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喻女人美如花,总以为她们生来是供养眼的?这篇,别开生面谈女性,她们与自然的奥秘有关……

Text 方杰

主图 MCGILL LIBRARY (UNSPLASH)

 

在世界各地的考古博物馆,发现一个有趣现象:三千多年以前出土的人偶,清一色以女性为主。这似乎告诉我们,人类文明始于“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母系社会,女性才是文明最早的主人。

现代学者认为,在古代人眼中,女人与自然、大地有着内在联系,女人的身体是一个神奇容器,像大地一样孕育生命。他们也发现,女人的身体会周期性来红,仿如月亮与自然的循环,充满了韵律感。

分娩后,女人的身体会分泌出乳汁;怀孕的过程、母婴之间的神秘连结,都是男性的身心灵无法企及的。中国人说皇天“后土”,希腊的大地女神叫盖亚;农神德米特、森林之神阿忒米斯清一色都是女性。

女人会引发男人的性欲,让原始人惊奇,所以爱与美神维纳斯在创世之初就出现了,任务之一是掌管生育,无形中显现女性与生命的创造有关。

 

男神崛起

 

世界各地对女神的崇拜,也有摧毁的一天。考古学家认为,大约在四千年前,强悍的狩猎民族开始出现,渐渐地壮大,征服了天性温和的农业文明。

这群好战的游牧民族,建立了男尊女卑的父权社会,盖城墙、发明法律与文字,我们自此有了历史,history一词,即男人的故事。手执武器的男神,后来取代了女神。

游牧民族崇拜的几乎都是阳刚战神,好比说宙斯手执闪电,北欧的雷神索尔拿着槌子。自此之后,人类的文明陷入无止尽的战争。

女神被收编、贬低或丑化,成了男神的附庸;女性的地位每况愈下,成了被争夺、交易、泄欲、供人欣赏的玩物。父权社会剥夺了女人的行动力与受教权,让女人在心理上觉得自己是次等的。

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曾多次指出,妇女天生不如男人,理应受男人统治。由于女人被视为劣质的,许多传统社会都有丢弃女婴的习惯,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说过,女性有阴茎羡妒情结(penisenvy),会因为自己没有阴茎而感到自卑。说穿了,这都是父权社会扭曲女性心理的结果。

 

露出曙光

 

艺术家笔下的女性形象,对现代女性意识的抬头,扮演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曾有学者透过名画《蒙娜丽莎》肿胀的手指,推测达文西画的是个怀孕的女人。达文西喜欢在画里留下谜团,在男性至上的时代,他以迂回的方式暗喻,这个站在风景前的神秘女人就是被西方文明遗忘,曾经孕育万物的女神。

1865年,法国画家马奈ÉdouardManet颠覆了西方的裸女画传统,更进一步地解放女人,在他反讽意味的《奥林匹亚》作品中,女人不再矫揉作态供男人欣赏,她以最舒服的姿态反客为主,直视观画的男人。没想到马奈只因画了一个自在的女人,竟激怒主流社会,成了哄动一时的丑闻主角。

十九世纪在欧洲、近东各地陆续出土的女神像(俗称史前维纳斯),与马奈、达文西遥相呼应。女神像共有的特质就是壮硕厚实,仿佛充盈着绵绵不绝的力量,与现代审美观所定义的娇弱、纤丽美女迥然不同。或许随着父权社会的式微,现代女性可以远古女神为镜,卸下为男人表演的面具,接受自己与生俱来的天性,为自己身上藏匿的宇宙奥秘而骄傲。

自古以来,男人总喜欢把女性比喻为赏心悦目的花,然而花在东西两方宗教里都象征完满自足,藏语“唵嘛呢叭咪吽”,意思就是莲花宝物。

一花一世界,活出自己的热情与天赋,就是美。

 

方杰,从马来西亚迁居至台湾,从美术转去研究心理学,成为知名讲师。

 

//

继续看:

花替你说话 

托远在天边的福

红颜怎会薄命?

一集一集追下去 

心装在面具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