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自己的内心走,一切后果自负,这当中也有意想不到的结局。

Text 黄方玲

可知道哪个音乐家的专辑销量超越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或麦当娜Madonna?他就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音乐神童莫扎特精通多种乐器,4岁首次公演,6岁开始创作,约12岁完成第一部歌剧。他不仅为所有的交响乐器写了独奏曲,还给各种音乐流派留下杰作。年少的莫扎特,在作品里融入不同文化的音乐风格,但此做法并不符合当时维也纳的音乐传统或贵族品味。

正当许多同僚都忙着赢得重视时,莫扎特却辞去皇家作曲者的职位,坚持自己的创作风格,迎来“狂妄自大”的声誉。虽然那个年代的维也纳听众无法欣赏他的作品,鹤立独行的他,才华最终还是被看见,成为万古长存伟人之一。

在六十年的成就上,美籍华人建筑师贝聿铭I.M. Pei获得无数建筑奖项。代表作有美国华盛顿特区国家艺廊东馆、中国香港中银大厦、卡塔尔多哈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等,但即使这么一位著 名的建筑师,也难免有好几项建筑设计遭抵制和争议。

1980年代初期,法国总统邀请贝聿铭设计扩建卢浮宫博物馆来容纳大量游客。谁知,法国人不仅将玻璃金字塔看成死亡的象征、对十七世纪宫殿的不敬,而且还视为外国文化和现代主义的侵入。

尽管玻璃金字塔在开业的前后许多年都受到谴责,随着时间的洗礼,它成了巴黎重新焕发的象征,让贝聿铭赢得国际声誉, 成为他最具标志性的建筑作品之一,也得到法国人的认同。

 

看看自己

 

还记得十五年前,有一次开窑时,一位收藏家第一眼见到我的作品,便立即表示有意买下。那时我刚跨界,半路出家,陶艺这条路能否坚持还说不准。

我曾经参观过这位先生的珍藏,他收集的都是各国名陶艺家的作品和古董陶瓷,件件能成教课本里的经典。所以当他提出想买我的作品时,我喜出望外,心想:作品被慧眼认可,理想仿佛已实现。但我听到自己说出“这是非卖品”几个字。

对旁人来说,我任性妄为,不识好歹。对我而言,绝无意吊起来卖。虽然作品被珍藏是一种荣耀,但我不愿意让好作品一出炉就不见天日地被收藏起来。它只会成为收藏家的物品之一,就 如后宫佳丽三千,意义不大;但在我作品集中,它独一无二,不可或缺。

好友低声劝道:“再考虑考虑吧!没钱交房租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有些选择,只能听从自己的内心。很庆幸我一时的肆意妄为,那件作品在接下来的几年,在国际陶艺比赛中赢得了数奖项,成就了我。

 

任何后果

 

有时候,“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的决定,无法跟任何人辩解。但逆行的选择,绝不是轻率或鲁莽的决定,而是深思熟虑后依然义无反顾,愿意付出代价,并且随时接受失败。

当然,不是每一次的构思都必须狂妄逆行,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违反直觉”的自由和勇气。万一逆行失败呢?莫扎特就是这么一个例子。虽然离世后获得认可,但他一生贫穷坎坷,病逝时才35岁。

西方文化和教育重视个人主义,强调自我表达。西方人从小就习惯自信地论述,因为议论并不代表不和谐;美国人认为,不发言才显得没主见。

相反的,胆大妄为,似乎与东方人的教养背道而驰。与西方人相比,东方人通常以礼待人,避免争议,害怕说错话,在还没完全了解某件事之前,不会觉得自己有质疑的权利,因而吃亏了。

在久远的时代,逆行者或许都太前卫了。实际上不管在哪个年代,逆行是一种精神——豁出去的冒险,接受任何后果,包括自我牺牲,来实现创见。

看似超越实际的妄想,后来成为楷模和影响力,为后人开启了无比珍贵的新视角。

/

黄方玲,新加坡人。在美国修读博士学位时,于宇航局NASA担任研究学者。 如今定居纽约,全职从事陶艺创作。

 

➚ 点击登录免费翻阅11月号《品》电子刊

 

//

继续看:

JOJO 吴俐璇 接受自己的疯狂

Dior、Jo Malone、Diptyque…… 梦寐以求的2020圣诞日历礼盒就在此!

世事如棋: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教会我的事

The Queen’s Gambit:隐藏在服装细节里的意义

原汁原味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