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国的波尔多吗?不,是葡萄牙的波尔图。一字之差,同样出产葡萄酒。甜甜的波特酒入喉,犹如喜上心头……有人来到波尔图,再也不想离开。

Text 胡锦伟

 

出国旅游,一向住在城市心脏地带,贪图交通和饮食方便。这回去波尔图(Porto),决定换个角度观察和感受城市,选择在离市中心数公里之遥的滨海街区Foz do Douro落脚,毕竟来到一个与海洋密不可分的国度。

在葡萄牙文中,Foz是河口的意思,Douro则指流经市中心的杜罗河(Douro River)。顾名思义,这一带是河流与大西洋的交汇处。当年的渔村,如今是冲浪者的度假胜地,并且建了许多面海公寓,吸引许多富人前往置产。

我下榻的Vila Foz Hotel & Spa,和沙滩只隔一条马路,刚抵步便看见金黄色的斜阳坠入海平线上,霞光浪影为海边的慢跑者和脚踏车骑士张挂起梦幻布景,阳台外的景色让人感觉疗愈。

 

葡式风情

 

沿着滨海步道朝市区的方向走,很快就到达杜罗河口。两道长长的石堤从岸边伸向海中,形成狭窄的水道,当汹涌的海水灌入这 挤迫的壶口,因反作用力而掀起惊涛骇浪,非常壮观。

走在其中一道有灯塔的石堤码头,潮湿的海风拍打衣衫,海鸥飞过身旁,据说坏天气时高耸的浪头会冲上石堤,甚至夹着强风把人推倒在地。

石堤尽处矗立着建于十九世纪的费尔盖拉斯灯塔(Felgueiras Lighthouse),倚靠着塔下的石砌护栏看怒潮翻滚,一种漂泊感油然而生。十五世纪开启“地理大发现”的亨利王子,想必也是被眼前的景象激开雄心,进而开办航海学校,促使多名葡裔航海家展开远洋探险,或到南美洲巴西,或绕过非洲南端的好望角,到达印度、马六甲、东帝汶、澳门等地。然而,历史的浪潮将显赫 一时的海上霸业冲刷无踪,就像这座退役的灯塔,在日复一日的潮水涨退中站成没落苍凉的身影。

许多游人乘一号线怀旧电车来河口观潮和看日落,我却频频搭私召车往返市区和酒店,因为当地生活指数不高,车资相对廉宜。有一次跟司机闲聊,这个来自巴西的中年男人为了生计移居 葡萄牙,原先是在国际化的首都里斯本(Lisbon)工作,来到波尔图后就再也不想离开,因为喜欢这里的悠闲步调和更为原汁原味的葡式风情。他说,当初想像中的前宗主国就是这个样子。

Porto这名字源自拉丁文Portus,意为港口,后来又演变成国名Portugal,即葡萄牙。酒商以船舶运载产自杜罗河上游的葡萄酒,顺流而下送抵波尔图的酒厂,人们遂以城市之名,将这种混合白兰地的加强型葡萄酒命名为波特酒(port)。一个名字,多种演绎,翻开世界地图,似乎只有Porto是唯一例子。

 

多彩古色

 

这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城市,鳞次栉比的楼房堆叠在斜坡上,顶着橘色屋瓦,外墙髹上红黄蓝绿等明艳色调,在早春的蔚蓝天 幕下分外耀眼。

在波尔图旧城区穿街走巷时,我总爱抬头看传统房舍的木质百叶窗、玻璃窗、 落地长窗等各式各样窗户设计,像是对路人挤眉弄眼,传达不一样的表情和个性。

位于河谷的里贝拉(Ribeira)街区住着许多贫穷人家,狭窄巷弄里的老房子都披上缤纷彩衣,比城中其他地区的建筑更加抢眼,破落中展现生存的尊严。

许多房子的外墙贴上各色瓷砖,有深受伊斯兰文化影响的几何图形和花案设计,也有叙述历史事迹和圣经故事的蓝白瓷砖艺术。除了装饰门面之外,也能防潮。

圣本笃火车站(Estacao de Sao Bento)外观不甚起眼,里头却别有洞天。艺术家Jorge Colaco以古典写实的画风,将葡萄牙历史上的关键战役和风土民情描绘在约两万片蓝白瓷砖上;车站大堂 四面墙上拼贴成壮观的壁画,引得无数旅人驻足欣赏,久久不愿进站。

城中还有多处以瓷砖说故事的宗教场所,包括圣伊尔德丰索教堂(Igreja de Santo Ildefonso)、阿玛斯礼拜堂 (Capela das Almas)、卡尔莫教堂 (Igreja do Carmo),外墙覆以巨幅蓝白瓷砖壁画,犹如街头美术馆,招展城市的风华。

 

人气书香

 

波尔图人气最高的打卡点,莫过于开业超过百年的莱罗书店(Livraria Lello),热闹程度可用“人满为患”来形容,其中绝大 部分是冲着《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而来的游客。原来,这个畅销魔幻小说系 列的作者罗琳(J.K. Rowling)曾旅居波尔图,那几年她常光顾这家“全球最美书 店”,古典华丽的室内装潢因此成为她的创作灵感。

打卡者太多,店家于是在附近街道另辟售票处,让访客凭票入店,门票可用来抵消书价。店外排队人龙中,许多儿童穿戴《哈利波特》角色的黑袍和巫师帽,在结合新歌德式风格和新艺术装饰主义的建筑外观映衬下,逗趣得来也很应景。

进入书店,即刻被一道腾空而起的楼梯吸引了目光。戏剧化的圆弧形设计,在中段以旋转姿态分左右两边将人们导上二楼,仿佛登入另一个神秘空间,这场景倒真像小说和电影里的魔法学校。

店内的胡桃木栋梁、扶手栏杆和天花板布满精致华美雕饰。中庭的彩色玻璃天窗,在日照下绽放绚丽图案。若不是墙边 成排的书架和走道上堆放书籍的桌子,还真以为这是一座美得过火的豪门大宅而不是书店。

 

热闹河光

 

我喜欢到花街(Rua das Flores)散步, 起点就在圣本笃火车站附近。短短的步行街,有不少售卖文创精品、家饰品、个性衣饰的小店,餐馆和咖啡座总不缺食客。

周末下午,街上涌现脚步轻快的人潮,只见一群穿着整齐黑西装的年轻人,竟然跟街头艺人抢饭碗,组成小型乐队在街边演唱欢快的曲调,并邀请路人加入演唱行列。打听之下,才知道他们是在籍大学生,透过街头表演为新学期筹措学费。那个周末,城中各处都有学生卖唱,寓生活于表演,南欧人乐天达观的个性可见一斑。 走完花街,杜罗河已近在咫尺。里贝

拉的河滨步道搭起周末市集,售卖小吃和工艺品,人们坐在河畔石级上聊天看河, 街头艺人在这头唱着抒情歌曲,另一端的户外派对传来舞曲节奏。

杜罗河是波尔图的灵魂,碧蓝河水与优美弧度柔化了城市的轮廓,并且掌控国 家经济命脉——运酒船把一桶桶波特酒, 从河流上游运送到波尔图对岸加亚新城 (Gaia)成排的酒厂。

横跨河流两岸的路易一世铁桥(Ponte Dom Luis I),正如埃菲尔铁塔(Eiffel Tower)之于巴黎,为这座世遗城市添 上工业风的摩登色彩。巧合的是,这座 铁桥是由铁塔设计师的徒弟兼伙伴 ——Theophile Seyrig操刀。

铁桥高45米,上层供地铁通过,下 层让汽车穿行,行人则上下层都能使用。 傍晚时分,在铁桥上层找个面向下游的位 置,靠在铸铁栏杆,等待夕照为山丘上色彩鲜艳的房舍罩上柔和的滤光网,看暮光为河流抹上淡淡的腮红,那是波尔图最美的一刻。

回到旧城,趁市集打烊前买了以马铃薯泥混马介休(bacalhau,俗称葡国咸鱼,用盐巴腌渍但不风干的鳕鱼肉)包裹乳酪炸成的酥球,配一小杯甜甜波特酒,坐在岸边慢慢品尝,口感和场景再对也没有了。天色已暗,河面的波纹泛着对岸的灯影,如同画家梵高Vincent Van Gogh星夜系列作品的真实版。

回转身,里贝拉悠静的巷子已亮起街灯,洒下一地温柔的金黄。我把杯里颜色相同的波特酒喝完,跟着河水的流向启程回返海边酒店,心想:今晚的梦会不会也金黄色的?

 

//

继续看:

马来西亚6大奢华度假目的地

来到这地方,想起那电影……

奢华游艇之旅,2021启航

疫外别有洞天

想念旅行的辛苦了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