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如同花枝招展,有时候仅流于表面?搞不好那是自卑,就搞给它好吧! 

Text 方杰 

Photos by BEKKY BEKKS | NAGY ARNOLD (UNSPLASH)

大学时班上有一位品学兼优的同学,我一直觉得他应该是高人,视他为假想敌。直到大四那年被分配在同组做报告,我才发现他看起来高深莫测,只是因为比较安静,形成假象。 

而我,读一点书就想卖弄、好斗好挑衅,我觉得也是假象 —— 多少是因为自卑,渴望被注意。 

年轻时我常做嚣张的事,这或许是:自知没有显赫的背景与家世,如果不破釜沉舟豁出去,大概不会有人注意我。 

我这种人在古代,应该是所谓的狂狷之士。让我比较安慰的是,孔子对狂者的评价不差,他说:狂者进取。意思大概是狂妄的人通常都积极进取,所以才会看什么都不顺眼。 

话虽如此,生活在传统的东方社会,想像一群人等着看你出糗,说内心不忐忑是骗人的。一直到接触西方哲学家后才发现,我景仰的智者大多是偏执狂,这种感觉很像丑小鸭终于找到同类,发现原来自己不是异类。 

狂妄见解 

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年轻时大胆宣称,性欲才是人类前进的动力,他以强辩的方式透过临床案例证明,歇斯底里症与性压抑有关。此举自然引起保守的维也纳卫道人士不满。 

当人们攻击他时,他独排众议,说了 一句名言:愈多人抗拒我,就愈证明我的理论是对的。(原因:踩到了痛处,大家才这么气急败坏。) 

对弗洛伊德而言,反对他的人都在抗拒他。单就为了真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让我折服。 

我在大学教书,谈到这段轶事时,都会提醒东方学生,如果一天到晚担心做错事得罪人,就很难发展出独特的见解。 

然而比起尼采的狂妄,弗洛伊德只能望尘兴叹。

尼采在著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借先知之口说,他来得太早了。

尼采的狂妄有时让人喷饭,他曾说每次想到死后,人们膜拜他时要脱袜子这画面,让他感到极困扰。面对想劝他别那么狂妄的人,他回应: 

“我将用栏杆围绕我的思想,甚至围绕我的语词,让猪和热心的人不会侵入我的花园。” 

其实尼采并不疯狂,他正是用他的狂妄来对抗十九世纪过度理性客观、谨慎却死气沉沉的西方哲学界。他认为所有的创造力,都来自热情与狂迷。尼采总是深得我心啊! 

超越内心 

当有人问我,自信与自卑要怎么分辨时, 我总想到尼采。 

尼采自卑吗?我想是的,有学者都认为,他的狂妄与他的体弱多病有关。

心理学家阿德勒写过一本叫《自卑与 超越》的书,据说他又矮又丑,患有佝偻病,然而他的自卑感反倒激发了他上进。 

转眼间,我已到孔子所谓的知天命之年,内敛了一些,也没必要虚张声势来证明什么了。 

有时候回想,会为自己年少时的轻狂捏一把冷汗,然而并不后悔。年轻时那样的个性,让我的经历多了不少波折,但也激发了潜能;如果人生再来一次,我一样会张牙舞爪。 

应该没有一个人先天就有自信的,而自卑有时却是一种动力。除了天赋异禀的天才,谁不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只要不自欺欺人,只要能够善用自己的自卑,没什么不好的。 

 

方杰,从马来西亚迁居至台湾,从美术转去研究心理学,成为知名讲师。 

 

*本文取自2021年10月刊《品》**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