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与地之间,咱们过着各自的日子。虽有普天同庆的大日子,但谁不想拥有专属自己的某一个特别重要的日期?

Text 我玲

 

大日子,当然是重要日子。要称得上“大”,关 键要有纪念意义,这和日子悲喜与否,并没关系。大小两字,本就是个相对概念。凡事有大必有小,有小才有大。

可为什么,无论在华文还是英文里,都没有“小日子”(Small Day)这个词?

也许,没有存在感的日子,连称呼都不配有。

 

纪念日

生活在雪域高原的藏民,远离现代社会,笃信宗教,简单而纯粹。据说他们一生中只会沐浴 三次,那就是在出生、结婚和死亡时。这三个沐浴日,对应着生、爱、死。也许不会有人反对,这是所有人终极意义上的大日子吧?

除此之外,那些完全属于个人的,值得回 忆和期待的纪念日,同样也是无比重要的大日 子。不一定要大张旗鼓地庆祝,甚至不须让他人知道,但得有一些仪式感。就像《小王子》 里狐狸告诉小王子的那样:仪式会让某一天不同于别的日子,某个小时不同于别的时刻。

尽管说“生活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张爱玲语),但你总得努力让它足够华美,才有可能忽视各种烦恼的咬噬。

而在我看来,纪念日便如一缕锦绣,为寡淡的日常平添一抹色彩,让你有所期待,有所回味,或是有所失落。

 

累人日

大日子不一定都是好日子,但大日子一定特别累人。

为了让一个日子显得重要,我们总是要想方设法地累人累己。因为,一旦事情变容易, 不再难得或难求,往往就不那么重要了。

如果你的女人完全不在乎你是否记得她 的生日,错过了你们的周年纪念日她也不生 气,千万不要傻傻地以为你幸运地躲过这些麻 烦……大概率是,你在她心中已无足轻重。

现在人们常常抱怨,过年过节没以前有味道了。其实,不过是一切太容易得到的缘故。

不取现成,试试自己做新衣、灌肉肠、舂 米粉、熏腊肉,上蹿下跳累成狗,那时还怕没 有年味?

心理学有一种理论,指在一件事情上投 入得越多,我们就会越喜欢。当然,前提是心甘情愿付出,这样不管是否有回报,都会感到 愉悦。

时不时给自己制造一些需要费时费力的机 会,是必须的生活智慧。

 

重现日

有一天,小朋友抱怨说,班里有孩子和他同天生日。这太让人不爽了,感觉自己的大日子被稀释掉一半,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可见,大日子是极度个人化的存在。大还是小,全凭自己的感知。说到底,什么最大? 心最大。

老舍先生说:“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

大日子的存在,让生活有了起伏,多了滋味。值得记取的日子多了,生活就有了重量。 那一个个大日子串起来的,就是我们每个人独 一无二的生活。

伟大作家马尔克斯有句名言:“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我们为了讲述而在记忆中重现的日子。”

有意义的日子,才能叫生活。希望能记住的日子能多一些,再多一些。那意味着,我们的生活,还不差。

/

我玲,上海女子嫁入考古世家,现暂居墨尔本,陪伴留学的儿子。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