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ssandra Facchinetti Exits Tod’s

上周五,Tod’s宣布女装创意总监Alessandra Facchinetti将卸任的消息。Facchinetti说她会继续一些先前因Tod’s而耽搁的个人计划。

《品 Prestige》曾有机会访问她。她曾说:我仅是在完成我喜欢的东西,享受一切过程,我不确定这是否就是意大利风。也许,她想要过更简单的生活吧。

这是Alessandra Facchinetti成为Tod’s女装创意总监后,第二次到访亚洲。主要目的是会见媒体,了解市场,了解我们的穿着品味等。我飞到香港,就是想多了解她。

去年初,Tod’s总裁Mr Diego Della Valle和我谈起,Alessandra Facchinetti将成为Tod’s女装创意总监时,我打从心底觉得他做了很好的选择。因为,Alessandra Facchinetti是一个很好的设计师。

可是,我还是习惯性地问Mr Diego Della Valle,为何选了Alessandra Facchinetti?他说,Alessandra是百分百的意大利人,Tod’s是百分百的意大利品牌。而且Alessandra非常有品,有气质,很高贵。

从一个构思开始
秋冬2014,Alessandra Facchinetti设计的第二季Tod’s时装,深受好评。究竟她如何为Tod’s时尚风下定义?

“休闲,但同时很高雅。是关于女人和她的生活态度,是舒适感及高贵的结合。Tod’s是意大利高雅时尚风的品牌。其重点在于我们的心,在于如何完成每件精品的过程。这是我成长文化的一部分,我是意大利人。”

“Mr Diego Della Valle曾表示,赞赏你的品味高雅,很有气质,绝对很意大利。” “对我来说,一切很自然。我仅是在完成我喜欢的东西,享受一切过程。我不确定这是否就是意大利风。” “你曾经学过芭蕾舞蹈,所以,你偏爱芭蕾舞鞋。你的成长过程,对你的设计生涯,是否有任何影响?”

“小时候,我学习芭蕾舞蹈,现在重新跳舞,仅当成一个嗜好。但是,我真的很爱芭蕾颜色,在我的设计中出现很多芭蕾的dustypink。其实,成长过程,许多事情都影响我。我喜欢很多东西,我很好奇,我做过很多种尝试。

念书时,我就喜欢时装设计,也爱美术、建筑设计。它们的共同点:都由一个构思开始……而且,我喜欢用我的双手。我尤其热爱雕塑。于是我开始学习雕塑。我喜欢各种的形状,我也喜欢古典画、西洋画。

开始一个时装系列,或一个project时,我会搜寻资料,并将所有的构思拼在一块,构成了mood board构思板。” 我喜欢Alessandra为Tod’s经典的gommino豆豆鞋,加了一个别针。

为何在gommino豆豆鞋加别针?我很好奇。

“当我搜集资料时,发现以前罗马人也爱用别针当胸针。我让别针与豆豆鞋结合,给人感觉比较轻松。而且,鞋子得以更加个人化,并为鞋子注入情感。

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我们能让顾客按照喜好,自搭缀饰,甚至加入自己的配件。这是一个可以继续延伸发展的构思,有无穷尽的可能性。

这设计很简单。其实,最终每个人喜欢的,是很简单的东西。而Tod’s的设计,有一定的灵活性。你可以把玩它,让它与不同的时装搭配。可以穿去上班,也可以穿得很休闲。”

和潮流保持距离
“你的设计,着重在设计经典?你是否会考虑时尚潮流?” “我不会考虑潮流,我尽量跟潮流保持距离。许多Tod’s的产品,都没有时间性,如Ballerina鞋、莫卡辛平底休闲鞋等,它们都如此经典,每个产品都说着许多不同的故事,它们可以存到永远。

Tod’s的女性是不太跟随潮流的。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她会专注于某产品的设计,比如:这是我现在想拥有的大衣soft coat,这是我现在想拥有的半裙……因此,我的设计不强调流行性,我专注于完成正确的造型,好的设计,适合Tod’s的设计。

当然,我们的一些产品,是有季节性的。例如couture高定系列、限量版。Tod’s的产品给人的感觉,犹如男人看衣服及鞋子。若他们喜欢其设计,就会全心全意地爱它。”

我很喜欢Alessandra设计的一件精简细格子上衣裤装,也想像自己穿她设计的每一件衣服,还戴上大帽子(这期封面人物刘诗诗戴的帽子)。它就是简单的最佳诠释。

剪裁形状很美,背后的立体感强。我和Alessandra不约而同地爱上同一个look。她说,我可以马上就穿上它。而我,则须要再瘦一点才会穿得好看。她笑我,觉得我对自己太苛刻。

面料也是挑战
我好奇地问Alessandra,秋冬2014几何图案的设计灵感?

“它来自地毯,是我在威尼斯看见的古董地毯。因此,我重新设计。我将这个图案放在Tod’s的Sella包包、鞋子、衣服上……我喜欢它的颜色组合。我甚至让这图案的很大型设计,出现在时装秀场的地上。”

“我发现你用很多皮革设计衣服,即使在春夏季,也推出很多皮衣。皮革是你最爱的面料吗?或因为Tod’s原是皮革精品品牌,所以,你被迫使用很多皮革当布料?”

“哈哈,用皮革仅是一个起点,但是,我必须先爱皮革。我希望它们像布料,但是却又是皮革。我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将皮当布料使用。

我真的花了很多时间测试,直到我找到最轻盈、最像布料的皮革为止。它必须让我觉得我拥有更多使用它的可能性,多过于一般的皮革。我很仔细地研究这个筛选过程,我感到非常兴奋。使用皮革面料,比使用布料更有挑战,我喜欢。”

喜欢面对变化
摄影师Lavender在拍摄Alessandra以前,上网搜寻资料,做了一些功课。她觉得Alessandra能有今天的成就,很不容易。她肯定很努力,给自己很大的压力、推动力。

原本Lavender计划拍很多只手‘推压’Alessandra。于是我问Alessandra,她是不是一个对自己要求高、给自己很大推动力的设计师?

“我不怎么给自己压力。我只是在继续做我喜欢做的事。我成长,我向前进,我随波逐流。若可以愉快合作,很好;若无法继续合作,也无所谓。就这么简单,我喜欢我做的一切。 ”

在这之前,我和Alessandra不熟。可是,在Alessandra生命中的每一个里程碑,我几乎都在现场见证。 当Tom Ford卸下Gucci创意总监一职,Alessandra接下这个重大棒子后的第一场秀,我出席了,坐在第一排。Mr Valentino Garavani退休,她接任Valentino创意总监所举办的第一场秀,我也出席了。

六个月后,她在Valentino的第二场时装秀,我也在场。结束后的隔天,她莫名其妙被革职。据说,被辞退的理由是,她不跟从Valentino的时尚档案设计。可是,我偏偏喜欢她设计的Valentino时装(比较年轻化),多过大师本人的设计。

后来,她和Pietro Negra联手推出全新的成衣时装Uniqueness,一个概念新颖、与时并进的时装品牌,在巴黎的Jardindes Tuileries办了一场空前时装秀,即一边走秀,一边上线让顾客订购。那是一场很小的秀,我也被朋友邀请出席了。

“你如何看待你人生中不同的里程碑?我真的很好奇。”

“每个阶段都很不同。但,那是我在那个人生阶段所追求的。每个阶段,我希望做新的事,有新的观点新的挑战。我不希望只是做着同样一份工作。

在现今时代,每样事情都发生得太快了。我们必须拥有很不同的想法。推出Uniqueness时,非常新鲜,是前所未有。”

接受局限的考验
“当初,Mr Diego Della Valle找你加入Tod’s,你有何感想?”

“我很开心。因为这个project在很正确的时候降临到我身上。我现在的思想,我的工作方式,现在的异象……都很成熟,很适合接手。”

“现阶段的设计生涯,Mr Diego Della Valle能否启发你?”

“当然。他信任我,他明白我在做的,他诠释得很正确。他常常会跟我说,他有这个想法……他让我从另一个角度看事情。一切都很自然,而非强迫式。他很聪明,很有想法,很有趣,我很喜欢和他聊。他帮我很多。”

“对Mr Diego Della Valle来说,Tod’s是他的心头爱。他会给你很大的压力吗?”

“Tod’s在意大利是很重大的品牌,我又是意大利人。我也知道Mr Diego Della Valle很看重这个品牌。因此,成为Tod’s女装的创意总监,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做的每一个决定,都非常重大,但是我没有太大压力。我的工作本来就是这样的。感恩的是,我和Mr Diego Della Valle很有默契。

Tod’s和我以前工作的其他公司,很不同。或许,跟Prada比较相似,都是家庭式管理。不过,我在Prada时,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现在的工作环境,比较舒适安静,很容易跟同事合作,有好的氛围。

规划整个生产过程,是最困难的。每个步骤都必须精心设计,我可说是完美主义者,但是我和工匠们很融洽地合作。要是他们无法和我密切合作,他们就无法帮我达到我想要的成果。有好的构思是不够的,我的工作一大部分是和其他人沟通,我必须让他们了解我的想法。

身为一个设计师,我希望做我想做的事。但是,我们人都有局限。我们不可能做所有的事。因此,有像Mr Diego Della Valle这样,了解一切程序的老板,就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那么我们才能成功。若只有好的构思,不擅于生产,会造成不够货出售的例子。”

“你的设计是否有局限?”

“当然有。尤其设计鞋子和包包,有很多的局限。例如Tod’s最新的Flower bag,设计灵感来自一个有动感的花瓶。

我本来是要这个包很简单,又很有女人味。 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单单皮革的选择,就做了很多实验。它必须很柔软,就像布料一样,但又必须形成立体状。我们做了很多尝试,最后出来的效果,我很满意。”

工作分不开
你看到这里时,相信你不难发现,Alessandra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设计师。

“我喜欢逛博物馆与画廊。很多时候,即使是利用空当去逛,我的脑子还是会想点子,我都会用笔记本将点子记下来。我随身带本子及笔,我不是ipad一族。我还是喜欢用传统的笔和纸记录我的点子。即使晚上睡觉时,床边还是有一个本子。”

“听来,你根本是个工作狂。你完全没有私人时间?”

“我喜欢pilates。工作忙碌,已经很久没有练习。最近开始再练习,希望接下来的日子,可以定期每星期做三次pilates。”

“你有没有想过设计Tod’s的pilates地毯?”

……

Tod’s的公关经理笑我:“你不是要她谈谈跟工作完全没有关系的东西吗?可是,你一直在跟她谈她的工作。”

那晚,我们到香港的MOTT 32三十二公馆吃饭,看到了 Alessandra的另一面。1972年出世的她,闹起来,像个小女孩。

TEXT 佳静

Photography LAVENDER CHANG

 

Subscribe to PIN Prestige
Get instant access to our digital editions for the best in luxury, fashion and more.
订阅《品》掌握最新奢华时尚与生活资讯。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