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啊疫苗,是我们的唯一希望了吗?这时候怎么看“自由选择打不打”?

Text 李扇语 

一年又是来去匆匆,很快就要过完,惟有病毒没了没完。 

你是不是也抱着这种心态?怀疑每个人身上有病毒,结果搞到见到人如见到鬼,怕!反感!最好是去的地方没有人啦!没有人,没有买卖交易,不要说这世界不好玩。更无趣的是,经济断了路,整个玩不下去了。 

要赶快恢复正常,吃喝玩乐来去自如。如此期盼的时候,多少人把希望寄托在疫苗上?这个人数不必计算,从各国实施打疫苗的热烈与积极反应来看,似乎眼前只有疫苗才能打死病毒。 

如果疫苗被当成是唯一希望,我想说,问题还是很难解决彻底,即使狂想来个混打看看有没新的转机。 

同样冒风险 

我是没有打针的人,但是并不代表我排斥疫苗。 

面对嫌弃的眼光,我就会想打电活跟一位长辈聊聊,了解其近况。她极度对药物敏感,一直以来有家庭医生。她多次征求家庭医生的意见,能不能打疫苗?得到的答案是:别打。自从没打针的人要面对更严谨的限制,她问了医生“我能打哪种疫苗”,医生干脆不答了。自己做决定吧!意思大概是这样。 

几乎人人关注“有没有打针”,那么有谁试着深入去了解没有打针的那一群?

一定有原因,而原因不一定就是反抗政策 —— 不跟着大队走哦!也不一定是怕死 —— 据说打了疫苗不担保不会确诊,却担保不会重症死亡,怕死早就打啰!

既然说到人命,打了针翘辫子也有的,数据就不必探讨了,该探讨的是为病毒送命的(确诊或打了针的),有没有其他致死因素?比如体质问题、健康问题。 

所以请不要一直拿“确诊死者没有打疫苗”来做文章。呼吁及鼓励打疫苗,做法必须有人性,而非夹带威胁成分。 

到这个时候,病毒赖着不走就快进入第三年,如果打疫苗一定能保命,谁不想打?无须专家证实,事实已证明:目前为止,没有一种疫苗是百分百毫无不良反应的。 

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能不能挨过这几针,我心里有数。现在我没打,不等于我不想打。我在等待我认为更适合我身体状况的疫苗,或者口服相关新药的研发成功。这样的选择自由,难道体质特殊者不能拥有吗? 

此一等待,也都在冒着风险。跟“打了疫苗也可能确诊或引起不良反应”的风险比,我宁愿接受限制/失去许多无所谓的自由。我明白这措施,是为保护我这种没打针的人。鼓励接种的文案,也强调了“踊跃打疫苗,也为了保护不能打疫苗的人”。 

自身的努力 

每天临睡前,我有用点时间’进修’防疫这一课。连别人的治愈实例,我也牢牢记下。有疗效的方法,不能瞧不起。目前还没有公认最佳的对症下药,自救是必须的,那就多参考“别人如何好起来”吧! 

美国整合医学专家杨景端,被喻为“最敢讲真话的医师”。针对接种疫苗、对抗病毒这两件事,他提出不少独特见解,我不认为他在唱反调,倒觉得是一番苦口婆心。 

他提到人是有个体差异的(体质不同,接受度不同),强迫每个人必须接种,会形成一种日后问题,为何不把抗疫希望也寄托在“锻炼自然免疫力”呢? 

我非常赞同他说的,人体自然免疫力的重要性。

一旦完全依赖疫苗作为防弹衣,那可能会令自然免疫力犯懒不做工。好比经常服食维他命丸,影响了人体从日常天然食物中摄取养分的能力。 

自身不努力锻炼抵抗力,以为只有疫苗才能抗疫,一次又一次地接种?

想想吧!多少国家原本目标是对病毒清零,结果掉转头选择与病毒共存,这是为什么? 

/

李扇语,天马行空,颠覆正统,迷恋内心的声音。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