让不少人掏出银角钞票。还有一对恋人陶醉在歌声中跳起舞来 —— 享受当下,多么老套的一句话,却也那么千真万确。我不禁莞尔。 

都说到里斯本,要听惆怅的葡萄牙传统民歌法多(Fado,也译法朵)。全盛时期的葡萄牙曾是海洋帝国,首都里斯本更是重要港口。大航海时代,不论是离家远航的人,或是被留下的家人都饱受孤寂与无奈。 

离别与思念的忧伤,衍生出充满哀愁的Fado,这葡语词汇有“宿命”的意思。 本想去听一听,通过音乐感受葡萄牙本味。然而这趟旅行太愉快,实在不忍心破坏久违的放假好心情。传说中的“跟着感觉走”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我终究错过了葡萄牙的法多。无妨,下次有缘再会。 

看时间流走 

9月底的葡萄牙,太阳傍晚7点半过后才下 山。黄金时刻在里斯本可远眺大西洋的观景台吹吹风,最过瘾是能看时间怎么慢慢地利用阳光在天上画画。有时间看时间流走,是旅行给的权利。 

有个早上睡到自然醒,在20多摄氏度、空气清爽的早上徒步旅行,发现里斯本的每一个转角,藏有惊喜。从小巷转入一条大街,被前方一大片墙壁上的蓝色 azulejo瓷砖吸引。走近一瞧,原来1732 年就开业的Livraria Bertrand书店就在此处。 

往这个“世界上运营最长时间”的书店里边探,发现了葡萄牙著名作家/诗人/哲学家Fernando Pessoa的著作《The Book of Disquiet》。比较波尔图(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有“世界最美书店”美名的 Livraria Lello,我更喜欢这里,至少不用人挤人,可以好好翻翻书,嗅一嗅混着纸 香和墨香的书味。 

下个转角,是国际品牌汇集的购物街,街上三座墙体厚重的建筑都具半圆形的拱券,我猜是当年罗马占领葡萄牙留下的痕迹。再下一个转角是上坡路。斜坡弯道上看不到前方,却注意到头上是横竖交接的电车电线,脚下是鵝卵石街道。 

走着走着,听到“控控控”的声音, 猜是电车来了,拿起手机等着拍拍拍。不想去人挤人,也不想成为别人的风景,里斯本著名的28号电车,我没坐。 

再往上走,被一家名为Dear Breakfast的café吸引,放假不赶时间,加上死心眼看上了这家,也不管服务员说最少要等30分钟就排队了。 

心想:能喊早餐“亲爱的”,错不了。还好它没有辜负我。放纵地点了煎蛋培根煎饼,浸在枫叶酱里的这份早午餐咸咸甜甜,好幸福。 

再品尝葡挞 

我的旅行,饮食很重要,不需要米其林也不嫌贵贱,但求好吃。很幸运,不论是我“哥”(谷歌地图)推荐的,或是路上不经意发现的小馆子,我所尝到的葡萄牙很美味。 

海产渔获,是葡萄牙料理的一大特色,料理带地中海风味;包装百花齐放的罐头沙丁鱼,是土产之一。 

葡萄牙虽有本土道地料理,但或许因为与西班牙比邻,且曾在1580至1640 年被西班牙统治,总觉得两国的料理相似。 

旅游网站/节目、社媒网红推荐的盐鳕鱼(Bacalhau)、炸鳕鱼球(Pastel de Bacalhau)、樱桃白兰地(Ginjinha)、 葡挞等里斯本必吃美食,我尝了颇感雷声大雨点小。不过“各菜入各口”,口味这件事毕竟很个人。 

我后来又给了葡挞一个机会,尝 1837年创立的鼻祖店Pastéis de Belém葡挞。根据网上资料,这家百年老店特地注册了“bites of heaven”(一口天堂)这个标语,来形容他们家的招牌葡挞。真有天堂的滋味吗?我能说的仅此而已:饼皮很酥脆。 

倒是葡挞的来源,还挺有趣的。

据记载,十八世纪前,修女们利用蛋清为修女袍上浆,为免浪费剩下的大量蛋黄而研发出葡挞。1820年,葡萄牙闹革命,热罗尼莫斯修道院(Mosteiro dos Jerónimos)的修道士为了谋生,便烘制葡挞,放在附近的Antiga Confeitaria de Belém糕点屋售卖,一举成名。 

今天名为Pastéis de Belém的该糕点屋,每天都吸引长长人龙,有时延伸到 230米外的修道院;1.20欧元一个的葡挞,每天可售出2万5000个。 

要不要排队,你自己决定。但请一定一定一定要去Landeau吃一块巧克力蛋糕。 

世界最好吃 

我在一段上坡路上,被对面建筑外观上缀有的蓝色瓷砖图案吸引,走过去想看看真是瓷砖堆砌还是画上去的,结果被外墙一个告示牌上引述《纽约时报》一 句“Devilishly good chocolate cake(好到让人着魔的巧克力蛋糕)”的评语吸引,进门一瞧。 

名为Landeau的蛋糕店也供堂食,除了简单的咖啡、茶饮和果汁,就只售卖巧克力蛋糕一样食品,可见店家对自家的巧克力蛋糕有多大信心。抱着怀疑的心态点了一块,才吃了一口就跟同伴宣布: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巧克力蛋糕。虽然我还没吃过堪称“世界最著名”的维也纳萨赫巧克力蛋糕(Sachertorte)。 

Landeau这块巧克力蛋糕,滋味浓郁口感轻盈,一层一层的巧克力粉、巧克力甘纳许(ganache)、巧克力海绵蛋糕已不分你我融为一体,不湿不干不死甜,一切刚刚好,还真像烘焙师施了魔法般让人着迷。 

这是我离开里斯本前尝到的最后滋味。在往波尔图的火车上想到它的甜,我笑了。我是从头到尾被里斯本电到了。Adeus,再会——我们会再见的。 

原文刊登于2022年12月《品》杂志

品 PIN Prestige Malaysia

强调质感,并以低调、纯粹的方式呈现的奢华与生活品味,是《品》要传达的。无论时尚、精表、珠宝、美容养生、艺术、人文或金融动向,必须以别致的品味,搭配智慧与敏锐的触觉,才足以促成符合现在的观点。 真正的奢华,不浮夸。这,即是享受着当下美好的男人和女人同时追求的终极品味。改写奢华,有品。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