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有机宝石?难道也像有机蔬菜,更有益健康?珍珠,珊瑚、象牙、琥珀、煤精、石化木、象牙、玳瑁、琥珀、彩斑菊石,来认识藉由生物过程自然形成的宝石。

Text 黄瀚铭

宝石是特别美丽并且罕有的石头(更专业的说法,是结晶状纯净物,单质或化合物),经历几百万年,在地表之下形成。

以上说法,对还是错?

如果你的答案是对,那么,问题来了:那么,珍珠算是宝石吗?

CHANEL HIGH JEWELLERY LUNE-ETERNELLE珍珠项链。香奈儿女士生前经常佩戴珍珠项链。今天CHANEL推出的高级珠宝中,自然也少不了珍珠。

不必担心,古今中外都深受大众喜爱的珍珠,毫无疑问,确实是宝石。只不过,它在宝石学里,被归纳为有机宝石。除了珍珠,珊瑚、象牙、琥珀等等常见于珠宝首饰的珍贵材质,也都是有机宝石的一种。

“什么叫有机宝石?有机宝石比较健康吗?”我的主编这么问。她把菜农生产有机蔬菜的概念直接套用在有机宝石上了……

中学上化学课的时候不是都学过吗?有机化合物是生命产生的物质基础,譬如氨基酸就被视为生命的起源。而矿物多半是非生物产生的无机化合物,一般为固体,有着有序的原子结构。

而有机宝石既然被称为有机,很明显,这些宝石就不是单纯的矿物,而是和有机体有关,其形成过程离不开生物,也就是植物或动物。发现没有,上述的有机宝石,象牙是大象的牙齿,琥珀则是树脂的化石,都来自生物。

多数有机宝石由无机质和有机质两部分组成。无机质主要是碳酸盐、磷酸盐、硫酸盐。有机质则是壳角蛋白、氨基酸、酯酸类、酯醇类。今天,人类已经能合成多种矿物,包括坚硬至极的钻石。但有机宝石,却无法通过人工合成,这也是有机宝石的一大特点。

 

珍珠

最常见也最受欢迎的有机宝石,非珍珠莫属。众所皆知,珍珠是由某些特定软体动物所制造。当沙粒、寄生生物等等外来物,软体动物开始启动防御机制,分泌一种珍珠质,将入侵物体包裹着。其成分主要是碳酸钙(文石和方解石)和少量的碳酸镁(菱镁矿);有机成分主要是壳角蛋白和各种色素等等。

MIKIMOTO WILD AND WONDERFU高级珠宝系列企鹅胸针,镶有比养殖珍珠更为珍贵的天然珍珠。

早在4000多年前,《尚书禹贡》就有关于河蚌产珠的记载。无论是古中国或古希腊,中东的伊斯兰文明或欧洲的基督文明,珍珠都是非常稀有珍贵,备受重视的珍宝,价值不亚于四大宝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直到1893年,日本的御木本幸吉成功研究出养殖珍珠的方法,珍珠才开始走入寻常百姓家。以珍珠驰名的日本珠宝品牌Mikimoto,就是由御木本幸吉所创立。养殖珍珠可用人为方式大量生产,并且无需采珠人冒险下海,价格便宜很多。市场上的珍珠若无特别标明,一般都是养殖珍珠。

偶尔出现市场的天然珍珠,价格惊人。天然珍珠的内核通常只是一粒沙,珠层比养殖珍珠厚很多,也比较有透明感。有个方法有助鉴别已经穿孔的珍珠是否天然:用放大镜观察细孔,若是养殖珍珠,一般可看到一条褐色界限,那是珍珠层和人工内核的分界线。

MIKIMOTO WILD AND WONDERFUL高级珠宝系列 羚羊胸针,镶有黑蝶珍珠母贝和AKOYA珍珠。

除了最常见的米白色,金色、黑色,或是粉红、粉蓝等等各种颜色。不过,不管何种颜色的珍珠,都会带有一层柔和的虹晕。依不同的贝类所产的珍珠,常见的有南洋珍珠,大溪地珍珠及Akoya珍珠。

大溪地养殖珍珠多采用黑蝶贝(又称黑唇贝),产出的珍珠为黑色。目前,大溪地和法属波利尼西亚,供应了市场90%以上的大溪地珍珠。

南洋珍珠则是白蝶贝的产物。白蝶贝又可分为金唇贝和银唇贝,分别可产出金色及白色珍珠。南洋珍珠主要产自缅甸、菲律宾、澳洲、印尼。

由马氏贝生产的珍珠,就叫Akoya珍珠,主要产地为日本和中国。这种海水珍珠多为白色和金色,其光泽通常比其他珍珠更亮。因为贝体比较小,通常一只贝只能养一颗珠,不像养殖淡水珍珠常用的三角帆蚌,一只就能养出30-40颗珍珠。

VAN CLEEF & ARPELS DEMOISELLE À L’OMBRELLE胸针巧妙地将珍珠母贝切割成雨伞。除了珍珠,覆盖了真珠质的珍珠母贝同样 拥有漂亮虹晕。

其实,除了珍珠以外,珍珠的贝壳也常带有美丽的珍珠层,一样能散发诱人的虹晕,因此,也经常被拿来打造成珠宝。这种材质,就叫珍珠母或珍珠母贝。

 

孔克与美乐

还有两种“珍珠”,并非真的珍珠,却比珍珠还要罕有珍贵,极有收藏价值。一是孔克珍珠(Conch pearl),另一是美乐珍珠(Melo Melo Pearl)。这两种珠和珍珠一样,都是软体动物所产,但由于这两种珠都并非由真珠质(nacre)形成,也就没有珍珠独特的虹晕。

MIKIMOTO WILD AND WONDERFUL高级珠宝系列 火烈鸟胸针,镶有粉红色孔克珍珠。

孔克珍珠由学名S. Gigas的海螺所产,颜色包括白色、褐色、橘色,但是最受欢迎,并且最为人熟悉的,还是粉红色的孔克珍珠。孔克珍珠无法通过养殖获取。每1万至1.5万个海螺中,才能找到一枚孔克珍珠,而每10枚孔克珍珠,只有一枚达到宝石等级。

MIKIMOTO JAPANESE SENSE OF BEAUTY高级珠宝系列 菊花胸针,镶有极其珍稀的橘黄色美乐珠。

至于美乐珍珠,则由Melo Melo海螺历经数十年孕育出来,以橘红色的价值最高,其他颜色包括橘红、橘黄、黄、黄褐、米白。美乐珍珠具有独特的火焰纹路,因此也被华人城为龙珠或火焰珠。和孔克珍珠一样,美乐珍珠也是天然珍珠,无法养殖。而且,美乐珍珠比孔克珍珠的珍稀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拍卖市场上经常拍出天价。

 

珊瑚

爱看中国明清小说的人,应该知道珊瑚极其名贵,常和珍珠、玉石等等珠宝并列。而佛教对之更是重视。不过,来到现代,有出售珊瑚的国际珠宝品牌,已经不多。Cartier卡地亚便是少数仍能找到珊瑚首饰的品牌之一。

珊瑚是一种低等腔肠动物珊瑚虫分泌的钙质为主体的堆积物形成的骨骼。那么,我们经常在沙滩上发现的,颜色灰白、遍体孔洞的珊瑚,是否也能够成为珠宝?珊瑚礁上种类繁多的珊瑚,又是否都能成为珠宝呢?当然不是。

CARTIER高级珠宝耳环与手镯,镶有红珊瑚。新加坡艺人范文芳曾在2021年红星大奖上佩戴。| PANTHÈRE TROPICALE戒指 镶有红珊瑚与蓝色碧玺。

色彩缤纷的珊瑚,其实颜色来自体内共生的海藻。而那些被冲上岸的珊瑚“尸体”,是因为珊瑚被全球暖化或生病等等因素影响,排出了体内共生的海藻,才呈现灰白的颜色。而被当做珠宝的珊瑚,来自一种特别的品种,学名为Corallium,又叫红珊瑚,通常长在深海,或是海底岩洞这种幽暗的地方。

VAN CLEEF & ARPELS BOUQUET DE CALCÉDOINE 胸针镶了三种有机宝石:珍珠,白珊瑚和珍珠母贝。

珊瑚的价格近十几年来飞快飙涨,原因主要是珊瑚的产量越来越稀缺。元凶当然是气候暖化和海洋污染,令脆弱的珊瑚死亡。红珊瑚已经被列为濒危保护资源,从开采到销售,都需要经过严格的管控和审批流程。

 

煤精

黑色宝石中,除了缟玛瑙和黑曜石,煤精在西方文化中也是知名度相当高的宝石。维多利亚女王参加葬礼时曾佩戴产自坏特比的煤精项链,更令这种黑色宝石成了十九世纪时流行的葬仪宝石。此外,天主教也常用煤精来制作念珠。

POMELLATO VELVET TIE CHAIN项链上的黑色宝石便是煤精

煤精存在于沉积岩中,是数千万至数亿年前,松柏目的树木被埋在海底或沼泽的沉积物中,在缺氧的条件下,受压力和温度的作用,木材分解后,其中的碳形成煤精。其形成原因听起来和煤炭有点相似,但两者间大大不同。简单来说,我们不妨将煤精视为矿化的木,而煤则是含有植物化石的沉积岩。

煤精内部没有晶体结构,因此严格来说不属于矿物,而是准矿物。经过抛光,表面会有玻璃光泽。煤精莫氏硬度为2.5到4,切割和雕刻并不困难。由于导热性低,触手不会觉得冰凉,这个特点可轻易将它和其仿制品黑玻璃或黑曜石区分开来。

在十九世纪盛行一时的煤精,虽然今天已经没那么流行,但我们依然可以在一些珠宝品牌找到,譬如以各种水晶和半宝石驰名的Pomellato。

 

石化木

偶尔,我们也能在高级珠宝系列中发现石化木(petrified wood,也称硅化木)的踪影。当远古时代的树木被埋入地底,富含矿物(大多为硅酸盐,如石英)的水流经此处时,就被沉积在植物细胞里,经过亿万年的岁月,植物的木质素和纤维腐化,有机物质被无机矿物取代,石化木就形成了。因此,石化木,也就是木的化石。

CARTIER ELEPHANT NOIR胸针,镶有蓝宝石、钻石。采用石化玉兰和花生木。花生木并非树的种 类,而是有着虫蛀孔洞的石化木。

石化木虽然是相当小众的珠宝,但却极有意义。这种宝石保留了木质的结构,将曾在亿万年前迎风招展的树木,封存到今天。

除了以上所述,有机宝石还有象牙、玳瑁、琥珀、彩斑菊石等等,不胜枚举。曾被广泛用在珠宝上的象牙、玳瑁(一种海龟的壳),现在已成了违禁品。而琥珀、彩斑菊石(一种古代软体动物的化石贝壳)极少被国际奢华珠宝品牌采用,这里就不多述。

VAN CLEEF & ARPELS ECLIPSE SOLAIRE珍珠项链 | NOEUD CÉLESTE 珍珠耳环

有机宝石拥有无与伦比的美丽,但收藏有机宝石,须得格外小心。多数的有机宝石如珍珠、珊瑚、煤精等,皆介于莫氏硬度2.5至4之间,较容易被划伤。此外,含碳酸盐的有机宝石也容易受算侵蚀,须远离醋或酸性饮料,佩戴过后要拭擦干净,以免被汗酸侵蚀。此外,酒精、乙醚、丙酮等等有机溶剂,也会侵蚀有机质。

黄瀚铭

Watches & Jewellery Editor

年纪一把,顽童一个。来自马来西亚,意见多多,什么都有兴趣,社论、影评、时尚、旅游等等文章,什么都写。《星洲日报》、《女友》、《Icon》、《Citta Bella》、《光明日报》等等马来西亚各大报章和杂志,都能找到他的文章。虽然近年专注写腕表和珠宝,他却浑然不觉枯燥,因为在高级制表和珠宝上,他找到艺术、设计、文化、历史、经济、科技,以及数不清的美丽故事。


订阅邮件以掌握最新趋势与资讯
Get the latest luxury and lifestyle new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I agree to the Privacy Policy

Never miss an updat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s.

No Thanks
You’re all set

Thank you for your subscription.