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美貌,不一定是得到厚爱,有可能是魔咒。各人福份个人修,靠医美来修?

Text 晓澄

 

看过类似报导:某某选美大会,每位参赛小姐的脸蛋,几乎是一个模子出来的。要比的,是哪位美容医师的刀工最没有瑕疵吧?

拜医美技术快速发展所赐,俊男美女的各种外在优点,可以轻易地装置在另一个人身上。这是否意味着天生的样子可任由改造?

红颜二字,指美人,在旧时代是外表的一个分类。在廿一世纪,说实在的,不只是男人,连不少女人也在意对象长得好不好看,属外貎协会的。

 

一句警语

 

不容否认,拥有美丽的外表,是一种恩赐,能在人群中轻易吸引目光,甚至得到的机会比一般人多。

然而,是恩赐也可能是魔咒,旧时代所谓的“红颜薄命”,放在女性主义逐渐上扬的今天,似乎应该是个人修行的一句警语。

有人恃宠而骄,虽然光鲜亮丽地跃上舞台,但结果往往心态不对而辜负了机会,灰头土脸地跌落凡尘;也有做错选择或遇人不淑者,被糟蹋的程度,超过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就是“薄命”新解。

例如,在娱乐圈猎色的豪门子弟,将知名美女娶进家门。豪门深似海,失去独立自主空间的红颜,只是男人的收藏品,或成了生产机器,或生不出小孩被休,或被始乱终弃……

 

两种女人

 

身边的女性友人们,面临事业或感情问题时,都有不同的应对智慧。

我喜欢不断充实自己的女人。在男女并不平等的世界中,她们培养内在实力与战力,不让须眉地与男人同起同坐,红颜可以不薄命。

有的女人三从四德,只愿平淡一生。嫁个好老公,生儿育女,有一份稳定工作来贴补家用,就满足了;升她的职,反而可能坏了她‘大计’。人生祸福难料,各人福份个人修。这份淡薄,也不失为一种活法:放弃高升,保住简单的快乐。

另一边厢,不少成功的女强人,有的强势地不要伴,有的是无奈找不到伴。在理性上,我佩服。要是没有十足的智商和情商,怎么可能成就单身贵族的地位?但在感性上,我舍不得。多么希望那样有成的女人,她的福份,能有一个相知相惜相扶相持的伴侣一同分享。

常听到这么一句话,女人的幸福掌握在男人手里。用在一个毫无独立自主思维的女人身上,我认同这话;但我也目睹不少情境,爱情并非女人的全部,她们有足够的智慧,将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

眼前两个女子,一位天生丽质古典美,一位爽朗自信现代美。如果让我取舍,绝不是美的比较,而是衡量她们所展现的智商、情商与态度。

红颜不红颜,对我并不重要。我比较好奇的是,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医内在美的科技?如果连内在美都能速成式优化,那么整个人类史要被颠覆了,已经谈不上与生俱来谈不上基因,是忧是喜?

 

晓澄,被归类为象牙塔中的人,但对吃喝玩乐时尚商机,他其实很懂。

 

//

继续看:

一集一集追下去 

从容不迫,四十而不惑

心装在面具

装一装又何妨

音乐的假装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