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装就是假”,能装出真我,装出能量,这是如何跟别人唱反调?

Text 我玲

 

三十岁的时候,我讨厌装。而且,装,太累了!做真实的自己不好吗?

抛弃了隐形眼镜,接受自己“四眼女”的事实后,眼睛就告别了干涩难过。 出去见相亲对象,不再化妆,只把头发打理清爽。因为我怕化妆后变漂亮的自己,把对方的预期抬高。

化了妆,碰到不喜欢的男生倒没什 么,反正后会无期,乐得给他留下一个美女印象。但万一碰上喜欢的怎么办?装一时漂亮可以,装一世未免太辛苦。如此想来,不如从一开始就素颜示人,免得日后让自己为难。

 

假装

 

以“不装”为宗旨的我,找到了最舒服的生活方式,让我以为不装就是自信,就是成熟。

随着年岁渐长,突然有一天意识到,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装出强大或美好的样子有多重要!

弱者不受欢迎。当你露出无能懦弱的时候,说不定连父母都会看轻你。所以装也要装出强悍无比的样子,尽管我们内心知道自己有多脆弱。

李碧华的小说《胭脂扣》里,十二少对如花说:“你有很多样子,浓妆、淡妆、男妆、没有化妆,还有如梦如幻月, 若即若离花,哪一种才是真实的?”

如花回答:“真实的东西是最不好看的。”一句道出了唯美爱情的悲哀。人性和爱情都经不起不加修饰的真实的考验。 该装还是得装。毕竟,没人会喜欢一个动不动就崩溃落泪的人。偶尔一次还有人怜爱,次数一多就招人厌了。

大文豪梁实秋说,理想的伴侣须具备许多条件,不能太脏,也不能有洁癖…… 不能如泥塑木雕,如死鱼之不张嘴;也不能终日喋喋不休,整夜鼾声不已……要有说有笑,有动有静;静时能一声不响地陪着你看行云听夜雨,动时能在草地上打滚像一条活鱼。

这样的伴侣哪里去找?找不到的。但努力装一下,还是有可能的。

比如老夫老妻之间,虽激情不再,但男人可以甜言蜜语,女人可以表演高潮,互相配合,同样可以享受男欢女爱。

少年人装老成,老女人装嫩,弱者装强悍,强者扮猪吃老虎,没有什么对错,不用急着批评。

凡此种种,在我看来,和猫咪受到惊吓时炸毛龇牙以示凶狠,以及动物变色融入环境以躲避威胁,同样是一种生存本能,是对外界力量的妥协,是缓解冲撞的策略。

 

改装

 

做作的装腔作势,让人反胃。装出来的特立独行,无趣乏味。但有些装,却是成年人的升级打怪必备技能,不能不学。心理学家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不可靠叙述者。我们认定,是我们所处的环境决定了我们的故事,而事实可能完全相反。

我们选择叙述自己故事的角度,将决定我们未来生活的方向。如果我们能改变 我们讲述的故事,我们就能改变生活。换言之,我们可以装成我们想要成为的人,从而拥有更好的生活。要知道,真亦假时假亦真。

 

后记

 

每次总是被《品》的主题刺激到思潮汹涌,不能自已。

简简单单的一个“装”字,几乎让我开始怀疑人生。

我是谁?我装成的样子,到底是不是真实的自己?爱我的人,爱的是我装成的那个人,还是努力装成那个样子背后的人?

算了,不想了。有位智者说:“做事要认真,做人不要太认真。”你认为呢?

 /

我玲,上海女子嫁入考古世家,现暂居墨尔本,陪伴留学的儿子。

 

➚ 点击登录免费翻阅12月号《品》电子刊

 

//

继续看:

加倍亲和力 

不像女人的女人

对它的妄取

狂妄逆行者

原汁原味

 

 

订阅《品》电子刊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Malaysia
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