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薯片,跟一个已故病者,牵引出毕业的故事。

 Text 政良 

Photos CDD20 / UNSPLASH 

曾经做义工照顾一位艾滋病患者,他想吃紫色薯片,请我买给他,我才知道薯片也有紫色。价钱不便宜,我只是小职员,不会舍得买来吃。 

为什么我会做义工?看着两位好友同时感染艾滋病病毒,当时我才20岁出头,真的不懂如何帮助他们。几年后,教堂发起一个照顾艾滋病患者的组织,我为了减轻内心的愧疚感而加入。 

报读了相关课程后,我的首要任务是到传染病中心照顾一个患者。来到医院见他睡着了,我便坐下来。坐了很久,也忘了时间,只见他一直呼呼大睡;我想他应该会沉睡至天亮,所以便离去。 

步出医院,独自走到巴士站的那段路程没法走完,蹲在大街上落泪。我想起那两位选择不再联络的病患友人,我想到这个病人他的家人不会来看他,突然深深感受到莫名孤寂、无助与无奈。 

跟哥哥说话 

接下来一年里,我每个星期去探访他。他也有我的联络号码,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就发简讯给我,我会替他买。按摩他最喜欢,我会戴上手套替他揉揉捏捏。他的皮肤已开始溃烂。 

有时,我暗自问神:祢在哪里?

“我哥已很久没跟我说话了。”他告诉我。我不断地鼓励他鼓起勇气主动跟哥哥说话。最后几个月,他的病情恶化。我并不知道他几时会离开,一心只想他与哥哥和好,那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对着他,诗歌我照唱,经文我照念。 没想到,他还没先和哥哥说话,却选择了和神通话——最终有了信仰,脸上也有了笑容。 

“我和哥哥说话了。”有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你可以买榴梿给我吃吗?” 

那是我最后一次买东西给他吃。三天后他离开了。小组组长说,如果我心情无法平息,可以选择不去他葬礼。 

我认为我还是必须送他最后一程。在他的葬礼上,见到了他哥哥,他哥哥马上向我道谢。 

我忍不住问:“他临走前,有跟你说了些什么?” 

“没有,他什么都没跟我说。” 他主动联络哥哥,或许不是想要说什么,而是一种爱的表达:哥哥我还是爱你。然后,安心离去。 

毕业的机会 

本期主题:毕。

大学毕业,丢帽子喊毕业了。毕业象征走到一个里程碑。有人说,结婚也算毕业:终于离开父母,成家了。临终前,有爱人拖着你的手,毕业了…… 

那位病人患上艾滋病时才三十几岁, 有很多人生的里程碑他没机会跨越。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坎,跨过了,就算毕业了,不一定必须是成就。 

如今想起两位我不懂得如何帮助的故友,再也没有愧疚感。多得那位努力与哥哥冰释前嫌的病人,他启发了我:毕业的机会,有时必须自己去争取。 

12月1日,艾滋病日,我每年会在这一天逛逛超市,摸摸几包紫色薯片;看着看着,提醒自己毕业…… 

/

政良,走在云端的前品将,步入红尘玩玩爬格子。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