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与东方,教堂与佛寺,尽管面貌有别,却同样能凭宗教色彩,交织出浓浓艺术味道。有些雕刻艺术,长期在风吹日晒雨淋人手触摸下,毁损的毁损,过客眼中看到了什么?

TEXT 柔蓝食单

在亘古的人类历史之中,宗教从古贯今,伴随着人类的发展。即使在现今科学盛行的时代,宗教仍然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走在法国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的古街道上,深感欧洲城市在近代,虽然不免战争的摧残,但在古迹保存方面,还是比亚洲国家来得要好。许多城市本身就是古蹟,百年建筑比比皆是,其中最易寻到悠久历史的不外乎是教堂。战争再激烈,作为欧洲人信仰中心的教堂,仍是不易受到兵燹破坏。

史特拉斯堡 教堂

走入Rue Merciere这条充满中世纪德国风格的木屋建筑的小巷中,伫立在尽头的暗红色大教堂, 便是天主教在史特拉斯堡的主教座堂,法文称为Cathedrale Notre-Dame(圣母教堂)。建于1176年,直到1439年才完全竣工,是欧洲哥德式建筑的代表。

教堂采用孚日山的粉红色砂岩建成,所以外观与一般米白色的教堂迥异;粉红外表,雨后则呈现暗红色彩,别树一格。

这座哥德式教堂,只有正面左边的一座尖塔,缺了原本应该有个对称的右边尖塔。这是因为当时财力不足,所以无法完成建造,却也成为这座教堂的最大特色。

仔细看教堂的雕刻与向上延伸的线条,远看令人眼花缭乱,近看则赞叹其精緻;营造引入天国的感受,让人有种升天的感觉。

教堂深处右侧角落的天文钟,也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古物,在1547年便开始运作。每15分钟会有孩童、少年、成人和老人——代表人生四个阶段的雕像出来报时。但是整点的时候,却是死神提着斧头出来报时,或许是代表人生的终结。

色彩斑斓的马赛克玻璃,拼凑出来的宗教故事,如今仍然为人称道,时间在此仿佛失去意义。

教堂因为信仰而存在,不仅作为一座古迹供游客参观,也作为一座教堂供信徒祈祷;前者是现在,后者为古代,但其实都是相同的。你可以在此感受到古代与现世的交会竟是如此和谐。

史特拉斯堡圣母教堂的粉红外墙,格外引人注目。

梵蒂冈 教堂

提到教堂,不得不提在永恆之城罗马中的梵蒂冈(Vatican City)。

梵蒂冈作为欧洲天主教的信仰中心,宗教立国的国际地位殊为世界独有。这里的圣彼得教堂(St. Peter’s Basilica)始建于1326年,由君士坦丁大帝下令建造。在十六世纪时(约1506 年)重建,1626年才宣告完工。堪称世界上最大的教堂,以及最杰出的文艺复兴建筑,设计人是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重建的教堂,采用罗马式与巴洛克式的建筑风格,正面有希腊式石柱,中间则有罗马式圆顶,与尖锐阴森的哥德式教堂迴异。

甫一进入教堂,便被内部的豪华所惊艳, 教堂以各色大理石建成,有白色大理石的主要石柱、玫瑰色大理石的砖面、各种雕像和金黄色的顶面,令人惊叹的美。不愧是欧洲天主教圣地, 英法各地的主教座堂难以望其项背。

教堂里最多人观赏的大理石像,是米开朗基罗在24岁时完成的雕塑作品《圣母哀痛》(Pietà)。圣母抱着死去的儿子,她的表情并非哀痛,而是一种安详,仿佛诉说着“你回来了”的平静,那是儿子历劫归来,终于回到了母亲怀里,崭露欣慰的神情。这项艺术品,传达母性的光辉,这是纯属于人的,而非神的。

梵蒂冈圣彼得教堂内部美得让人惊叹。

中国 龙门石窟

来到东方世界,同样也有神圣伟大的宗教古建筑。

千年以前的一夜,东汉明帝梦见一位全身金身,头发白光的神,隔日上朝询问大臣那是何神?一名大臣曰佛,于是开创了中国佛教千百年来的传承。

洛阳那里,除了中国第一座古刹白马寺之外,还有闻名中外的龙门石窟。龙门石窟始凿于北魏孝文帝时,从平城迁都至洛阳后开凿,至北宋历经四百多年的建造,如今已有上千年历史; 不仅是佛教雕刻艺术的宝库,同时也是书法魏碑体的艺术宝库。

很可惜历代以来缺乏保护,石窟内许多佛像的面容都已遭到毁坏,甚至有许多无头佛像。虽然现在佛窟旁都设立了栏杆保护,但很多佛像还是处在游客触手可及的距离。而且,所有的佛窟都是露天的,没有任何保护措施;风吹日晒雨淋,都会损坏这些佛像艺术品。

不同于欧洲宗教建筑的完整,中国的佛教艺术,许多带点残缺美,如龙门石窟中最大的一座石窟奉先寺,在唐代武则天时期开凿,历时三年。洞中石窟,凸显了唐代的佛教艺术特色,正中端坐着卢舍那佛,据说是仿照武则天面容而雕塑,左右分别是迦叶和阿难,以及金刚力士,构成一组极富情态质感的佛教艺术。

龙门石窟自建造以来,就一直遭受人为破坏,从唐武宗的灭佛运动至清末民初的战乱与盗凿,许多佛像、碑刻与佛雕,被外国商人收购, 流落海外。一直到200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后,当局才开始陆续整治维护。

可以说,千百年来不断地历经劫难,可是仍旧是保留了下来。龙门石窟约有2100多个窟龛,皆是历代以来虔诚的僧人凿刻出来,在无数的日夜里,留下岁月的痕迹。

洛阳龙门石窟历经劫难,残缺中散发了另一种美。

北京 紫禁城 长城

踏入下雪的北京,紫禁城的明黄琉璃瓦,已被漫天大雪染成一片银白。

站在景山之巅,望着自明清以来历经数百年时光、换了几代皇帝的宫殿。曾经为天子所独有的皇宫,如今成了平民百姓的名胜古迹,红牆雪瓦,诉说着历史兴衰,远目所见,没有尽头的三千六百宫与殿,沉淀着岁月数不尽的哀愁。

古色庄严的皇城,在廿一世纪的今天,已经被造型新颖的水泥大楼给包围,今古交融呈现得并不和谐,可也不令人意外。

随着时代进步,一些旧的东西总是被人遗弃,北京城的城牆早已被道路给取代,所幸还有紫禁城这一属于古代的角落,能让旅人凭弔。踏入这块场域,有如从现代走入古代,情景的转换带动人心的变化,分不清今古盛世之别。

北京城外的万里长城,堪称中国人的奇迹,挡住了千百年来无数马上民族的战马铁蹄, 捍卫中原文化。但在近代西方文明与现代化的船坚炮利之下,长城内外已融合为同一国家,中原与塞外已无古代那般泾渭分明。

如今长城所代表的,不过只是气候分界线与观光资源罢了。相传昔日秦始皇徙居庸徒至此修筑关城,以防北方异族入侵;经过历代修筑, 明清两代成为拱卫京师的内三关,也成为燕京八景之一的居庸迭翠。

但在万物萧条的冬季,来到这里,只见居庸关的景色一变,翠绿的植被骤然退色,成了居庸迭雪。登上长城看这片辽阔山河,也难怪毛泽东当年在其诗词《沁园春 雪》中大发感慨: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中国山河之美,总让人难以忘怀,难怪历史上有无数英雄争夺这片大地。) 

长城的豪放壮阔、故宫的皇家大气、龙门的庄严神圣,对比西方教堂的精雕细琢、严静肃穆,无非都是人类历史长河中的智慧结晶——总结与留下先人伟大的成就,作为不可抹灭的痕迹。

我们在这些古迹建筑之中,细细品味古往今来人类历史的吉光片羽,体悟出刹那的灵感。有一天,或许我们也成了留下历史的人。

冬季的长城景观银装素裹。
繁华的北京城内有着一座古色庄严的宫殿——紫禁城。

终。

这或许是柔蓝食单唯一一篇遗作,流落在外头, 就保藏在我电脑存库里,三年了。

他说他自己很满意这篇作品,也透露台湾出版界似乎不太欣赏他的文字,《品 Prestige》完成了他“作品刊登于书报”的心愿,他非常感恩。

无实际人物采访经验的他,我大胆安排他专访两个封面(张震、蔡依林),还有面包界著名的吴宝春,他都胜任有余。

2013年《品 Prestige》在新加坡创刊,他是我在网界锁定要找的第一个特约。只因他的美食部落格,跑遍世界各地,品尝及报道新的饮食滋味,低调而不领商业的情。我以为他七老八十的,原来才二十几岁人。

成为知名网络美食家,据说他每到一间店尝新品,从不会向店家表示他是柔蓝食单,以便得到免费吃。

我叫他阿棚。最近与他弟弟通讯,他弟弟说这么久了,感激我还记得已故的人。是,因为我把他当好友,永远都是,不管他去了哪里。

这位食神,于2015年7月16日病逝(急性血液疾病,骨髓移植失败),只得29岁。我从台湾报章新闻中,也才得知,他毕业于政大历史系……

这篇,当时新加坡版面临改革,没有用上。如今用在马版,无损其珍贵。而且,再勾起我跟他的过往联系情景,泪流。(扇语)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