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来西亚来到新加坡,再从新加坡去到台湾,一而再寻求蜕变,李铭顺Christopher Lee不怕胖不怕老。这一路走来,也幸亏得到很多爱护,包括有人找他做苦力。

TEXT 佳静
PHOTOGRAPHY Wee Khim
STYLING Johnny Khoo

时尚|Hermès 精表与配饰|Bvlgari

还清晰记得1995年《才华横溢出新秀》演艺选拔节目中穿着白T恤搭牛仔裤的李铭顺,当时我被他的身高、俊俏吸引。后来,他成为新传媒一哥。再后来,他和范文芳举行新加坡世纪婚礼,是我眼前的王子与公主。

正当在本地登上事业顶峰时,李铭顺‘激流勇退’,加入台湾凯渥经纪公司,到海外发展,几乎从零开始,我也甚少在新马的电视上看到他。

2021年2月,在孙燕姿时隔19年词曲创作EP“余额”之MV中,见到了久违的李铭顺。他脸上有了岁月痕迹、黑发中见银白、蓄着胡渣;他在MV中的演技细腻,张力十足。

拍摄5月号《品》封面的那一天,美术总监宝丽见到李铭顺,直截了当地对他说:“请继续老下去。”

舞台不来电

25年了。

李铭顺从来没想过要走这一条路。当年,要不是《才华横溢出新秀》监制区玉盛没放弃,一再地打电话邀请他试镜,就没有今天的金钟奖视帝李铭顺。

“在镜头前,我很舒服。镜头这东西,跟life(生活历练也好)有关系,也跟剧中人物的life有关系。I enjoy拍戏艺术。”可是,视帝说他不喜欢舞台。我觉得很有趣。

舞台剧是表演艺术的终极,我总是这么认为。不仅要流利无误地说台词,真情流露,还要记得走位,没机会NG重来。

“我现在依然无法演舞台剧。不是克不克服的问题,是I cannot enjoy it。在stage(舞台上)我enjoy不到,会变得很奇怪,会很不舒服,不自然。即使上台颁奖领奖,也很有压力。我不知道为什么。”

他说,曾经有朋友在他家,说要来一段 即兴表演,分享看法,当时屋里只有三人,“我也演不了”。

时尚|BOSS 精表与配饰|Bvglari

李铭顺演艺生涯的开始,不就是在舞台吗?

“那个时候没有想这样多,只是觉得自己去玩玩罢了。很多人说,演了舞台剧,那个等级就不一样了。对我来说,我喜欢看人家演舞台剧,但很多人找我演时,我都推掉。这种艺术呈现,给我很大压力,我会失眠。有些人很喜欢这种亢奋的压力,我却喜欢在摄影机前的自由。”

能在镜头前感觉自在,他特别感谢初入行时遇见的导演——李惠民。

“以前的我一点都没自信,而且很conscious(在意),每拍完一个镜头,我就问,到底好不好?到底行不行?是李惠民叫我要做自己。

当时,我从一个不会(完全没有经验)的演员起步,怀疑自己。其实自己已经在进步,可是却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进步。李惠民帮我开窍,他说勇敢地把它做出来,要,就说要;不要,就说不要。那个时候,我突然间觉得整个人放松了,在表演上跨了一大步。”

还有谁是李铭顺的演艺老师?

“我从小就很喜欢看电视,但不是看电视剧。来新加坡工作时,特别喜欢看Discovery Channel,看很多运动节目,也关注球员和教练的状态。我会把他们之间的互动记起来。和人聊天时,我也爱看对方的表情,我都会记起来。无形中成了我进取的方式。”

完整专访,留意2021年5月号《品杂志》

发型 DAVID GAN|PASSION
理容 CLARENCE LEE
摄影助理 ALWIN OH
造型助理 FELIX WOEI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