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波澜。重创,重建。今后禁用“波兰死亡集中营”字眼,而多少不知真相的人,四面八方被带来这里,断了的魂,今在何处?可知成了参观品?

TEXT 李扇语

Memorial of the Torn-Out Hearts撕裂的心纪念碑,纪念在纳粹当道时期发生大屠杀事件中丢命的无辜百姓。| Getty Images

到东欧的团,不一定会去波兰(Poland)。若有去,扣除两天用来坐飞机,大约剩下11天行程,游六个国家,波兰就占了四天。

波兰有那么重要吗?旅游展上,遇到一个专门带东欧团的导游,他这样问,然后自己下结论:波兰很重要!文化遗产多。另一原因,这个国家很穷,交通不便利,花在路途时间不少,一两天是看不完该看的波兰景点的。

我在波兹南(Poznan)、华沙(Warsaw)、克拉科夫(Kraków)各住一晚,主要在华沙市游车河,在克拉科夫古迹与购物区里走马看花,在盐矿跟集中营顺便瞧瞧人山人海(可见这
两处,是波兰旅游攻略必到之处,想必给这国家带来可观的外
汇)。当然啦!喜欢音乐的朋友,肯定要走一趟瓦津基公园,看看波兰人引以为傲的同胞——肖邦纪念雕像。

老实说,刚开始我还真爱不上波兰。咦!像马来西亚一些老城,甚至乡镇的面貌,与脑海浮现美丽雄伟、古色古香、宏观艺术的欧洲建筑,差一万八千里远。

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瞭望台,估计它目睹了超过一百万条生命的死去。| Getty Images

消失在地图
巴士从德国柏林开往波兰。不知道每个导游是否一样,要旅客先看电影后游波兰。《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s List)在车上播放,当年纳粹德国的狠,各地犹太人的痛,再一次叫大家想像大屠杀场面。

这大概也是参观奥斯维辛集中营(The 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设于波兰最大的纳粹集中营,内有营中营,包括灭绝营)之前最好的情绪酝酿吧?以便能“进入状况,触景伤情”。

关于历史,这里就不浪费字数多说了,谷歌(我以为我将它改为“骨哥”很有趣,后来看到有人叫它“哭狗”,拍案!联想力高一筹)一下,什么来龙去脉,都有详细记录。

但我必须写一写:早在石器时代,波兰已经被人类发现,选择住下,十世纪建立成一国。十一至十六世纪,这块土地飞黄腾达;十八世纪,被崛起的邻国逐渐瓜分,导致在世界地图,整整123年找不到“波兰”这个地方。

一战(1914-1918)之后,波兰复国,才又出现在地图上。然而,二战(1939-1945)期间,波兰再次被灭亡;在战争炮火中,且又被用来充当集中营,街容市景几近全毁。

到1945年之后,波兰重建至今,仅有短短70年出。重创的结果,在波兰,没有了(如捷克、匈牙利)随处可见的美轮美奂艺术古典建筑;迎接我的,是修修补补的老旧墙面。

当地导游带我们游华沙,也说了:放眼望去,是老城市的模样。我心里自然纳闷,来波兰有什么东西看嘛?

波兹南老城区的彩色房子,给饱受战争摧残的波兰带来一股朝气。| Getty Images

蓝眼睛苦力
回忆来到德国与波兰的交界处,很兴奋期待踏入波兰领土。谁知道,一路两旁都是“高高直直秃秃树干”的树——隐约能透着阳光的森林,好大一遍(不止一片,多到令人以为遍地皆是啊)。

回来哭狗,哦原来波兰人注重造林,保护森林基因及天然环境。我所见那些“高直秃”,没查错资料的话,是针叶林。

游走洋人的国家,我就特别好奇,白皮肤蓝眼睛(感觉很高人一等)们,有没有做牛做马干粗活?我好留意道路旁,想发现有洋人在日晒雨淋吗?我想搞清楚这点:洋人有做苦工的吗?

拍了不下十来张实例画面,心目中高贵的俊帅的蓝眼睛,也一样要汗流浃背做辛劳的低下工作。而在波兰,我还看见具有明星面孔、魔鬼身材的洋美女做泥水匠。

我们的包先生问我“波兰女人都很漂亮,对吗”时,我发了一张在维利奇卡盐矿拍的女工人照给他看,说“大约长这个样子”。

谈尊贵,波兰的男男女女,少了这份气质;他们的纯朴,反多了几分平易近人。

听说波兰的东西便宜,所以我说什么死都要在波兰瞎拼。行程总在天一亮就起来赶路,这个名胜到那个名胜,没有时间在当地花钱。

最后一晚在克拉科夫,回到酒店放好行李,我马上做德士去逛商场,两小时不到,买了几包零食、几件衣服、一个行李箱,全选波兰品牌。

有原因的。几天感受眼下波兰,也听多了它那波澜般曲折命运,我不禁频频感叹:可怜的国家!我要给它赚我的钱。

感觉它依旧在被欺负。用不到欧元0.80就能买到的波兰制品:花生口味零食:Erdnusslocken,在德国慕尼黑机场卖欧元3.50,你看,贵了几倍,拿波兰的东西翻赚!

集中营陈列出遇难者的遗物,让观者无限唏嘘。| 李扇语

伤感的卖点
天在帮助我,让波兰这时候引人关注。

104个国家联合提交的决议草案,于2005年11月1日通过,每年的1月27日,定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今年这一日,正当我要写这篇稿,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73周年纪念活动,在波兰大规模举行。

还没完!今年1月26日,波兰议会众议院宣布通过,禁止使用“波兰死亡集中营”等词汇,来描述纳粹二战期间在波兰设立的集中营。

多国领袖认为,这项禁令可能对言论自由及学术讨论造成负面影响。波兰回应:“我们有权力捍卫历史真相!奥斯维辛集中营,除了地点位于被纳粹占领的波兰,除此之外,跟波兰人毫无关联。”

到底真相有多真?集中营如今摆出的那些日常用品、随身物,一格间一格间设计得美美,供游客观赏——我在想,当时二战结束后,忙于复国,还有心思收藏残局的垃圾?

集中营陈列出遇难者的遗物,让观者无限唏嘘。| 李扇语

虽然我怜爱波兰的心越来越浓,但看到这些展品,确实怀疑有点人为利用性质,刻意美化包装了来自于惨剧的纪念物。

结尾,我们来反思。

吉隆坡一位友人问我:很奇怪,为何他们(波兰人)一直拿二战悲剧来当卖点?没其他了么?

生不在波兰,我们有的是外国劳工、女佣可以聘用,很幸福,不是吗?

回途机上,看了这部《The Zookeeper’s Wife》,再一次想像当时华沙被摧毁;多少人收好行李,高高兴兴以为要来此地过新生活,没想到是来送死……

可怜的国家,我会再来的。希望有一天,我的反思有了答案,你也走出亡魂阴影,给过客来点惊喜。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