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看跳舞的女人,那种“大头发热、小头发烫”的刺激,女人穷其一生都搞不明白。

TEXT 胡越

舞,给人很多遐思。一种柔性的,带动很多联想的,刺激大脑的肢体动作。可以是艺术,可以是情緖表达,也可以是催情剂。可以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狱。

同时拥有艺术、情绪、催情这三种原素的舞,非舞女莫属。这里説的舞女,当然包括跳脱衣舞的。

女人卑视舞女,男人偏爱舞女。

女人看舞女,除了色情,就是性欲。男人看舞女,除了性欲,还是性欲。那种“大头发热、小头发烫”的刺激,女人穷其一生都搞不明白。舞女是为男人而生,自古皆然。

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舞?这答案并非绝对。但一般男人都喜欢舞女,这是铁律。尤其是女人欲迎还拒,暗藏玄机的舞,男人就是明知会丢了老命,也宁可选择让精虫先冲上脑门再说。

精湛的舞者,追求艺术,追求心灵升华,往往曲高和寡,认同者稀。

一般凡夫俗子,追求的是感官刺激:在昏暗的灯光下,女人蹬着高跟鞋,胸前绽放着两朵油亮的花,一根线式的丁字裤,有一下没一下,不是很有节奏地扭着。男人手中握着酒精,眼里瞧的都是‘色’。女人卖力舞着,男人吃力咽着口水。男人看了爽了,钞票一张张地往外扔。女人边舞边瞄向一张张往前飞来的钞票,也爽了。到头来,呵呵!一片歌舞升平,皆大欢喜。

男人爱女人。男人更爱会跳舞的女人,尢其是招人魂魄,欲得而不可得的女人。

舞女爱男人。舞女更爱会抛钞票的男人。

变化总来得太快。明明还是同一性质的行业,很多时候,无声无息地,就变味走调了,渐渐露出疲态。

跳舞的女人也一样。跳舞女人的无奈也一样。

每隔三个月,我都会见到朱迪。因为我也从事酒吧行业,朱迪是个舞女,我总能见到她白天来喝酒。

为了保持新鲜感,她每一个表演场地只能停留两个星期。所以她纽约、费城、芝加哥、加州……各个城市到处跑,跑遍美国,甚至跨国…… 

除了酒精,看朱迪惨白的脸和空洞的眼神,我相信她也嗜毒。常常听她说这个行业正日渐走下坡,赚的钱每个月都在减少。因为科技的日新月异,一般人更能轻易地在虚拟网络世界里寻得刺激和抚慰。朱迪说,要色情,网站多得是,舞女这个行业,日后必将被淘汰。

一般来说,东方人对“舞女”这个名称,多是看成负面的; 这方面,西方人其实也不遑多让。有一次,从事房地产的莎莉对我说,她认识朱迪的母亲,因为朱迪的职业,母女互不往来。

朱迪偶尔会跟我谈她的工作。她带来不同的男人、不同城市的不安,以及她的茫然。她丢了很多朋友,丢了家人,因为她是脱光跳舞的舞女。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世事无常,一直在改变中。

也许,若干年后,当色情不再和舞扯上关系,而只是一种情绪或情感表达,舞,也就真正地成为艺术,一种心灵的升华。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