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衣风格大胆惊人,江丽晴Susanna Kang说这只是她表达自我的一个方式。她支持本土创意,她退休却被邀出山,她是许多人的希望!

TEXT 秋雁

在很多女人只穿Vera Wang婚纱出嫁的年代,她请新加坡第一代时尚设计师陈永 Tan Yong(已故)为她设计简单的嫁 衣,她当是传家宝,希望日后留给孩子。

她收藏本地抽象水墨画家陈克湛的作品,也是艺术支持者和赞助人,去年还因 此获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表扬。不只是出钱而已,她也担任本地英语剧团野米剧场 (Wild Rice)的董事会会员,每年不遗余力为剧场筹划筹款舞会。

她是江丽晴Susanna Kang,上述这些仅是她支持本土创意的九牛一毛。我说 她像是照耀本地创意圈的一道光,出力也 出钱,给一直处在孵化阶段无法破茧而出 的本地创意圈一线希望,便以“火柴点燃 小火苗”、“在黑暗中指引方向的手电筒 光”形容她。

她闻言豪迈大笑:“我是太阳,是月 亮!哪那么可怜只是手电筒?”

我也笑了。想不到江丽晴那么机智风 趣。访问像是在聊天,话题天南地北;听 她分享的风光史疯狂事,我也学到了看待 事情的新观点。

Noir Kei Ninomiya连衣裙 | 售于Dover Street Market Singapore

有人要

没错,江丽晴就是本地响当当的名媛,不过她不只是名媛而已。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系毕业,曾在FJ Benjamin、Cosa Liebermann等大公司 从事行销和品牌管理。1994年加入本地豪华名表零售商先施表行公司(Sincere Watch Limited)后,成为瑞士名表Franck Muller亚太区副总裁。

在商界打拼逾20年,还没到退休年龄的江丽晴2008年退休,享受生活里的每一件小事情。她的耳根却没有清静,从 时尚到精表到美容到美食,请她重出江湖 的人多不胜数。可见她的才干被重视,市 场价值依旧。

“对呀!还有人要我这个老人家。因为他们知道我的做事方法,我很专注,很 有热忱。他们知道我是将军,我会为国而 死。以前啦!现在没有力气了。我已经跨 过了山,现在在山谷中逍遥快活。”

这么多人叩门邀请,难道她不曾动心,想重新出山?

“有啦!但我现在生活非常充实,也没什么时间。(怀念)1990年代,我们去香港、台湾、中国开店(的满足感), 我很想重出江湖。我都开玩笑说,等我‘飞了’老公跟儿子我就做。”

只有一次心动行动,是因为太欣赏日本工艺,所以在2019年底和她十多年来的御用化妆师Dily Wang携手开店Takumi Artisans,,独家引进与售卖日本知名金箔厂商Hakuza的产品,包括餐盘、护肤品、可食用金箔等。

JUNYA WATANABE斗篷  上衣|售于CLUB21 FOUR SEASONS 造型师提供手套

疯女人

如今过着野鹤闲云的日子,江丽晴没让生活变得空洞乏味,而是忙着学东学习。

“我喜欢学习,最近在学法语,前 阵子去巴黎旅行实地练习。我学钢琴(考 )。我尽做一些可笑的事。我喜欢音乐剧,喜欢百老汇,喜欢唱歌——I dreamed a dream(她唱起一句《悲惨世界》的歌曲,嗓音浑厚也很稳)。”

问她最喜欢的音乐剧,出乎意料,得 到了一个表面上显得官方,但细想后又觉得颇有哲理的回答。

“你知道吗?不管是时尚、音乐剧、食物,我从来没有最喜欢的。我喜欢一件 衣服、一种食物,都有其原因。所以问我 最喜欢的,就好像在问十个孩子里面最喜 欢哪一个。

我是个活在当下的人,现在处于不须要对其他人解释的人生阶段,我只须对自 己、家人,以及在乎的朋友负责。”

喜欢唱歌的她,前一阵子给自己办了 一场闭门表演,观众都是自己人。

“我的个人演出很戏剧化,我打扮成Nancy Kwan(首个在西方影坛出名的亚洲明星关南施),唱歌跳舞到我很喘。我喜欢做这些可笑的事。活在当下。I’m me, I’m me,I’m me,我就是我咯!”

ALEXANDRE VAUTHIER连衣裙 | 售于CLUB21 FOUR SEASONS  受访者自备靴子

要好玩

问江丽晴:你是谁?

“我是那个永远好玩的女孩、笑查某(她用福建话形容自己是疯女人)。以前读书时我就很调皮捣蛋,像明明可以开门走进课室,我偏偏爬窗。可能就是我体内叛逆的灵魂。

我的朋友都知道,只要有我就有好玩的。我做什么都要好玩。最广为人知的该是WildRiceBall(野米剧场筹款舞会),出席者都乐在其中。”

不是退休了才懂得享乐。还是职场人的时候,江丽晴也寄玩乐于工作。她说任职腕表品牌的时候,为腕表生意注入好玩元素,也参与引领过彩色表带的风潮。

因为收集中国水墨画,她也去学作画。看了她的一些画作,山水、花鸟,画风优雅唯美,我说跟她衣着光鲜的形象很不一样。她闻言,叫我“去读Freud(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论)”,再加一句“It’s just moi(还是我)”。

不理睬

现在的江丽晴知足也满足。她认为“人不懂知足就会变得不满足”。越活越有自信,江丽晴已经不须要再向别人证明什么。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把别人的评语看得太重,但当你有一定的历练,已经取得一番成绩,你反而会看透,知道自己最在乎的是什么。我想做个快乐的人。”

这正是江丽晴这么敢穿的原因之一。她穿衣打扮的原则是“drama or pyjamas(一鸣惊人否则就穿睡衣),大胆/破格/艳丽/高调/夸张的各种时尚风格,她自信地驾驭,但总引起话题。

“人家要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吧!几年前我修读心理学文凭课程后,调整了心态。学William Glasser的选择理论(Choice Theory),说的是所有的问题源自我们不快乐,而不快乐的原因是人际关系出现问题。因此我们可以通过所选择的思想和行为,间接控制感觉,追根究底就是你选择什么。”

可是知易行难呀!

“我bochap(福建话,指不理睬)的啦!所以我不管做什么都有一点冒险精神。”个性有点大咧咧的她如此回应。

选择理论将不快乐视为精神疾病,提倡的现实疗法(reality therapy)侧重于引导患者做出自我优化选择的辅导。

以为江丽晴考获文凭就能辅导人。她踌躇地说,虽然是经过实习了才考获文凭,但她担心自己不够能力,会害了人。

“假如我要往这方面发展,还必须投入更多时间实习。”

PACO RABANNE连衣裙 | 售于CLUB21 FOUR SEASONS

独我有

江丽晴热爱时尚,私下收集她称之为“可穿艺术品”的时尚设计,但是她从来不盲目追求名牌。

“我以前念过家政课,也曾在奢华时尚圈工作很长时间,曾是采购员,所以训练出我的审美眼光。

我看到的是一件时尚单品的做工、不同的手工艺,还有匠师投入的长时间。我欣赏一件奢华时尚设计的工艺和技巧,无奈这些都渐渐消逝。”

问江丽晴,对于本地时尚设计的潜力与发展有何看法?

“我觉得可惜的是,本地设计师非常有创意,他们很棒,但似乎少了持之以恒的热忱。不管是两块还是两千块(钱)的时尚我都买,因为我欣赏好设计。我去曼谷的时候——天啊!看到当地街头时尚,我简直疯狂,冲啊(买)!

本地的年轻人,他们很有才华,可是……(我插嘴问:是不是吃不了苦?)我不敢讲这句话。
我觉得热情和坚持很重要。时尚不是参加几个设计比赛、几个人做几件衣服然后评判决定一个人得奖。我看到很多人才昙花一现,很可惜。

要成事,须苦干。我很支持本土设计和品牌,M)phosis的凉鞋、T恤我都买;后来他们面对问题,我丈夫也注资。”

好设计也要有人穿,但是“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消费者心态,是个很难跨过的槛。

“你必须辨别创意。大众品牌的成衣是大量生产,设计和质地都很一般。我情愿穿一件独我所有的时尚设计,独一无二。所以每个设计师必须找到他的特点与市场定位。就算做工还不完美,但只要设计/创意让我产生共鸣,我就会买,就像泰国时尚。

当然我也知道,还有一堆难题,如租金、人手等等。所以我很支持本土时尚、艺术、剧场……希望我可以推动更多人支持本地创意,让本地创意像鸡饭和叻沙一样,扬名海外,成为我们的骄傲。”

摄影 WEE KHIM
时尚总监 JOHNNY KHOO
造型 FELIX WOEI
发型 GREGO USING KEUNE
化妆 DILY WANG USING CHANEL
摄影助理 ALWIN OH

原文刊于2022年3月号《品》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