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8.21~8.27:著名美术家丰子恺曾提出人生三层楼的独到见解,他说:“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满足了食欲,补充了精神食粮,别忘了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手做的,就是不同! 说的是麻坡刘天城面线。刘爷爷的面线口感超好,我只爱他家的面线。刘爷爷不在了,儿子刘荣发继续制作‘父传子‘的手工面线,我也很爱。

刘荣发跟我说,想放弃了,没有年轻人愿意做这么辛苦的活儿,他一个人做不了。

请坚持,别让这么好吃的面线失传!用手做的,真的很不同!(佳静)

好不容易做完传说中的九月号,就是那个《Vogue》做一期能拍成一部电影的九月号,终于有时间坐下来,一个人安安静静好好吃顿饭。

以前有大把时间一个人吃饭,坐在咖啡店people watch,思考人生。工作和教会事宜变多,忙碌起来后,一个人吃饭变成一种奢侈。(晓雯)

上星期五听了本地年轻指挥家黄佳俊Wong Kah Chun(目前多用Kahchun Wong)指挥新加坡交响乐团。第一首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皇帝”,Shai Wosner主奏,从我的位置看去,钢琴完全遮住了黄佳俊,看不到他指挥。第二首柴可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看他台上挥洒,想到Annita Ho不久前跟她做的访问《武侠有情人》。Annita写到他在国外的生活时,这么说:

“此际我脑海中不禁浮起一个画面:张无忌在颠沛流离的生涯中,遇到很多武林高手,获得一身绝世武功,各路英豪都公推他为尊。当人人期待他率领群雄统一天下的时候,他却一心只想着功成身退,遁世归隐。

这当然只是玩笑话。遁世归隐对黄佳俊来说,还言之过早。但我感受到风光舞台以外,私底下的他享受田园生活,心系故乡……”

自去年赢得 “马勒指挥大赛”冠军后,黄佳俊在国际古典乐界的地位冉冉升起,今年的邀约更是排得满满的(关注黄佳俊:www.kahchunwong.com),当然不是到哪个岛当岛主,而是下山闯荡江湖的时候。看他指挥柴可夫斯基曲子,仿佛一下子使“降龙十八掌”,一下子“狂风扫落叶”,忽而又“乾坤大挪移”、“化骨绵掌”、“逍遥游”……各种轻功、太极……

我是音乐门外汉,但似乎可以感受黄药师吹起魔笛,把乐手们都调动得释出深厚功力……那一晚,痴了,醉了。(真挚)

那天,我算是第三次走进由Bulgari主办的「SerpentiForm」蛇形艺术展。但依旧忍不住在这张照片前停留了好一阵子。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人?现在的所谓巨星中,究竟有几个美得像她这样?她,是华人界昵称「玉婆」的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难忘她在经典电影《Cleopatra》中,简直把埃及艳后这让人甘愿倾国倾城的角色完完全全地演活了。更妙的是,这张照片,摄于1962年。55年后看来,无论是巨星的美貌、整体造型、摄影师Bert Stern的风格等,一点老旧感都没有;完全可以跟现在接轨。

SerpentiForm展览在滨海湾金沙的ArtScience Museum举行至10月15日。当中还有很多以蛇为灵感的精彩展品。别错过了!(李嫥)

“谢谢……谢谢……谢谢……”
捐血的时候,给我插针的医疗人员一直跟我说谢谢。好奇问她,像这样走入邻里的捐血活动,会吸引多少人来捐血。她告诉我,这一次预计50人。瞄了一眼,一个捐血活动出动了约20名工作人员;周五的午餐时间,另外还有十多人,有些在做检测,有些在捐血。她说,仅不到2%的新加坡常住人口捐血。语毕,又说了声“谢谢”。
后来,一名69岁,满头白发的义工过来跟我聊天:“你知道一包血可以救几个人吗?三个。谢谢你来。”(因为全血含红血球、血小板和新鲜冷冻血浆,可用于不同急救情况。)

说得我都不好意了。既然身在媒体界,还有宣传管道,便借此呼吁健康的你你你还有你:捐血。不痛的,真的。(秋雁)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