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不用去上班,很闲啊?或者,自己喜欢做什么就去做,闲得很? 

Text 黄方玲 

刚做完盲肠炎手术的老同学,无奈地说:“我已将灵魂卖给魔鬼,我须维持现有的生活水平。”他已成了标准的白奴(白领阶层里的房奴、车奴、卡奴),给自己扣上功名利禄的枷锁。  

而有人宁愿放弃白领生涯,转为选择悠闲活着,真的是不再忙碌了吗?

工程师变厨师

Lawrence Reutens是电子工程师。2004 年跟随妻子外派工作,从新加坡迁居至纽约。 

“刚到美国时,我太太建议我给自己放个假,她鼓励我去上烹饪班。”他上了八个月的专业课,还被学校安排在著名的米其林星级餐馆实习。 

“我以前选择当工程师,是因为知道那份工作可以给我很舒适的生活,买车买房都不成问题。但那是我给自己设的一个 心理陷阱,让我觉得没了那些身外物会活不下去,没了那份高薪会缺乏安全感。 

但我太太一再鼓励我……还支持我自己开餐馆。” 

“什么带给你最大快乐?”我问他。 

“用我的菜肴来代表我的创意和信念。还有,能与别人分享我做的菜,带给他们快乐和满足感,是一种荣幸。” 

做自己喜欢的事,全情投入,日子其实比想像中还要忙碌。但再累,再辛苦也能意识到自己活在幸福中,心态自然是悠闲的。 

“从最乏味的备菜到菜式设计,我很享受整个过程。我早晨七点就出门采办。有时候凌晨1点才回到家。就连餐馆休息日,我也会回去打理文书工作。过节期间客人多,更忙。” 

律师变作家 

蔡志伟的学历:一个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和三个法律学位。换了几份工作之后,他遵从自己的心,选择当全职剧作家——给自己五年时间,尝试以写话剧为生。 

“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我问他。 

“是建立起自信,允许自己成为一名作家。”他回答。 

辞去高薪工作,父母亲大吃一惊,为他操心。即使作品出版了,获奖了,上演了,他们依然只将写作当成他的爱好。直到2014年,《海峡时报》采访了他,父母亲看到了报导,才终于放下心来。 

“人们以为我没上班,有很多空闲时间,但我的工作必须思考很多细节。现实中我就是一家单人公司:财务总监、营销总监、公关经理等都是我。除了创作,我还要打理一切。 

我也必须联系各剧院、导演、出版社,还有我想合作的艺术家,每天要做的事排得很满。有时,半夜醒来有灵感,我也会起身写下来。一个作品有几十份草稿,已习以为常。” 

“你希望你的作品有什么样的影响力?”我问。 

“这个世界有很多破碎之处。我觉得我有责任用我的作品来探讨一些社会问题。我希望以一种有趣的娱乐方式来教育众人,激发他们,包括挑战惯性思维。 

要编出一个好故事,须细细观察,了解人性、需求和渴望。这探索过程,让我慢慢养成更好的人格。” 

悠闲,不一定就是无所事事,不流汗水。悠闲,是一种心态,为自己争取,做自己热爱的事。 

和周边的人比薪水,比职位,比房子,比车子,比儿女,往往只会框定自己的人生。表面上可能赢别人,但事实上或许已经输了自己。所以,你可曾静听自己内心的召唤? 

/

黄方玲,新加坡人。在美国修读博士学位时,于宇航局NASA担任研究学者。如今定居纽约,全职从事陶艺创作。 

 

*本文取自2021年11月刊《品》杂志**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