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媒体,颠覆看戏的方式,给我们看黑暗世界,我们依然对它有着渴望。还有人追看电视节目吗?

TEXT 邱政良

我平日根本不看电视机定时播放的节目。过去五年,我只选看网络电视。

先是流连YouTube,后来转去Apple TV开了个美国户口,购买很多数码影片和剧集;接着流媒体Netflix的到来,让我‘信从’网络电视,摆脱有线电视的束缚。

我渐渐发现,选择再如何琳琅满目,我真的只在网上看戏, 就够了。一度,我差点剪断电缆电视线(所谓cut the cord,取消电缆电视订阅),我觉得我不再需要它。

流媒体好处多,无须下载影片,无须磁盘储存。周末一口气看完全套剧集,没空可暂停,上厕所大小便,也可拿着手机继续看。换做是一般的电视频道,戏一天播一集,让观众等了又等,感觉被捆绑;在流媒体中,我想看就看,随时随地看,我似乎得到了解放。

随着Netflix今年投资60亿美元制作原创节目,这个网络频道更添色彩。动用大笔资金,制作前所未有的高超素质连续剧,每每给制作组的费用均上百万美元,一推出即是一套全集,戏迷可以一口气看完,尽情投入剧情。Netflix颠覆了看戏的方式,现在能一次过看完全剧,大大改变我们追剧的习性。

有得有失

记得小时候追看港剧,都是租录影带看,妈妈会在门口左盼右盼,等行销员来。因为当时这种租录影带的方式属非法,所以带子都以报纸包起来。印象最深刻的,带子上的戏名均是行销员手写的。最后一卷带子,也就是大结局,左邻右舍抢着租下。

现在没有这种束缚,同时也没有一份期待。科技演变,让我们的生活更快速前进,像快速进带(fast forward),无须等了又等。少了和邻居互动,却多了在网上分享观后感,世界各地的陌生人,瞬间产生一种共鸣。

传统电视台通常只愿意购买试播集(pilot episode),这一集就决定全剧命运。如今,此概念将走入历史。Netflix的大手笔制作手段,把试播集改为试播季。一气呵成制作一季全剧,看似一部长篇电影,无形中,已酝酿出独树一格的电视形态。再加上好莱坞般的制作水准,每部电视剧集的制作组都是A咖,使得这个流媒体添上猛烈光环,传统电视台难以招架。

传统电视台靠收视率,决定未来内容的方针。实际上,收视率反映的数据有限,它无法达到今时数码海量数据的精细度:观众按赞哪部剧、看多少集、看多久、重看几次、重播哪段情节、在哪段情节停看……分类应有尽有。制作人可依照这些数据,塑造剧集,保证收视。

传统电视台的收视率,只能说是抽样式的民意调查,准确性有限。谷歌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最新数据显示,一般人一日在手机花上80-90分钟看YouTube。这个数字,比YouTube的国际平均收看时间高出两倍。

回首温情

越来越少人开电视机收看本土频道,我也不例外。尽管如此,因为流媒体科技发达,新加坡的新传媒集团开始把过去的电视连续剧搬上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制作的剧集,均是大团圆结局: 好心有好报,天网恢恢,坏人终会受到惩罚。回头看这种老旧剧情,居然能够让我感觉人生充满希望。

反观现今流媒体拍摄的电视剧集,主题较黑暗,课题也非常耸动。比如,搬演政治人黑暗的一面、让观众一睹超强暴力、科技世界使人类失去人性等等。我们需要更多感官刺激,因此需要更劲爆的画面吗?难道这正是我们想要看的,一个黑暗的世界?

在戏里不断灌入刺激画面,我们是否有一天会看到麻木不仁?也许,新类剧集赢了我们的眼睛,但未必完全赢得我们的心。

没什么人会再追看电视,这是不争的事实。

电视台日后要如何生存?观众流失了,广告商家也会兴趣缺缺。没了广告商的支持,盈利走下坡。最后,恐怕连传统电视台也得光顾流媒体平台,播放他们制作的剧集。

然而,我希望人们会有看厌过度暴力血腥画面的一天,重新爱上反映本土文化的纯朴剧集。

 

PHOTO 李子齐 @LI_ZI_QI 

 

邱政良,再回到云端的前品将,科技男有時客串写字男。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